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的幸運星 (中二級 林守諾)

   看著公公的遺照,令我回想起一件小事,一件於旁人眼中的小事。

   小二的時候,那年秋天,天氣轉涼,公公當時只穿著一件深綠色的汗衫,一條破舊的深藍色牛仔褲,並沒有足夠的衣服和被子來保暖,因此他來到我家拿取禦寒衣物。

   他到訪的那一天恰巧是我的生日,於是便順道和我慶祝生日。公公年少時曾經幹過許多大事,獨力支撐整頭家的起居飲食。想不到老來卻竟然這麼頹唐,寒冬只剩下少許毛衣保暖。想起來不期然令人鼻子一酸,差點流下眼淚。

   那天他送了一瓶幸運星給我,我口裡雖然連聲道謝,但心裡卻暗笑他的迂:都甚麼年代了,竟然還送幸運星!現在回想起來,我那時真的是太聰明了!我把它放在我的書桌上,當是裝飾品,擱在一旁。

   日復一日,直至前年公公臨終前對我說了一句話:「記住那瓶幸運星,記住它。」當時的我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從此以後,我不再當那瓶幸運星是裝飾品,而是當它是已故的公公。看著它如看著慈祥的公公;摸著它如摸著他那經歷歲月磨煉的一雙剛強而又溫柔的手。

   唉!寫到這裡,我心如刀割,我的眼淚又來了。在晶瑩的淚光中,我又再次見到那位穿著一件深綠色汗衫,一條破舊的深藍色牛仔褲,臉上已被歲月侵蝕得滿佈皺紋的公公。

一位獎罰分明的老師 (中二級 何建霆)

由九月到現在,進入李兆基中學已有三個月了,每天都會看見不同的老師。在多位老師當中,我認為她最值得我們欣賞。她是誰?她正是教我們中一丁班的英文老師──汪鈺妍老師。

她有一頭長長的直髮,每隔一天就會戴眼鏡。她經常穿長裙,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總覺得很漂亮。

我覺得她值得欣賞的地方是上她的課堂時不會很沉悶。在小學,英文是很多人最討厭的的科目,因為英文老師經常說一些很困難的英文生字,但又不說那生字的中文解釋,所以我小學的英文成績一落千丈。但是來到中學,真是南轅北轍啊!汪老師不但會把困難的生字用中文解釋,也會以有趣的方式上課,經常也會說些笑話來令我們放鬆一會兒。因此,上課輕鬆是她值得我們欣賞的地方。

除此之外,她能像一些科幻電影的角色一樣「分身」。她今年被編排教中一、中五和中六。儘管她要教三個級別,但她能把三個年級的作業分配好。她能在課堂裡一邊追收同學的功課,一邊教導我們修辭、詞語和作文等等。由此可見,我們可以說她能夠像「分身」一樣同時間做不同的事情。

她是一個獎罰分明的好老師。當我們在默書或測驗表現良好時,她會給我們一些適當獎勵,以作鼓勵。但當同學欠交或在測驗中表現較差,汪老師會叫那些同學在翌日午膳或放學後去找她,並給那些同學講解錯處,希望同學在考試中不重覆犯錯。

其實,每一位老師都會不辭勞苦地教導我們,是因為教導我們是他們的職責,而他們亦希望同學能「青出於藍勝於藍」。我們一定要努力學習,不要辜負老師們對我們的期望。有時候老師對同學兇惡一點,只是希望同學能做一個好學生;老師給你一些獎勵,是希望你繼續努力,更上層樓。老師對我們的教導一定要好好記住,將來用良好的表現報答他們。

禍從口出 (中二級 陳永泰)

