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病記 (中二級 黃佩欣)

   模模楜楜的我隱約看見媽媽在為我預備濕毛巾和退熱貼。這時,我才感覺到,媽媽真的很愛我。

    我是一個基督徒,從小學五年級,每個星期六都會上教會參與團契。每個星期我都會投入、愉快地參與團契。可是,在我小六時的一次團契,在我站起來唱詩歌時,我那雙有神的眼睛變得越來越模楜。身體都感到非常熱,眼睛更熱得像一個火球。我的腿頓時一軟,坐在地上。然後,我身旁的團友馬上把我扶到椅子上休息。之後有些較年長的姐姐給我找來一枝探熱針。證實我發熱了,於是他們致電给我的媽媽。雖然那天是星期六,但我的爸媽都要上班,哥哥也出去玩了。所以我的家沒人。但當媽媽得知我發熱了,便馬上向老闆請假,趕回來照顧我。

    媽媽很快就來到接我去看醫生。幸好,在教會附近有診所,而且沒有病人在輪候。登記後不過兩分鐘,我就踏入醫生房了。醫生說我不是很嚴重,只是輕微發熱,多休息和喝水就能康復了。從護士手中拿過藥後,媽媽便帶我回家。雖然我很疲倦,但還能自行替換衣物。之後我累得立刻躺在床上。甚麼都不管,只是想睡覺。但在我模楜之間,感覺到媽媽為我擦身和在我額上貼上退熱貼。頓時,我的身體從火爐中被帶到去清涼的草原上。但我也能看見媽媽額上的汗珠如傾盆大雨一樣倒下來。當我看到這情景,我終於明白到「世上只有媽媽好。」這句說話是真的。

患病記 (中二級 雷妙婷)

      我童年的時的往事印象模糊,唯獨是母親在我生病時照顧著我的身影,仍能抵過多年來歲月的沖洗,到現在我還記憶猶新,歷歷在目……

       記得那一天,我不顧母親的叮囑,不帶雨傘回校。結果放學時被一場傾盆大雨為我掀開了一場大病。

       那一晚,雨的嘀嗒聲和雷的轟隆聲就像為正在床上發高燒的我奏起悲傷的奏鳴曲調。我無助地望着周邊,期望會有奇蹟的出現會減輕我的痛苦。

       我感覺到一雙溫柔的手撫摸着我的額頭。我頓時感覺到一陣暖流湧入我的心裏。雖然我的汗珠在我頰邊滾落着,但媽媽總是輕輕地為我抹去,像是為我抹去痛苦。

       深夜時,我隱約地咳了幾下,媽媽急忙地遞給我一杯溫水。原來,在我旁邊照顧我的媽媽還沒進入夢鄉,而是依然不辭勞苦地和我與殘酷的病魔一起戰鬥着。她總是用一種彷彿向諸神哀告的眼神注視着我,又像是替我向着我體中的病魔求情,求他放我一馬。她的眼神,總是那麼的令我感到安全,感到安心。竟能令我忘掉痛苦,漸漸地進入夢鄉。

       第二天早上,太陽用着柔和的光線襯托着小鳥的悅耳歌聲為我奏出歡樂的曲調,為我的一場發燒畫上完美的句號。這時,我看見為我折騰了整晚的媽媽已累得睡在我床邊了!

       我我輕輕地在媽媽的耳邊說:「謝謝你與我一起渡過一個既漫長又辛苦的夜晚。我愛你!」

患病記 (中二級 莊希晴)

   患病?這個詞語對我已經毫不陌生,從小到大我經常生病,印象中最深刻就是小六那年。

   小六那年,很多人都患上甲型流感,我亦是其中一個。那天晚上我全身發冷,家裡卻只有我和傭人,爸爸媽媽經常需要工作,長時間不在家,本來我以為是自己的心理反應,在被子裡焗了一身汗還是很冷,於是我致電給嫲嫲。

    嫲嫲一知道我生病,就過來我家帶我去醫院。經過一番檢查後,得知我患上風靡香港的流感,由於這是個會傳染的疾病,我馬上就被隔離了。護士們替我吊鹽水,雖然已被針插入手很多次,但仍是痛的。我看到嫲嫲在一旁暗暗掉淚,我知道平日口硬心軟的她其實是很疼我的……

