(中六級 鄧可澄)

        漢字,每一個字就代表了一個故事 —-「追」是船上的一個人,站在船頭,焦急地探首眺望,風吹起她的頭髮,她的衣袂,她的裙擺,船尾擊起點點浪花,船上的人愈來愈焦躁,她在船上翹首、引頸,她不禁要迎風飛起來,頭髮、衣袂、裙擺不住地往後鼓動。 

   「追」的時候心裏一定會煩躁不安?也不一定。回想起小學時,操場的每個角落總掛著「不準追逐」的字眼,更有許多凌厲的眼睛,監視同學有否在追逐,若是有人追逐,風紀會先給一次口頭警告,若屢勸不聽,風紀就會緊抿雙唇、面不改容地拿起筆,斜睨雙眼在小記事冊上寫上你的名字,交給訓導老師,屆時,即使你聲嘶力竭地大叫「筆下留人……」時卻叫天也不應,叫地也不聞。如此「嚴刑峻法」,為何我們仍愛追逐呢?因為追逐令人有一種不能言喻的快感,就是那種自由自在、無拘無束,風飄飄而吹衣的快感,令我們不知不覺以身試法,亳無焦躁、心急之感。

   可是我們現在看這個「追」字,就是有那麼一個人,站在船頭,乘風破浪,頭髮、衣袖、裙擺裝滿了她的焦躁,大風吹也吹不走。連我們看的人都充滿了焦慮,不知道她甚麼時候才能追得上前頭。是否因為我們長大了,不知不覺中失去了些甚麼,又或學會了些甚麼。所謂「少年不識愁滋味」,成長過程中,我們的快樂不經意間消逝了,而我們卻又不知在何時學會了焦慮憂愁。

   我們都曾經是愛追逐的小孩,會忽然在街上與同伴無緣無故的追逐起來,甚至忘我地,一不小心撞到別人,跌倒在地上,也若無其事的繼續追逐。可是現在,莫說是自己,若在街上看見兩個成人你追我逐,也會嘖嘖稱奇,心想:「他們是搶劫還是瘋子?」我們都忘了追逐時的快感,會為陌生人的奇異眼光而感到羞恥。

   可是事實上,我們都沒有失去追逐的本性,只是追的東西不同,心情也不同。沒有不停地奔跑,可是我們開始追求理想。有些人會追求學問,可是偶爾遇到瓶頸,心裏就會泛起憂愁,慨嘆:「人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矣!」有些人,追求權力,拼命的往上爬,追趕上司的步伐。有些人,會追趕著財富,窮盡一生希望自己掙得更多,可是一山還有一山高,追趕著遙不可及的目標,最後依然是愁。

   到最後,你會發現你一直追,無止境的追,追求一個又一個的慾望,而到頭來的快樂呢?沒有了。追到了嗎?也沒有。到你覺得累了,要休息的時候,才覺得我們追走的是時間,我們的人生也終於到了休止的時候了。                                                              940字

(中六級 陳曉楓)

       「人生是場追逐」,蓋有其說。的確,我們一生也在向前追,去追心中所要的,希望追趕到一切。小時候,懂性後、長大後、中年所追求的事物各有不同。只有蓋棺就木一刻,這場追逐才告終點。

        小時候,追逐是遊戲。追逐也像蒲公英一樣,隨意而無拘束。「兵捉賊」、「麻鷹捉小雞」等耳熟能詳之集體遊戲,大多也就是你追我逐的一場遊戲,腦袋裏沒太多思慮,只是一心一意要追上對手,甚至瘋狂得停不下來,兩人活生生地上演一場「追尾」碰撞,威力卻不遜於千億鐵路系統的追尾事故。今天你追我,明日我追你,他朝相碰撞,大概也就過了童年那追逐歲月。

       此刻回想,當日所追者,豈只是遊戲中的對手。那時無拘無束地追來逐去,亳不掩飾地追跑,所追的更是自我,更是真性情,追逐心靈純潔的世界。但人漸大,便會發現這份童真風馳電掣般遠走,你再努力追也是望塵莫及了……