    眾人應曾聽過「病從口入,禍從口出」的道理,我小時候亦從書本上看過這一句子。小時候的我並不了解這俗語的含意,而一次經歷卻讓我明白箇中的道理。

    當時我就讀小學三年班,下學期來了一位插班生,他的名字叫李豪。他待人豪爽,不拘小節。但他最大的缺點就是口直心快,容易開罪別人。

    一次,我們班上的優異生陳明在中文小測失了準,未能取得好成績。此時陳明心情已經低落。當其他同學都在安慰他的時候,豈料李豪竟說出一句:「陳明,你根本配不上當優異生。」他手執其小測卷紙,坐在位子上裂嘴大笑。頓時,陳明突然向李豪拳腳相向,打起架來。而訓導老師從窗戶看見了打鬥情況,立即上前阻止。李豪被打得掉了一隻門牙,臉上腫起了一個包。兩人最終被老師記下了大過乙次。一句說話,就能令大家拳腳相向,打得兩敗俱傷,更被記下大過。大家認為值不值?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同學能靠說話安慰陳明,令他重新振作;反之李豪一句說話卻令大家傷了和氣。「禍從口出」這個道理不單出現於校園,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亦時常出現。說話能帶出好的結果,亦能帶出壞的後果,而你又會選擇哪一個呢?如你選擇說話帶出好的效果,請謹慎自己的言行,學會安慰,尊重和鼓勵,避免「禍從口出」。

一位細心周到的老師 (中二級 黃芷柔)

一位值得我們欣賞的老師,我苦想一會後,最終決定了,他就是勞武寧老師。他任教設計與科技,也是學校泳隊及越野校隊的領隊老師。他身型「強壯」,戴著一副眼鏡,像老人般慈祥,身穿雪白的工作袍,像博士般專業,性格幽默風趣,為人周到。

在校際越野之前幾個星期,勞老師已安排有系統的訓練,提升我們的技術和狀態。比賽當天,他很細心,考慮周到。勞老師特地帶了很地墊,讓我們乾淨的位置休息,還多次提醒我們要提前熱身,以防在比賽途中拉傷肌肉,發生意外。他更帶備巧克力和香蕉,讓我們補充體力。比賽後,他還帶了鍋子,給我們煮即食麵,還加上雞蛋、香腸和火腿,以免我們餓壞。

據高年級的同學說,我們參加比賽時仍不忘學業,如果比賽當天下午有統測或常測,勞老師會要求同學帶備筆記,在比賽場地,爭取時間溫習,要做到文武兼顧,兩全其美。

上設計與科技課時,我完全沒有擔子,因為勞老師很寬容,我們完全沒有壓力,他還不時開玩笑,營造輕鬆愉快的學習氣氛,這樣反而令我們學得更專心,學得更好。

勞老師表面冷淡,對同學不睬不理似的,其實他很細心和肯為他人設想,他是我最欣賞的老師。

禍從口出 (中二級 陳心妍)

      禍從口出,相信大家對這四字都耳熟能詳,大約指一些不盡如人意的事因某人的說話而發出。與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息息相關,卻從沒想到我也陷入其中!那一次的登山,到現在仍是歷歷在目。

      陽光普照,是登山的好日子,我和朋友芷晴相邀登山,我們互相扶持到達山頂。俯瞰着整個香港,景色令人心曠神怡,可謂山清水秀!這刻我突然衝口而出說了句:「好無聊,早知不來了!」眼前的美景我早已看厭。一瞬間的寧靜,換來不可挽回的恐怖夢境!

      她的臉拉了下來,只見臉色一沉,和平日笑容可掬的樣子判若兩人。說道:「是你說要來欣賞景色的!」我卻不為所動,她火冒三丈,默默離開。我慢慢嗅到了後悔的味道彌漫着空氣中。我最後只好沒精打采地踏上歸家的路程。

      那時的我一直悶悶不樂,一直認為她很小氣,容易發怒,卻沒有想到自己的錯處,回到家後,媽媽的開解令我恍然大悟,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第二日早上我向她道歉,她原諒了我,我嗅到的是喜悅,感激她不斤斤計較。

      這次不是「不幸」,而是「幸好」,令我上了「活的一課」。雖然我們沒有深入欣賞山清水秀的美景,但我們學到待人處世的道理卻是無價的!我明白要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將心比己,三思後才發言。我這個不諳待人處世之道的冒失鬼已得到教訓,我決定洗心革面,令「禍從口出」遠離我!