   我住在醫院兩個多星期,嫲嫲每晚留在我身邊陪我;直至我起床,嫲嫲總會拿着熬好的粥給我吃。

    其實當時的我在想:一星期了,好像沒有什麼進展,鬼門關好像離我很近。我很膽怯,幸好嫲嫲一直告訴我很快沒事,要相信醫生。

    一天,醫生說有新藥物醫治我,嫲嫲有的只是關懷,而沒有厭煩,沒有漠視,沒有倦息。

    果然一星期後,護士帶我再去試驗,發現身上的病毒沒有了,可以出院自行休養。嫲嫲臉上的笑容再次出現,就像中了六合彩般高興。

    如今,許多現代嫲嫲的新形象,就像潮流文化一樣不停地展現着。但是,不管怎麼新,怎麼變,總該有她永恆不變、讓人常思常行的一面吧!就以我來說,儘管嫲嫲已經衰老,已經落伍,但她在我心中凝成了一幀永恆不變的圖像了。

患病記 (中二級 陳曉嵐)

   還記得暑假時,我喉嚨疼得厲害,疼得我說不到話。

    那天清晨醒來,我只覺喉嚨像火燒一樣,我想跟外婆打個招呼說句早安也說不出。小姨有見及此,便帶我到鄰近的診所求醫。

    剛踏入診所門口,一般刺鼻的酒精味不一會兒便充斥我的鼻腔。診所中人比較少,算是冷清。醫生為我探熱及做了一些簡單的檢查後,斷定我是患了喉嚨發炎,而且還帶點低燒。接著他又開了幾包藥丸要我按時服藥,並叮嚀我不能吃上火和煎炸食物,接著我回家去。

    回家後,我開始感到疲倦,我只好病懨懨地躺在床上。此時此刻我才真真正正感受到我生病了。伴隨而來的是一陣冷,一陣熱,這樣的感覺令我受不住。又像有千百把刀割著我的喉嚨,又腫又疼。除了躺在床上,我什麼也做不了。眼皮又不爭氣合了起來,帶我進入夢鄉。說實話我討厭像個廢人一樣躺著,要家人服侍,斟茶遞水,我感到我好像為他們帶來許多許多的麻煩。

    一睜開眼已經是第二天,我慢慢地走下床,廚房似乎在熬著某種湯。我的病情似乎減輕了,但喉嚨還是痛得厲害。我跟小姨說我想到診所接受靜脈輸液,想快點復元。但其實我想早日康復的原因是我不想再為他們帶來煩憂。

    接受靜脈輸液後我回家去,外婆小心翼翼地端著一碗熱湯從廚房走出來,說:「快趁熱喝下去,對你的喉嚨有幫助的。」我輕輕吹著勺子上的湯,徐徐放入口中嚥下去,清甜的湯水頓時使我喉嚨舒服得多。我用嘶啞的聲音對外婆說:「謝謝你,為你帶來麻煩真不好意思。」外婆笑了一笑說:「不麻煩!我很樂意。」甜滋滋的湯水減輕了我喉嚨的痛楚,就這樣,在外婆悉心熬製的湯水和藥物的作用下,我不久便康復了。

    經過這次患病後,我知道家人十分著緊我。雖然我為他們帶來許多麻煩但亦不計較,十分樂意。外婆十分用心為我熬製湯水,小姨在我服藥時幫我斟茶遞水。在他們用心照顧下我才能早日康復,亦使我十分窩心和溫暖。

起點 (中六級 李嘉浩)

  「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九層之台,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夫物有本末,事有始終,物有其始,故能逐成其大;不起於此,無以成大業,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

  物如是,人亦如是。

  物之始為其基,人之始為其心。純潔、真誠的心—赤子之心。

  《孟子》:「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也。」人之初,性本善,能保其赤子之心者,則可明其該所為之事。然而,不論古今,可存其初心而不失者,為數不多。今之適稱大人者,更為鮮矣。

  何解?無他,惟利慾之熏心矣。

  今之社會,物慾橫流、紙醉金迷。人非生而知之者,焉能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哪怕是本應導人向善的大悲寺,在信眾漸增下,亦沖昏頭腦,忘記初衷,為不該為之事—濫收燈油之錢。

  初心,仍在?