      懂性後,追逐是競賽。追像劍蘭一樣,不斷向上攀爬。既然童真、真我遠去,聰明的人自會另覓追逐對象。廢寢忘食地鑽書窟,通宵達旦地趕文件、年終無休地闖事業……為的就是要追求知識、功名、財富。為求能追逐黃金屋、顏如玉,甚至做到連馬致遠所言:「蛩吟罷一覺才寧貼,雞鳴時萬事無休歇」的境界。如是者,又營營役役追了半生。

       知識、功名、財富,似乎是三種不同事物,但大體也是求成就與安穩的過程。我們至少會相信,知識能為我們帶來名和利,爭相追逐三者以求得到成就和安穩生活,逃離殘酷社會的蹂躪,於是拔足狂追,甚至拋卻舊日所追求的真我、真性情。

     不惑而知天命之年,追是盡孝的表現。追如白菊一樣,使先人感到好過。在追逐過程中,常在左右伴你前進的父母會早你一步離去,也就是說,你日後追逐時跌倒與受傷,再沒有一雙溫暖的手給你扶持與鼓勵,也再沒有一雙強而有力的臂彎助你掃清追逐路上的障礙。這時,人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慎終追遠,試圖盡一切努力去追憶先人,報答他們那份如初春晨曦般的扶持。

       慎終追遠,不單是一種祭祖過程,更是對親情的追憶,追思對父愛、母愛的依戀及由衷的感謝。可是,這種親情的追憶只能是無形,父母在生時永不會追求此,永遠只會在矮墳前才懂得淚如泉湧般地追遠。

       小時候追求真我,長而追名逐利,及後追親憶遠,人生確是場追逐。追逐多年,所得的又是甚麼?能追得真我、追憶親情固好,追得名和利亦算薄有成就。惟更多人只是不斷溯洄從之、溯游從之追求而無所得。既知如此,何必強追?也許如陶潛所言要「質性自然」而「非矯厲所得」,兒時所求的真我會不追自得……

 

(中六級 林翠萍)

        我從小就有一對酒窩,每當一笑,臉頰正中的地方就會向下擠成一個小坑,不深也不淺。好些人都會稱讚它們,可我就不覺得有甚麼特別。反而對如何笑得漂亮特別在意,對著鏡子反復練習—-露齒笑,牙齒的曝光率成為關鍵;不露齒笑,可就辛苦了嘴唇,它要在如何撐成船狀而又不會出現太多皺紋中拿捏妥當。最令人頓足的是每次照證件照,當我還在思考選用哪種笑容之際,「咔察」一聲結束了。身分證上的我,臉部十足剛打完玻尿酸,肌肉硬得一動也不動,只有嘴巴略略張開,右邊的酒窩若隱若現,來不及的笑容配上一雙錯愕的大眼睛,如果再把手捂在右臉側,那就是「牙痛照」了。

       還有一種情況讓我受不了。相識的人在狹窄的過道裏遠遠相見,譬如學校走廊。明明四目交投,再假裝不認識走過就太不禮貌了。可那視線的交集究竟要持續多久?在彼此看到對方點頭微笑後,兩人相距的路途是最令人苦惱的,因為你總不能一直望著對方笑,那會顯得很傻。因此有人會假裝看風景,有人會假裝低頭看文件,假裝找東西……那都是演技大考驗。相遇的兩人默契地演著,而且要適時地在即將擦身而過之際再把眼睛對上對方的,微笑地道別。然後,深舒一口氣。

        上述的例子令我萌生增強交際能力的念頭,為此,我向爸爸偷師。他有時會躺在沙發上,蹺起二郎腿,右手提著手機和上司通話。言語盡是調侃和自嘲,「笑」聲不絕。原本的老牛聲竟能發出清脆的笑聲,而且節奏一致,「哈哈、哈哈、哈哈……」,像會發聲的「老」娃娃。還有那赤裸的胸膛,因笑得太用力而跟著節奏躍動。有次我忍不住問他為何要笑成這樣,他咧起紫色的唇,露出長年吸煙而泛黃的牙齒。然後一張一合地傳授我交際秘訣。那瞇縫著的吊梢眼各自連著一條魚尾巴,在爸爸混濁的眼珠裏,我彷彿看到那兩條小魚正快活地游著。