《美的發現》(徵文比賽季軍) (中六級 莫健斌)

步入初春,身處家鄉。百無聊賴,坐在家門前。

日上三竿,耀眼而柔和的光線悄悄從破舊窗簾的一個個小洞竄到我的牀上。我在光線下朦朦朧朧醒來。我睜開眼睛,只見一條條小光柱斜斜聳立着,一顆顆小灰塵更在光柱下飄浮,發亮。我打開窗,天空蔚藍一片,只有幾團軟綿綿的白雲緩緩移動。看來今天又是一個美好的早晨。

爺爺奶奶一早上山幹活,家中只剩我一人,這個沒有網絡的世外桃源,更使我百般無聊。我拿着麪包到門外爺爺經常坐的椅子,看着忙碌的村民,就這樣坐着,嚼着,坐着,看着。

烈日當空,仍無阻村民的辛勞。近處田裏的七公和七婆正在插秧,他們倆各頂着草帽,彎下腰子,把褲子束得高高的,左手提着秧,右手便插秧。這對年邁七十的老夫老妻,頂着大火球,踏着泥濘路,腳步仍不見蹣跚。不久,七公摘下草帽,七婆立刻拿來毛巾,抹掉他臉上的汗珠,七公識趣的馬上給她一個「飛擒大咬」,雖然畫面模糊,仍能感受這一股比烈日更溫暖的在蔓延。一陣清風吹過,為七公、七婆和我送上心曠神怡。我合上雙眼,張開雙手,感受這風緩緩在我肌膚上溜走,享受這天氣為我帶來的。晴天——給人安穩和舒適的感覺。

吃過午飯,爺爺奶奶又迅速上了山,我收拾好換碟,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轉頭便躺在牀上。

「隆,隆」這陣如獅子吼叫的雷聲把我從夢中驚醒。我睡眼朦朧的下牀,打開窗簾,只見天上烏雲密佈,風起雲湧,整條村落頓時灰灰暗暗。突然,一道強光在遠處高山從上而下掃過,接著又是一把刺破耳膜的響聲。仔細看看一絲絲銀針已開始徐徐落下。看來,一陣驟雨即將來臨。

我就到門前,爺爺那椅子被雨水滴得濕漉漉的。正打算打一把傘到外把椅子拿回來,卻發現那一紅一藍的雨把大傘仍原封不動的掛在架子上。

趁着微雨,我穿着拖鞋,一手打着藍傘,一手提着紅傘,便朝著爺爺奶奶的田裏跑去,原先的毛毛小雨已轉化為傾盆大雨,驟雨降落在塵埃滿佈的路上,發出「沙沙」的聲音猶如吸塵機般將塵埃一掃而空。途中又見七公七婆,正狼狽的跑着,提着裝秧的桶,匆匆忙忙從那插了一半秧的田離去。

幸好爺爺的田離家不遠,走了五分鐘山路,便在一所破爛的房子看見爺爺奶奶的身影,他們憂愁的眼光不停凝視着烏漆漆的天空,似乎他們也沒有想到陽光普照的早上竟變成現時的暴雨。我把傘遞給他們,他們迅速提著裝秧的桶子下了山,可憐穿着拖鞋的我,在泥濘滿佈的山路拖泥帶水,每踏一步,鞋子都陷入泥中,吸着,用力提起,踏前,陷入泥中,吸着,用力提着,踏前……

幾經辛苦,終於看見水泥路了。在山路末段的這個斜坡,正當我前腳踏向水泥路,打算一下子跳離這地獄時,後腳的拖鞋被吸着,腳給絆倒了,整個人往地上飛撲過去,地上水窪的水也被濺得幾米高。在雨中緩沖了數秒,我才慢慢站了起來,把口中的小沙吐了出來,拍拍濕透的衣服和褲子,拾回藍傘子,毫無神色的拖着沉重腳步往家的方向走去,雨天——給人起伏不定和憂愁的感覺。