  《心靈雞湯》之作者于丹,本抱撫慰人心之意而寫作,令不少人為之痊癒,奈何,在北大被嗆一事中,反映了其於多年來的商業化洗禮下,忘了初衷,心靈雞湯亦忘了換藥,終成死水,為人摒棄。

  初心,焉在。

  此為失初心之惡果,惘然於道,淪為亡羊。人非皆為堯舜,信道篤而自明者,不多;失其初心,迷於途者,不少。所以,應謹記起點所本之初心,方使人明欲達之地、所至之途、該為之事。

  若今之者,能不忘起點、本其初心、為其該所為之事,又何使社會於此極也。

  夫為民者,能不忘其安穩之生活,何所賦予,本其貧而無怨、富而不驕之初心,官民合作。社會之衝突,仍在?

為學者,若不忘其格物致知之求學態度,不恥下問。填鴨般教育,安在?

為商者,若不忘其金錢財富,何所給予,本其各取所需、取信於民之初心,與民互利。奸商之當道,焉在?

為政者,若不忘民意即天意之為政之道,本其敬事以信、節用愛人之初心,勤政愛民,官民之對立,不再!

  赤子之心,風中之箏:人之所欲愈多,箏之所及愈高,手中之線愈遠,張馳之道愈為難握,一旦風偃,線斷箏去,空無一物。惟有謹記起點,吾道一以貫之,才可以最初的心,做永遠的事。

 

杞人憂天與未雨綢繆 (中六級 李嘉浩)

古有杞人,因患天之將墜,而憂心忡忡,惶惶不可終日,最終積憂成病?病在床,惹後諷笑;後有清人,為防風雨,早修窗戶,防患於未然,最終,為後人所讚頌。

「杞人憂天」與「未雨綢繆」,兩者所思所想,看來差異無兩,但為何後者為人所頌讚,而前者卻落得如斯下場?

無他!唯庸人自擾跟居安思危之差矣。

杞人之憂,為憂天。然而空所憂卻無所動,唯終日哀聲嘆氣,不為所動,哪怕是考究古籍,尋求解決,亦是聊勝於無。況且,天地之力如生死之序,豈為人力所可摻合,哪怕有所動亦無所用。是蒼穹若墜,仍有安所焉?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好比今之末日者,不少人為之所憂,千金買票,為活命於方舟之上;囤積物資,都為保命於帳篷之下;遠赴他鄉,亦只為保命於山野之中,又好比日本的核泄漏,群眾蜂湧而至盲搶鹽,為成就金身,幅射不侵。

這俱為今之杞人,憂其非所該憂者。若末日真至,你那舉動就可保一線生機?夫物有本末,事有始終,焉能改變。是你那打火可和帳篷可令你獨善其身?抑或是他那氯化鈉可令幅射繞道而行?

論語有云:「生死有命, 富貴由天。」

論語有云:「生有時, 死有時, 萬物皆有時。」

諺語有云:「閻王若要你三更死, 誰可待至五更?」

既然生死如四季般,如此有序,何苦仍為「何生?」,「何死?」這種不切實際的問題而憂呢。夫生亦何歡,死亦何愁,不求堪比古人之豪情萬種:以天為被, 以地為床;但求毋須費煞思量,庸人自擾。

既來之,則安之。

然則,安於現在,不思危況?