        前幾天,爸爸的左手大拇指因工傷被削掉一小邊,據說看到骨頭。當我放學回家看到他拇指被繃帶纏得腫腫的,我連忙問發生甚麼事。他直直地躺在沙發上看電視,連看也不看我一眼,說:「小事兒,不小心弄傷。拇指削走了一點點。」我鼻子酸酸的,問他痛不痛。他看著我,有力瞇起眼睛,揚揚有點泛白的嘴唇。沾著焦黃色煙跡的牙齒很含蓄,一句「不痛啊!」臉皮還露餡地抽搐了兩下。後來聽媽媽說爸爸痛得當場昏倒急送醫院。死要面子的男人呀!

       有時內心不知道在納悶些甚麼,我會上網看YOUTUBE有關嬰兒笑的片段。有金髮藍眼的、有單眼皮的、有胖得五官扭作一團的。家人逗逗他們,甚至甚麼也不做,他們就在那兒「咔咔」地笑,又胖又軟的小身體跟著笑聲不斷地顫動。有時「咔咔咔」地笑,頓了頓,喘口氣,又「咔咔咔」地笑。通常他們都會笑得睜不開眼睛,嘴裏空空或是冒出一兩顆小小的乳牙。那白色的乳牙傻乎乎的,像不知被誰惡作劇黏上去,也跟著嬰兒笑。我,也跟著一起笑。

        純粹的笑的確不多了,很多人笑都不一定是真心。

       應酬也好、解窘也罷,何不在不好笑的地方發掘可笑,自嘲、自娛、自得其樂。有天早晨,電梯門一開,我走進去。裏面有兩三個西裝男和兩三個學生。有人睡眼惺忪、有人雙目無神,我就像走進一個喪屍籠。我笑了。當我走出電梯前,對著鏡子撥弄劉海,看到手中寫得密密麻麻的中史筆記,我又笑了。

街頭巷尾 (中五級 李恒)

        星光熠熠,霓紅燈光把空氣染成暖烘烘的淺粉紅色。大廈像群巒般把整個地區包圍著,人在擠擁著、喧嘩著,高而長的天橋公路在大廈間穿插交錯,有如大蛇在樹林中游走、在環抱,纏繞著通天巨樹。人類像螞蟻般在廣大的地上爬行。如此人山人海、高廈林立的地方就是旺角。

        旺角的特色街道有很多,有專門售魚兒的金魚街,有專售家的上海街、快富街等,沿著金魚街走,眼裏都是一包一包的水袋,水袋內載著擺尾搖鰭的金魚,魚嘴張開張合,實是可愛。在燈光的照射下,水袋更覺通透明亮,近看像一個個發光的小燈泡,遠觀像是在空氣中飄的泡泡,體態輕盈,也份外脆弱,彷彿只要用手指一碰,水袋便會支離破碎,消散在大氣中……

         從金魚街的中段向左拐便是花園街,花園街的盡頭是一檔又一檔的水果店,水果的皮表在橙黃的燈光照射下顯得鮮艷而富光澤,果皮上的小坑洞也羞得逃跑了,不知所終。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水果整齊地排列著,老闆不時會為它們噴上清水,讓他們滋潤滋潤。水珠降落在水果皮上,化成一顆顆的鑽石,閃爉爉的,令平凡的水果升價十倍。

         水果店的兩旁是熱氣奔天的小食店,縷縷白煙在蒸籠飄出,在空氣中翻騰了幾回,然後像仙女的衣袖般消失於人間。

         大街上,不少孩子在叫嚷。「爸爸,我要吃大顆魚蛋和甜絲絲的雞蛋仔。」「媽媽,我要吃那大大的綠色果果,裡面是紅色的那個。」熱鬧的氣氛瀰漫在花園街的入口,一句又一句童言童語溫暖著這個街角。