歸至家,雨已停,我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天空再次放晴,烏雲再次變白,緩緩向遠處移動,我的目光也隨着白雲移到天空的邊際,發現一條又彎又長的彩虹,「紅、橙、黃、綠、藍、靛、紫」是彩虹的顏色,也是人生的顏色。

我愛晴天的安穩,更愛雨天的起伏不定。讓我知道人生有晴有陰,有喜有悲,有順有逆,而非事事如意,唯有在困難中磨煉自己,迎難而上,不斷成長,才能迎接彩虹般美好的將來。

《人造問題——貧窮》(徵文比賽季軍) (中五級 樊恩希)

現今社會發展繁榮,我們擁有高超的醫療技術,快捷的交通工具,方便的電子產品,這看似令我們的生活幸福美滿。而當中受益的卻僅僅是一小部分的人。

貧窮——這是全球性的問題。無論是多發達的國家也避免不少貧窮這個問題,而越落後的國家,例如非洲、越南等的貧窮情況就比較嚴重。我認為貧窮是人為的,隨著時間流逝,科技進步,人們在不知不覺中就釀成這個問題。

回在昔日的石器時代,人們靠的是以打獵、捕魚為生,生存的目的就只是三餐溫飽,日子得過且過,生活樸實簡單。但自從有了錢的概念,人們生存的目的就變了要賺很多錢,過上榮華富貴的生活,出現貪婪的心理。「有機械必有機心」,有了權力和金錢,人們的慾望就越來越大。就好像君主為了建造豪華的宮殿、到全國遊山玩水,而其中所動用的人力物力就會由貧苦的百姓所承擔。而商人又趁著囤積貨物,抬高物價以向百姓謀取盈利,為一己私慾而剝削其他小百姓的血汗錢。

另外,科技令人產生的機心,令人忘卻了自己的本性,只看得見眼前的利益,不理會他人的死活。就以官員之間的貪污為例,他們的賄賂造成社會的不公平。我們經常說貧窮之所以會存在是因為社會的向上流動機會少,才導致貧窮的人越貧窮,難以脫貧,而這又要怪責於政府,只因政府提供的環境仍然不夠公平,所以才會有人努力工作一輩子也買不到房子,形成貧窮問題。

說到底,這個世界不算是缺乏資源,而是資源分配不均。就是有些地區太富有,有些地區太貧窮,這天差地別,令貧窮問題持續不停,這些地區之間就似乎有著隱形的界線區分著。試想想,在地球的一端有人吃飽還浪費一大堆食物,堆砌成堆填區的小山丘,同時有人挨著餓,連一口乾淨的食水也沒有,這現象真叫人心疼。可惜,又是那機心令我們收起那猶豫的雙手,要是大家也沒有機心,能夠互相幫助,貧窮的問題必定能得以改善。到底要到什麼時候,人們才懂得收斂自私的慾望,為受苦的他人設想,去改變這個世界,把它變得更美呢?

《相信》(徵文比賽亞軍) (中六級 李鵠志)

「我無論如何都會相信你,因為……」低沉又帶有磁性的聲音穿過我薄薄的耳膜,湧進心房,使我心頭感到一絲溫暖,一朵粉紅的小花也在本來繃緊的臉上綻放……

我叫英秀,今年四十歲,樣子平凡。不過,我的樣子如何從來不會成為別人的焦點,人們感興趣的是我的過去。我現職地盤雜工,入行快十年,年輕時,曾因為販毒而被判監七年。也是因為這個前科,我去到哪裏工作都會遭別人在背後議論。不過,這種情況面對得多時,也已成習慣,把那些刺進心裏讓人心煩的說話當作耳邊風。出獄後,我每份工作都維持不久,原因很多,薪金低,老闆囉嗦等。而最後在地盤工作那麼久,都是因為我力氣較大,工作仔細,好像能得到老闆賞識,而且在這兒也不會孤單一人,最重要的還是工資高。

在地盤工作,難免也會遭別人背後議論,不過還好還有幾個女同事願意相信我,願意陪我「吹水」,沒有孤立我。每天八點上班,中午吃飯閒聊,下午六點放工。日復日,也如是。但已滿足,因為同伴,別無他求,可是有一天……