非也!孟子有云:「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居安思危乃立世之法,不然臨渴挖井則為時晚也。「人無遠慮,心有近憂。」少時思老,富時思窮,有時思無。而此思乃異於杞人之憂,此思為思其該所思;其憂為非所其該所憂,盡是不切實際之事,憂而無用。世事萬千,全皆可能,然而為這各種「可能」而徒增三千青絲,自找煩惱,卻不盡然。

與其憂於虛妄,倒不如活在當下,思量眼前之事。

為學者該思其修業;為職者該思其前程。智者縱然千慮,仍有一失,而人更非生而知之者,哪可不多加思量,未雨綢繆,保障自己呢?然則,何為「該思」?何為「多憂」?一言蔽之曰:「在其位則謀其政。」學者,思其勤學之法,為「該思」,備其升學之路,為「綢繆」,患無大學可進而致意志消沉,荒廢學業,則淪「多憂」;職者,思其穩步上揚之法,為「該思」,備其增值之路,為「綢繆」,患被人辭退而致飽食終日,不務正業,則淪「多憂」。

總括而言,思其該所思,則可未雨綢繆;憂其非所該憂,則是杞人憂天。易經有云:「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未雨綢繆,不但可防患於未然,更可趨吉避凶,解臨渴挖井之苦。古有君王,集權於中央,以防前鑑之叛變;今之後人,亦應早修窗戶,以備後患。綢繆之舉,或無眼前之效,卻可收千日養兵之果,何樂而不為?

如孔子所說,「憂」乃人之常情。但若是杞人憂天,則是過猶不及之行,因此,該取其中庸,以致吾亦有所憂,爾亦有所思,並盡是該憂該思之事,以便可未雨綢繆,有利自身,準備未來,安度風雨。

起點 (中六級 駱恩雨)

        佛家有語:「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一生中,人總為著種種理想、願望去努力爭取,不斷前進的時代巨輪每分每秒在創造出兩類人──成功者與失敗者。常言道「成王敗寇」,人們往往只著眼於成功者的輝煌,自古到今不同皇帝征帝四方,總叫黎民百姓俯首稱臣;國家運動員勇奪金牌讓我們五體投地;名列前茅的高材生散發出使人艷羨的光芒……然而,卻有「少年得志大不幸」這話給這些已坐在寶座上的人一記當頭棒喝。

         的確,成功的滋味往往叫人魂牽夢縈,多少人一夕得志後變得趾高氣揚、不可一世。這終究是失卻了當初寶貴而純潔的初心所致。在「起點」上,我們懷著勇往直前的赤子之心,我們的頭腦還未被成功的滋味衝昏,我們仍未迎來更多的貪婪。

        成功者若失卻起始的初心,只會把眼前的成果無限放大,以為自己能對一切運籌帷幄,最終整個人變了質,落得一敗塗地之下場。前台灣總統陳水扁出身卑微,少年時矢志從政,改善效率低落的官僚體系和社會民生。他一直默默耕耘,官位扶搖直上,由議員到市長,最終登上總統的位座。可是,他抵擋不過財利的誘惑,一開始為民請命的心蕩然無存,淪為遺臭萬年的過街老鼠。類似例子自古以來多不勝數,多少君王本懷勤政愛民之心,終沉醉於逸樂中,荒怠政事,令國勢每況愈下。忘記「起點」的人,無法走往美滿的「終點」。

         能不忘那純真的初衷中,卻是一朵流芳百世的鮮花。喬布斯創立蘋果公司,在科技界可謂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然而,喬布斯從沒忘記他一開始追求的初心,他不向人誇耀自己現有的成就,反而教導我們要仿效他年少時敞開心胸,熱愛知識,輕看名利而只盼望以自己微小的力量改變世界的心。他為世界帶來的不單是時尚的電子玩意,更警醒我們要找回初心,不活在他人的目光下,要活出真我。

         詩人紀伯倫說:「我們已經走得太遠,以至於忘記了為什麼而出發。」當你已走過一段漫漫長路,你還記得最初的你因著什麼信念而努力不懈嗎?學生為著一紙證書上的分數,晝夜苦讀,卻忘了起初對學習新知識的好奇和樂趣;工作的為博取升職加薪,忘卻了當初對那份工作的抱負和熱忱。路太遠、太艱辛,受盡一路上的磨鍊洗刷,或是一帆風順的明媚風景、名成利就,一切一切都令我們漸漸遺忘當初踏上這路的原因──那顆寶貴而純潔的初心。