         我繼續往前走,走著走著,景色起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巷子沒有街頭那麼熱鬧,只是平平淡淡的,沒有仙女的衣袖,更沒有小孩的喧嘩,只有人們在一間間的服裝、首飾店中穿插,不時才傳來一句說話,整個氣氛立刻變得沉重了。

         巷子的半空沒有五光十色的霓虹燈和閃亮的射燈,只有唐樓微微散發出的白光。在蒼白的世界中,溫暖彷彿也變得奢侈。我只管往前走,走入黯淡的巷子裡去。

         小巷盡頭是一個陌生的、灰暗的世界。這裡沒有店鋪的燈光,更休想有孩童的笑語。花園街的巷尾只有一個個緊閉的大鐡閘,閘上的鎖都長滿了鏽蹟,這些門有多少年不曾被打開?那披頭散髮的老人在推著沉重的垃圾車,滄桑的老婆婆在撿著厚厚的紙皮,他們一舉一動都滲透著辛酸。還有居於陋巷的露宿者,看他那紙皮搭建的蝸居,境況煞是淒涼。

         一條街道竟有如此大的落差,或許人生也如此?前部分充滿活力和光彩,中段慢慢褪色,晚年只剩下孤獨與滄涼。

春卷 (中二級 黃婧茹)

九月二十三日,這天不但能讓我嘗試到做春卷的滋味,也令我明白到「欲速則不達」這個道理。


我如常放學回家,回到家中,我看見滿桌都是包春卷的材料,媽媽也戴好了透明手套,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平日我見媽媽在包春卷,嚷着也要做春卷,可是,媽媽總是以我要做功課為理由拒人千里,難得我剩下的功課並不多,我便把握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嚷着要做春卷,並以我剩下的功課不多為理由,媽媽扺不住我的嘮叨,便答應了。


我樂不可支,終於能嘗試做春卷的滋味了,我連忙洗手,並戴上透明手套,為做春卷揭開序幕,我先看一次媽媽的示範,然後便依樣畫葫蘆,首先,把餡料放在春卷皮上,接着把春卷皮向前捲至盡頭,最後便合口,我雖然已按照程序做春卷,但是試了好幾次,春卷還是沒有一個樣子出來,我愈來愈不耐煩了,一心為了可以快些成功,便快快地做春卷,但做出來的春卷比之前的還失敗,在旁的媽媽便說:「你那麼心急,你第一次做春卷,失敗難免也有,但只要你肯努力嘗試,總會成功。」


我恍然大悟,便循序漸進,努力製作,雖然做的春卷只是比的進步了一點,但看到自己努力製作的「製成品」,心裏不禁有一種滿足感和成切感,儘管我做的春卷賣相不吸引,但也代表了我付出的努力所得的成果,心生歡喜,同時我汲取了一個道理,凡事都應該循序漸進,「欲速則不達」,否則只會弄巧反拙。

十月六日… 記 (中二級 譚梓鴻)

在這星期第一日的陸運會,我犯了自己從來甚少犯錯的錯誤,那就是遲到了。記得起我上次遲到的記錄都是小學二年級的事了,而這次的遲到卻是包含著不幸和該死的成份。

在當日,雖然我是在七時三十二分,從葵盛步行到葵芳乘坐小巴到目的地。到達時是七時四十五分左右,我預計十五分鐘後,即是八時正左右會到達目的地,因為上次乘坐這小巴去水運會也只是花了十二分鐘左右。

在行駛的過程中,我感到這次小巴的速度比上次慢了許多,加上對中途的車站未有深刻的印象,焦急的我甚至還懷疑自己乘錯了小巴呢。

最後到了目的地,於是我匆匆地下車,而這個時刻也是最關鍵的。我當時看見有不少同校的學生迎面而來,我對此很不理解,而這一刻我就做錯決定了,我於是決定衝向前方扶手電梯附近的位置,轉彎疾步走向運動場門口。可惜,最後的結果當然是不「樂觀」的了,遲了一分鐘。

