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彌補的遺憾》(徵文比賽亞軍) (中四級 黃煥彤)

我曾因為主觀喜惡而歧視別人天生的缺陷,但經過這件事,令我改觀,並反思自己的待人之道。

每次經過她的書桌旁,我都不屑她一眼,也會在她的背後說三道四,說她的行為,說她的動作,說她的外表,當然,全部也是貶義詞。自從與她在同一班後,我發現我的校園生活越來越「快樂」。

我從小就認為,人是要弱肉強食,高等的可以享受優越的生活,而低等的就只能淪為地底泥,這是自然界的法則。但是,她的到來,卻打亂了這規矩。

她,白小晴,患有肌肉萎縮,圓臉,小眼,單眼皮,四肢短小,十三歲,卻只有一百四十厘米高。當我踏入課室,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我頓時呆了。「在自然界的法則內,弱者是不應該與高等的我在同一個班裏的。」我不斷在腦海中反覆想著這句話。回過神來,我已被老師編排好,坐在她右邊,成為她的同桌。天呀!彷彿有一下雷電打中我的頭蓋,一陣麻酥的感覺從心中湧出,冷汗不斷地滲出來,整個額頭都是汗珠。她似乎察覺不到我的異樣,微微一笑對我說:「請多多指教。」我接受不了,在心中無聲吶喊。面對她,我選擇無視,繼續專注在老師上,而她只好默默回頭,放棄與我交談。

 

「矮冬瓜」、「小矮人」、「大番薯」……長得矮就免不了被人改「花名」,當中也有不少是我改的。她的每一個行為,每一個動作,都能觸動我的神經。每天的休息時間,她都能成為我的話題,是我與同學交談的材料,是我嘲笑的對象,是我在校園生活中「快樂」的來源。

也許,她那種默不作聲、不會反抗的態度,使我更有動力在言語上攻擊她。可是,後來我發現,讓我有動力欺負她的原因,是因為她令我很不爽,她的校內成績比我好,校外成績比我好,操行比我好,甚至連字也寫得比我漂亮,我真的受不了。弱者比強者更為優勝時,那麼角色就要互調,換她做強者,我做弱者。

我真的接受不了!內心在高聲吶喊。要做回強者的方法,就要勝過她!無聲無跡地下了戰書,就是為了做回強者和爭一口氣。

冬季悄悄來臨,寒假過後,就要舉辦「全港新春書法比賽」,今次,老師找了我和白小晴參加比賽,那刻,我在心中立誓,非得要在比賽上勝過她。在寒假中,我拼命練字,不斷地練著,直到寫出一張滿意的來。在每天拼命練字和趕忙做寒假作業的生活節奏下,我的寒假過了十分充實,可是,我卻遺忘了一件事很重要的事。

寒假過後,期中考來臨,在那短暫的寒假中,我完全忘了要溫習,在開考的那一刻間,我多想能回到剛放寒假的那一天。發下成績的那一天,我全日默不作聲,低下頭來,看見那份只有丁等的考卷,我是多麼的想立刻找個洞鑽進去。我重嘆一口氣,視線卻不自覺地望向白小晴的考卷,看到等級欄上的兩個字「甲等」,我的心立即沉了下去,迎來的是滿滿的憤恨,繼而是絕望。

書法比賽的日子漸漸迫近,我收拾好考試的心情,努力練字,務求能勝過白小晴。比賽當天,我不爭氣地睡過頭了,只好坐計程車到比賽會場,雖然是趕上了,可是也無形地把我比賽的信心和興致潑熄。比賽時,我盡力把練習成果發揮出來,用心寫每一個字。當我自信地以為這次一定能打敗白小晴時,「優異獎得主是殷月。」評判讀出我的名字,我呆立當場,腦袋空白一片,正當我仍在發呆的時候,「亞軍得主是白小晴。」評判讀出她的名字,白小晴得了亞軍。我咬著下唇,強行把淚水收回眼中,心中只有憤恨,對自己的憤恨,我又輸了。

對於白小晴獲獎,我沒有向她祝賀。那幾天,我回憶在自己的失敗中,想著我為何會輸,想著她為何比我優勝。

時間飛快過去,當我還在回憶失敗時,下學期悄悄地來臨,迎來的是煩多的功課、默書和測驗,正當全班同學都十分忙碌地應對學業壓力時,白小晴出事了,正躺在醫院裏。但正因為全班同學都十分忙碌,身為她同桌的我在老師吩咐下帶著作業、筆記和全班同學寫的慰問卡到醫院探望她。

放學後,我十萬個不情願地來到白小晴所在的醫院。到達病房,推開房門,卻發現她正在床上看書。白小晴看見我,受寵若驚的樣子全都寫在臉上,嘴巴大得可以把拳頭塞進去了。我只覺得她的樣子十分滑稽和可笑,不自然地笑了笑,口中不自覺地道出一句:「看你這樣也沒有多嚴重的,你該不會是裝病的吧?」說完這句,淚珠靜靜流過她那圓得像餅的臉龐,她哭了,她看著我哭了,我頓時不知所措,只能在她旁邊不斷向她道歉,我不懂安慰人,只能在旁道歉和遞上紙巾。我沒想到過要令她哭,只是當開玩笑的說出那句話,我無力抵抗她的哭聲,在她的眼眸中,我看到了我過去對她做的所作所為,我也哭了。

倆人哭聲的悲歌,交合在一起,淚聲傳到天邊,傳到海洋,傳到倆人的心中,交叉著,融合著,形成一道打開倆人心窗的雲梯。

 