         人生世相彷彿日月星辰、潮汐去還,一切成敗得失,終究,會化作一場空,也無風雨也無晴。既是如此,何需把眼前虛浮看得太重?讓我們回到最初的起點,尋回那夢想的單純,那股傻勁,那份愛。

 

談冷漠 (中六級 張鎮鷹)

每逢世界博物館節,歷史博物館便會舉辦特色展覽,這年的民初漫畫展尤使我回味無窮,不但啟發了我的思路,更鼓動我以小見大。其中一幅漫畫深深蓋印在腦海,畫中一嶙峋老者扛着高貴花卉埋首向前,但其身後的夫妻只顧專心欣賞其花之豔麗,而盆栽下的老頭早已被二人忽略了。何故呢?為何一個拼命工作的長者的存在感會低於一棵灌木,低於一盆花泥呢,是人們瞎了眼,還是心窗閉上了。希臘哲人道:藝術是對現實世界的模仿。回到現實,我們又為何會有如此不合情理,過於冷漠的舉措呢?

從這塔羅牌式的漫畫,折射出人們只看表面風光但漠視風光背後的心酸,普羅大眾對於高尚華麗有一定的慾望,但問題是不單眼球被牽引連那關懷之心也給勾走了,變得目迷五色,但背後的辛勞又有多少人銘記於心。形同當代社會,雖然表面上欣欣向榮,紙醉金迷,但一切皆構築在勞動階層身上,而他們得到的愈來愈少,存在價值僅僅肩脊上沉重的浮華,可悲的是他們甚少得到應有的體諒、尊重以至關懷。當大家華衣愈買愈多,草根的麻布則愈見破爛;花愈加美豔誘人,貧苦老人則被越貶越低,快樂之感,悅目之慾就此構築在他人身上,冷漠高牆只見更高更厚更闊,為的是擋住貧苦者的「污穢」和「不協調」。

撫心自問,有誰樂見冷漠之牆愈來愈堅固,繼續下去只會把人兩極化,重蹈奴隸制的冷血,而冷漠是心的距離,換言之亦要從心出發,先要燃點內心,繼而敞開心窗,最後把點點溫暖,絲絲曙光傳播,讓溫度和曙光穿透心中的冷漠之牆,感受心連心的人間溫暖。

破牆第一步先要預熱內心。大家應要摒棄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須知人是群居動物,社會中人人看似個體,但宏觀而看則是密不可分的整體,否則只成一盆散沙,風吹即散,所以人先要理解互助互愛的重要性才可點燃心中的火。正如雅安地震,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來自全國各省的民眾擱置工作投奔災後補給工作,即使大家身處異地,也箭步來援,充份展現了國民仁義精神,所謂義者,宜也,我們不應在關懷同胞時問:這與我有關嗎,而是反問:這是人該自告奮勇的事嗎?惟有這樣的積極心態才可打破「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籠牢,讓仁愛在內心變得熾熱,繼而發光芒。

那麼,大家又如何從心窗發放關懷的幅射,消除冷漠的隔閡呢?我認為大家先要為關心奠一條馳道,而最直接的方法便是將心比心,易地而處。這樣心和心之間便可有一面鏡,以他人映照自己的內心,以達致設身處地為人着想,不單看人家表面,從而由心出發關懷別人。如同視障領跑員,他們和視障人士的馳道不是建基於五色,而是心靈和互相勉勵,而不是抱以冷待甚或敵視的心態對待他們,經過長年累月在跑道的訓練,兩者學會體諒他人的物理限制,更會欣賞對方在心理上可貴的堅毅,打破心的距離,易地而處。

其實物理距離並不是滿途荊棘,因為只有大家的努力加以時間則可打破,最先決的條件是衝破心的距離,只有本着義者之心、將心比心,關懷之光才可消除冷漠,將光和熱重召大地,實現理想世界。

倒因為果 (中六級 譚玉琳)

翻開報紙,只感到一種從心底黯然升起的悲涼:社會,變了。在一則則新聞、一篇篇社評、一起起廣告背後,伫立著的是刻意顛倒因果的社會那日益強大的身影,傳達出的是一個充滿刻意制造假象的社會的悲哀,而我們都活在這一個社會裏。