回想起那個判斷「生死」的時刻,其實當時有很多學生迎面而來,是因為我背後一、兩米距離有個斜斜的斜坡,只要步行十米左右,就能到達場地了。

我當時真的覺得自己很傻,沒有看清周圍的環境,就妄下判斷,而這也令我多年來未曾遲到的記錄被打破了,更嚴重的是會牽涉到前途的問題,所以當時我對此還是耿耿於懷。

所謂:「天有不測之風雲」,雖然這次事件存有少許不幸運的成份,那就是司機在行駛途中突然停下,去了洗手間而延誤了數分鐘的時間。但是經過這件事之後,我覺得以後處事要將時間預計得充足一點,不要在臨尾一刻才完成,否則整件事情就會變得很匆忙,而招來惡果了。

紅十字中的溫室花 (中二級 梁安淇)

  看著鏡中的自己,身上掛上一套稱身的紅十字會制服。再慢慢帶上寶藍色的貝雷帽,為免髮絲露出,我小心翼翼地夾上每一個髮夾。記得大概一年前鏡中的自己,只有一臉後悔莫及,只在埋怨為何穿制服要這麼麻煩……


  當初加入紅十字會,是因為被「急救」兩字深深吸引著。但一個月後,漸漸覺得自己墮入了騙局—-在過去大半個月只有步操、步操、步操……急救兩字消失得無影無蹤。步操過程中流過的汗足以我飲用三個星期;步操中嚐到的苦足以我嚐半輩子。最可憐的是它奪去了我每個星期六的寶貴光陰啊!九個月後,我憑著那股不甘心去報讀步操導師課程,大概我不想白費了我的努力。
在剛剛過去的暑假,我上了約二十課,每課三小時的課程。在這個考驗中,我嚐到的苦比之前大大多出一倍,流過的汗水多兩倍。與我一同報讀,一同經歷巨大考驗的同伴共有八位,但跟我並肩作戰到考試的戰友只剩下兩位。其實我三番四次想放棄,只因我這「溫室花」從小到大從未試過承受過這麼大的壓力,但「溫室花」也會有堅持不懈的一面。


  在我校的紅十字會內,我並沒有任何的職務。但暗地裡我跟好友擔當了壁報設計一職。開學初,我製作了首份經我「嘔心瀝血」而出的作品,但被一個冷酷無情的納沙吹至片甲不留。前幾天我還進行第二次的「嘔心瀝血」……幸好「溫室花」懂得從中作樂,所以一直享受著……
再次看看鏡中的自己,一臉自豪。紅十字會帶給我太多經歷了,三言兩語不足以形容一切,甚至不能夠用言語來形容……啊!時光飛逝!我快遲到了!

我的中一夢 (中二級 譚皓彥)

     「夢」快將完結了,但我卻不想起牀,只想舒舒服服地沉醉於這個美好的夢兒——這段愉快的中一生活。我享受這段像歷奇般的中一,可是,這次歷奇要結束了,我真的不捨得。

       中一,是升上中學的第一階段。在小學的時候,我經常幻想着中學到底會是一個怎樣的夢,直至中一開學的那一天,我的中一夢正式展開。那時,我一邊驚嘆着比小學大的校舍,一邊接觸身邊新奇有趣的事物,四處蹦四處逛,玩得不亦樂乎。就這樣蹦蹦跳跳,多采多姿的中一夢開始了。

        不過,接踵而來的是猶如天上繁星般多的功課,每天不停地寫,寫完又作,作完又寫,像機械人不斷重複工序。我認為這一定是我夢中最枯燥的部分,雖然我明白老師給我們功課,是出自他們的一片苦心,但我總認為不用每天也給「幾包米」我們,每天背來背去,書包簡直重得要命了!幸好我有很多好朋友陪伴我,是我夢中的好天使,他們一直守護着我,在我身旁幫助我,支持我,鼓勵我。當我有困難的時候,他們會全力協助我解決困難。他們調劑了我乾燥的中一生活,在我的夢兒畫上光輝的一頁。 