我首先止著哭聲,接著她也停了,空氣不再因哭聲而震動,只餘下倆人的呼吸聲。我站起來,看著她,她也看著我,我彎下腰,向她說了聲:「對不起。」她沒有驚訝,也沒有憤怒,平靜地回答一句:「我原諒你。」我鼻子一酸,眼淚留下來,我又哭了。

練習書法忘記了要考試是自己對考試不上心,書法比賽那天睡過頭是自己的失誤,平日成績、操行比不上她也是自己做得不夠好、不夠努力,完全不是白小晴的錯,可是自己卻把過錯賴到白小晴上,把她成為自己的出氣袋,用自己主觀的感情認為有缺陷的人就一定比健全的人差,不斷地針對白小晴作人身攻擊,嘲笑她的外表,她的行為,想著想著,真的發現以前的自己真的很可笑。我對白小晴所做的行為令她心碎,即使後來修補好也有一道傷痕。回想起我在她離開的那一天,我答應了她要好好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人,不論有缺陷還是健全。

望著我旁邊那空了的座位、她的身影彷彿仍在那裏,是她教懂我接納,是她教懂我包容,是她令我反省我的待人之道,是她教了我珍惜身邊的人,但她,卻永遠離開了我。

 

《沒有手提電話的一天》(徵文比賽冠軍) (中四級 洪恩)

唉!平日手機不離手的我從沒想到會有這一天!我竟然忘記帶手提電話外出!但等這一天並不是枯燥、悶,而是驚訝、美好的……

 

「糟了!糟了!快遲到了!」手忙腳亂的我穿好衣服,慌張地跑去地鐵站。我氣喘吁吁地趕上了列車,抬頭看見自己在玻璃上的倒影時,差點驚叫出來。我的樣子與剛起床一樣:頭上的亂草彎曲翹起,臉上的口水漬還在,狼狽不堪。我一邊低下頭整理,一邊想着別人嘲笑、奇怪的目光。但當我環顧四周,發現所有人都只低着頭看手機:有些在上社交網站瀏覽朋友的最新動態;有些激烈地擺動手指,應該正處於一場緊湊的戰爭中;有些在打字聊天……根本沒有人有空留意我。看到這情景,我的手便自然伸入口袋中,打算成為他們的一份子。不過,袋裏空空如也。我的心冷了一大截,我翻遍背包、口袋,也無法尋獲手機的踪影。這時,腦海裏閃過一幕畫面──手機還安躺在牀上充電。知道它的下落,心裡的石頭放下了,但隨之而來的卻是晴天霹靂、忐忑不安,因為我忘記帶手提電話了!沒有了手機這個精神食糧,我該如何度過這一天?

 

「哇!啊!」一陣震耳欲聾的叫聲把我從萬丈深淵拉出來。一個嬰兒正伸出纖細的手觸碰母親,並聲嘶力竭地發出叫聲,渴求母親的注意,但母親只低着頭,全神貫注看著手機。最奇怪的是,如此刺耳的叫聲,周邊的人竟然無動於衷,着了魔似的看著手機。嬰兒只放聲大哭。煩擾的哭聲立即響遍整架列車,我真希望有手機在,可以逃進音樂裡。

 

「下一站是旺角。」廣播令我意識到要下車了。我下了車,並看到嬰兒終於得到母親的回應。我發現快到約會時間了,便再度飛奔。到達地點後,兩位朋友也是低着頭看手機,完全不為意我遲到了。沿途路上,我們一行人也是沉默無聲,我想分享一路以來的經歷以及忘帶手機的窘態,但他們完全沈迷在網上世界,沒有理睬我,忽然之間,我覺得這個場景是我似曾相識,我才驚覺我與那位嬰兒的狀況很像。我細看身邊的人,每個姿態相同,低着頭,彎着腰,而我就像異類一樣,抬起頭,挺着腰。或許我能體會到嬰兒的感受,無助、寂寞,導致嬰兒承受不了壓力而放聲大哭。所以,我完全無法進入他們的圈子,既使我們近在咫尺。

 

走進一個麵店,餓了半天的我,立刻叫了碗雲呑麵。上菜時,香氣撲鼻,更令我垂涎三尺,我搶過麵碗,馬上狼呑虎嚥,而兩位朋友正在「餵」相機吃,拍照完便把兩碗麵放在一旁,繼續沉醉於網絡世界。而我覺得這確麵美味無比,濃郁的而不膩的豬骨湯底加上彈牙幼小的麵條,簡直是最佳配搭。主角雲呑皮薄餡多,咬下去的一刻,鮮美的肉汁在口腔內四處亂竄,而爽口的鮮蝦是甘甜的。最後,青蔥為這碗麵作點綴,令這碗接近完美,令人回味無窮!吃完後,我不禁説:「原來雲呑麵是這麼美味!」路過的老闆聽到我的話,微笑回應道:「小妹妹,雲呑麵每間也差不多,只是你吃的心態不同了。每個都在看手機,自然吃龍肉也沒味。」説完,便去做活了。

 

我細思着老闆的説話以及沿途風景的經歷,的確,人只用手機去感受世界,卻彷彿與世隔絕,親自築起一道牆。一部小小的手機不能讓你感受到食物的美味,更無法體會到人與人之間的真實交流。

 

看到兩位朋友仍低着頭便令我鼓起勇氣化身成勇士,破壞牆壁,我想他們好好品嚐美食。於是我搶走他們倆的手機,勸動他們吃午餐。吃完午餐,他們也有着相同的反應。之後,他們放下手機,與我暢談,不知不覺便談到睌上。

 

回到家中,縱使感到疲憊,但心靈卻是滿足的。房中,充滿電的手機閃着提示燈,告訴我它已精力十足。但我向它微笑,再次想起今天的回憶,放下了它,走出房門,興奮地與母親分享我今天的得着與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