才掀開報紙,躍入眼簾的便是女藝人那令人羨慕的外表:姣好的臉蛋、白皙的皮膚、修長的雙腿……那完美的人兒是某間美容集團的代言人,正為這所集團宣傳最新推出的美容療程:「大家歸瘦」系列、嬰兒肌膚護理套裝……這一切都像是在對消費者說:「想變得和某某某那麼美嗎?快來參加療程吧!」一個代言人、幾項療程,吸引了一堆蜂湧而去的愛美的消費者,卻也隱藏了商人刻意制造的假象—一個哄騙消費者的陷阱。令一少人夢寐以求的臉蛋、皮膚和雙腿,看似是使用美容療程後的效果,但認真地想一想,便會發現這些都是商人選擇代言人的條件,所謂的效果也只不過是商人為了牟利而刻意倒果為因,製造假象來蒙騙一些被混淆的消費者。這是商人刻意製造的社會。

搖頭,翻去下一頁,頓時便被那熠熠生輝的星星給吸引住了。補習天王和天后道貌岸然而神氣活現的模樣、學生手中捧著的那張佈滿星星的成績表,無一不讓我心動。不少學生腦中只充斥著分數、等級,看到補習天王和天后從「學生」那裏得到的可觀的星星數字後,便想也沒想跑去報讀他們的課程,希望成為下一個登上報紙的人。可是,這也不過是教育者刻意顛倒因果所制造的假象。天王和天后教出來的優秀學生根本不存在—或許說是極少。這些學生本來就有很優秀的成績,他們在試讀一兩節課後便沒有補習,純粹是因為在公開考試中獲得驕人成績而被邀請去拍照,也就造就了擁有無數星星的陷阱,欺騙莘莘學子。即使知道這是補習社故意顛倒因果的技倆,我也有一點兒心動──可只能是心動。心動過後,只是哀嘆:教育者的道德去了哪兒?教育者竟也刻意把真假給混淆了。這是教育者刻意製造的社會。

嘆氣,繼續翻看,赫然看到政府打算提出「民選」管治者方案的新聞報道。這事件已經在社會上鬧得沸沸揚揚了,許多市民都要求政府盡快改革,用一人一票的方式選出管治者,使社會因此而變得民主,而政府也承諾會盡快確立「民選」方案。我抬頭,笑了。民選,只不過是民主的其中一個象徵、其中一種產物。有了民主,市民才有能力去爭取民選,選出心中的管治者。民主是民選的前提。只不過,大部分人都把兩者的因果關係給弄混了,而一向獨醒著的政府也似乎沿著市民的思考,把因果給「混淆」了。這是政府刻意製造的社會。

合上報紙,只感到一種從心底黯然升起的悲涼:社會,真的變了。在一則則新聞、一篇篇社評、一起起廣告背後,佇立著的是刻意顛倒因果的社會那日益強大的身影,傳達出的是一個充滿虛偽的社會的悲哀。只是,許多人都活在這一個社會裏。

 

生於憂患 (中六級 譚玉琳)

「力爭上游,吃苦耐勞,堪以造就」。看著成績表上的評語,我不禁咧嘴而笑。這十多個字,道出了我這大半年來的改變,也總結了我過去幾個月的新生活。說真的,要不是那次經歷,到現在我也只能是從前的我。

從小到大,我就特怕吃苦,無論是學習﹑做家務﹑甚至爬山,只是幹了一會兒我便喊累喊苦的。雖然父母和老師們都曾因此面批評我,可我就是聽不進去,總是想得過且過,混過去就好了。安穩地過日子不就算了,為什麼偏偏要自討苦吃,和自己過不去呢?