         另外,一路伴隨的課外活動,也算是最重要的一環。他們是我夢中的小山坡,小山坡一個接一個,蜿蜒在我的中一生活。我總愛跨過山坡,迎接挑戰,有時路會很崎嶇,但我總會努力。上學期,我越過了三個山坡﹕合唱團比賽、陸運會和水運會;下學期的則有戲劇表演、辯論比賽、數學比賽……每日都有各式各樣的課外活動等待着我,令人喘不過氣,但我卻十分享受。

        可是,校園生活始終離不開「考試」兩字,當到了每個學期末,整個校園都瀰漫着既緊張又凝重的氣氛,一位位同學都專心地溫習,準備考試。我也開始勤奮地複習。考試對我來說,是我的剋星,是我夢中的水坑,是我最討厭的事。還好,「皇天不負有心人」,這次的成績還算不錯,可算是滿足了對自己的要求。不過,仍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更上一層樓。

        夢就這樣漸漸步向終結,我真不捨得,但我並不希望這一切一切再來一遍,因為我知道當這個夢完結後,醒過來的時候,一個更有趣,更精彩,更奇幻的夢等著我!

忘了, 忘不了…… (中七級 梁仲豪)

          長年累月的靜止不動,自然會蒙上抹一時間的灰塵,物件如是,記憶也如是。「回憶」是打掃灰塵的毛掃,能令人回味過去,懷緬過去,甚至回到過去。不過,我的毛掃不知為何丟失了,不論我怎樣揩抹,也掃不掉那厚厚的灰塵……

        你說我患上了老人癡呆症,忘記了我倆過去的恩愛回憶;你說你是我最愛的人,我倆曾欣賞過夕陽西下的良辰美景;你說我已陪伴了你大半生,你非常依賴我,小至買梳子,大至搬屋等都是我一手包辦。面對你和這些過去,我既感陌生,但又有難以言喻的親切感。儘管如此,我並沒有為此而失望或傷心,只有沉重而無力的感覺。每當我看到你臉上的淚痕,或是紅腫的雙眼,我打從心底裡浮起歉意──只怪我患上這個病。

       我經常看見你偷偷地躲在一旁,一隻手悄悄地翻開相簿,另一隻手則忙於拭去落下的淚珠,彷彿怕眼淚掉到地上的聲音會驚醒我一樣。雖然這一幀又一幀泛黃的照片對我來說只是一堆死物,無法勾起任何回憶,但照片上的淚珠在漆黑的房間裏卻光得刺眼,光得令我抬不起頭……

       每一次當你燒菜給我吃的時候,你一邊指著飯菜,一邊向我述說我倆過去的回憶,你的雙眼充滿希冀,冀望我或會記起些甚麼。你那期待的神情,就像乞丐在冷颼颼的寒冬下希望能得到一碗熱湯;可是我真的記不起,真的連一絲相關的東西也想不起來。但我不忍看見你傷心難過,只好假裝明白,希望能夠魚目混珠。只是,從你失望的眼神裏,我知道我並不是一位好的演員。然後,你的眼神總是再次變得暗淡無光,了無生氣。

        日子依舊如流水般略過,你仍然為了照顧我而勞心勞力,可恨的是我記憶上的塵埃卻從未因此而減退,反而隨著歲月的流逝而倍增。內疚的感覺愈來愈重,像一個籠牢把我重重罩著。是我把黑暗帶進你繽紛的世界,是我擾亂了你安寧的空間,是我破壞了你生命的軌道……

         有人曾說過,回憶是鬆軟的棉花糖,能隨時拉出一絲絲的甜美;但對我來說,回憶應是夫妻的指環,你我各執一枚,合併時,就能併出天衣無縫的一對。可惜,我已忘記了指環的位置,再也無法跟你湊成一雙了。這是你的遺憾,也是我的遺憾。

夢中尋夢 (中七級 洪麗芳)