要不是為了那所謂的其他學習經歷,我才不會參加「山區探訪貧困村民」活動。這麼辛苦,還不如在家悠閒地看看電視﹑上上網呢! 而我卻背上沉甸甸的行囊,踏上顛簸的路程,跟隨著到山區探訪貧困村民。

一大早地坐在旅遊大巴上,我便開始後悔。出了城區,視野頓時變得開闊。凹凸不平的道路兩邊只是一望無際的土黃色,只有沙和土,純粹的沙,無盡的土,感覺可以吞噬一切。還沒到達山區便已是這模樣,那山區的生活豈不是苦不堪言?過了一個多小時的擔憂,旅遊大巴在一條小路停下。一下車,站在令人窒息的空氣裏,看著周圍土黃色的山,再看到腳下那條冗長的沙路,一行人都愣住了。這樣的環境,該怎麼生活一個星期?容不得多想,領隊便催促我們上路。剛開始的一小段路還算平坦,拐了幾個彎後,路變得傾斜而泥濘不堪。每踏一步,都感到鞋子陷入泥土,也感到腿愈發沉重疲憊。可是,無論多麼辛苦,我也只能繼續在怨聲載道中前進,不願被落在這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鬼地方。

走了幾個小時,原來雪白的球鞋都已沾滿渾黃的泥土,終於看到不遠處正冒著縷縷炊煙的農家村舍。大家頓時精神抖擻,拖著鉛重般的腿趕去收留我們的那一戶人家。一路上,石塊堆成的灰色房子半跪在旁,那一塊塊灰色的墻磚,一片片參差不齊的碎瓦,向我們訴說著這山區的辛酸。

那戶人家早已在院子門口等待我們,父母小孩都穿著簡樸的碎花衣裳,皮膚黝黑,笑容可掬地招呼我們進屋裏去。孩子們的父親也走到井邊給我們打水喝。那井繩稀稀拉拉地掛著,顯得邋遢鬆散。當看到碗中的井水後,我不禁皺眉。井水混濁不清,佈滿黃泥,怎麼能喝?或許是看出我的神情,婦人憨憨地笑著說:「這水你們喝不慣,等十來分鐘喝湯吃飯吧!」但是,那飯菜和湯也好不了多少,索然無味的。孩子們卻狼吞虎咽,我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只能勉強吃下去。

就這樣,我在破敗的山區裏生活了幾天,每天早早地跟孩子父親到遠處的一塊破地耕種,吃完晚飯又教孩子們功課,疲憊至極。晚飯後,孩子們又興致勃勃地捧著破舊的課本坐在我身旁,讓我教他們功課。看著這空蕩蕩的屋子,面對一盞孤燈,我忍不住問他們:「這麼差的環境,你們為什麼還要這樣辛苦唸書?跟父親一塊兒種地,能有安飽不就好了嗎?」其中一個孩子看著我,幽幽地說:「正是因為生活艱難,我們才想發憤圖強。」大家默默無語,良久我才聽到那孩子喃喃自語:「我只想過有價值的人生……」

那一刻,我怔住了。

過有價值的人生,這話實在是不像一個小孩子所能說出的話。然而,對於一個打從出生便生活在貧困山區的小孩子來說,這句話就是這些年來艱苦生活帶給他的感悟。從小到大,這群小孩子都從未離開這片土黃色的天地,只能跟父母一起過著這看似永無止境的貧困生活。可是,生活上的苦和磨難並沒有磨滅他們的意志力和忍耐力。即使他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啥時候才會過去,他們仍沒受到阻撓,反而愈發堅強,生於憂患,在巨大的困境中努力生存,發憤圖強,想過有價值的人生。

而我呢? 在城市長大的我,生活安逸,無憂無慮。可就是因為這安樂生活,我很少遭遇到什麼困難和磨礪,也造就了我怕吃苦的性格。我做什麼事都只求得過且過: 考試只要合格就好,不用那麼辛苦溫習做成績最好的那個學生﹔家務隨便做便可以,只要看上去不骯髒就好了……安逸的生活,使我失去了那份刻苦上進的心,也偷走了我的意志和忍耐。老師經常寫給我的評語「生活渙散,略欠積極」,不就是我過去人生的寫照嗎? 可以前的我就是沒把這放在心上,依舊得過且過,追求安逸。驀然回首,才省悟我死於安樂,已錯失了不少人生。直到現在,看著孩子們深邃的眼眸,我才感到安逸的生活對我內心所造成的空洞不安,也認清「生於憂患」的意義。

一次探訪活動,也是一次有價值的人生體驗。吃苦,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