  這是一個沒有夢的城市。

   多年前,這裏的領導人決定刪除「夢」。夢,只會擾亂人心,只會令睡眠質素轉差,只會帶來許多不設實際的幻想……在社會急需高速發展的大前提下:「夢」被視為多餘,甚至一種阻礙。因此,「夢」被刪除,被遺忘。

   這是一個沒有夢的城市。

   這裏沒有童話故事,沒有微型小說,也沒有電視劇集,有的只是文獻、歷史書、紀錄片,人們努力工作,一絲也不鬆懈,日復日,年復年。他們忘記了甚麼是夢想,也不知道何謂創意,只知道腳踏實地,天馬行空便等於不務正業,是不被允許的。這裏很和平,人人也只是按本子做事,人人都只會按本子做事,沒有所謂個人意見,他們是比機械人更「機械」的人民。日復日,年復年,這裏的生產力一向是享負盛名的。但—–這裡沒有夢,沒有夢,就像某位名人所言「做人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 ?」沒有夢,思想被更深一層的壓制了,連所謂不受操控的潛意識也被抺殺掉了。因此他們都成了一條條的「鹹魚」,整天沒神沒氣,城市裏裏外外也就散發著一股霉氣,與光鮮的環境形成強烈對比。

   這是一個沒有夢的城市,卻在某個他踏入後,起了不一樣的變化。他,人稱「白日夢小王子」,他甚麼都不會,就只會發白日夢。在他的世界中,他是「廢人」,是「地底泥」,是被看不起的。但這裡他是寶,因為他擁有別人所沒有的,他所擁有的別人所需要的。他決定把「夢」變得實在,想要這城市的人得著「夢」的喜悅。

    這是一個沒有夢的城市,但他改變了一切。他開設了「夢工場」,出售各種各樣的夢:被恐龍追殺回頭卻變成超人迪加用十字死光反敗為勝、在半空中飛行遇見了唱小明上廣州的李家仁醫生、上課途中老師突然變成了小童在教<<漸>>等等。他把自己所發的夢收於膠囊之中,製成藥丸,人們只要吞下,便能讓夢境重生呈現。霎時間,他成了城中名人,「夢工場」成了城中熱話,人們紛紛往那裏鑽,他們的眼睛重新有了亮光,生活不再是一湖死水,他們從夢中得到了養份,感受到一板一眼的生活以外有著更大的發揮空間,無稽往往是創意的先祖,他們不再是鹹魚,而是一條條活蹦亂跳的鮮魚!心懷壯志,他們想要幹一番事業。就在一片歡呼感恩讚美聲當中,他,賺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也首次找到了自出生而來屬於自己的價值。

   現在,這裏是個有夢的城市,不再死氣沉沉。「夢工場」每天都人山人海,就連統治者也來光顧,也就在這一剎那,「夢工場」亦即將面臨危機。這群統治者在嘗過「夢」後,認為民眾會重奪個人空間,恢復自我意識,影響對政府的順從,自己的地位將會不保,就在他們計劃破壞「夢工場」之際,「夢工場」卻漸漸息微。腰纏萬貫的他不知不覺花了很多時間在如何賺得更多的錢中,發少了很多白日夢;夢的出產亦變得單一,很多都只是有關致富的主題。他忘記了最初想要令人再感受夢那份喜樂的心情,最後人們亦將其摒棄。他再次變得一無所有,只剩所得的第一塊金幣。

   「李.偉.傑」他猛然驚醒,面前是氣得七孔生煙的老師以及哄堂大笑的同學。該死,他又走神了,但剛才那個白日夢真的很長又很真實……真實得……他手裏竟真握有那塊金幣!「李.偉.傑」老師又再對他吼了! 「你以後不准再發白日夢!」他衝口而出:「但白日夢可以致富!」只見同學笑得東歪西倒,老師給氣得氣結,罰他抄一百遍「我以後不再發白日夢」。只見他一邊抄一邊面露微笑,喃喃自語道「我一定要記得下次不要只顧著錢。但白日夢真的可以致富呀!」

   這是一個沒有夢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