「誰偷了我最新型號的手機?你們快從實招來!」凶惡沙啞的聲音震動了整個地盤,地盤裏的竹子彷彿也晃了一晃。這是老闆的聲音。每個工人都紛紛出來,有的在看熱鬧,有的在議論,有點在刷老闆的鞋子,「老闆老闆,請息怒,我會幫你找到的,我……」換來的只是老闆無情的吆喝:「滾一邊去!」我也站在一旁湊熱鬧,只見眾人的眼睛慢慢從老闆身上轉移到我,帶點懷疑,帶點鄙視。緊隨著的是老闆憤怒懷疑的說話:「是不是你偷的?」他那粗短的指頭指著我,我的眼球就像快被那指頭穿破,再插進心裏,如被蜜蜂針到般痛。那刻腦海突然空白,於是慢了一會回答:「不!不是我!」但是,在眾人眼裏,我是遲疑了,而遲疑正是我作賊心虛的表現。於是,他們異口同聲地說:「對!就是她了!看她這樣的反應肯定是她!」「對!對!」他們的聲音很吵,吵得像是把聲音的音符都彈出來,圍繞著我腦袋旋轉,冷汗都直冒出來。看著他們那張個不停的嘴巴,我那瞳孔越發徬徨,需要的是別人信任的眼神。在那既討厭又吵鬧的群聲中,我望著平日與我一起的同伴們,祈求能得到他們的信任,哪怕只是絲毫。然而,他們的眼神卻躲避我的視線,閃爍不定,那腳步也緩緩向後退,好像不認識我一樣。那一刻,我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很響,很響。平日和我在一起的人不是應該了解我嗎?現在到底算什麼?以前的那種感情原來只是表面,到最後還是丟下我,不相信我。雖然我是一個有前科的人,但這並不代表我以後也是一個犯錯的人,為何要因為我曾經犯販過毒而把我標籤成「壞人」?我很失落,對這裏的人,還有對這個社會有點絕望……

「不是我做的,我沒有偷你的電話!我沒有!」我不甘心,既然我沒做這樣的事情,我就不甘於被冤枉。然而,這去除不了那些充滿懷疑的惡眼。「你有沒有做你自己心知肚明,要不是妳做的,就拿出證據來!」老闆噴著口水對著我說。人群散去,只剩下自己站在寒風底下,握著拳頭,咬著嘴唇,任由冷風拍打著我粗糙的臉,只有我一個人……

「我無論如何都會相信你,因為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低沉又帶有磁性的聲音傳進我耳朵。我抬起頭,看到一個高瘦的男子,年紀和我差不多,他也是和我在同一個地盤的工人。不過,平時甚少與他碰面或接觸,他為人也好像比較孤僻,往日也只見他經常自己一個人。我「吱」地帶點諷刺無奈的笑了一聲,我低聲說:「憑甚麼?你會相信我?我可是個壞人,販過毒的!」他眼睛依然不動,望着我說:「我一直以來都很相信自己的感覺,直覺告訴我你是清白的。或許,我可以幫你一起尋找證據。」這把沉穩肯定的聲音穿過我薄薄的耳膜,湧進心房,使我心頭感到一絲溫暖,一朵粉紅的小花花在原本繃緊的臉上綻放。

「無論如何都會相信你」、「無論如何都會相信你!」這句話反覆在個腦裏運轉,讓我心頭感到溫暖,好像受到溫暖的觸碰,為之感動。臉上的笑容掛了很久,由心而發。想不到,這個平日不接觸的人竟然會相信我,並幫助我,讓我不再感到無助,絕望。

此刻,在寒風中,有一縷縷黃金般的光芒在雲中破綻而出,灑在他的臉上,又再映照在我的笑容。

想不到,寒風中還會有陽光映照着我……

《能做到的》(徵文比賽冠軍) (中六級 蔡穎妤)

言語的力量總是超乎想像的大。不論是衝口而出的戲言,抑或是在街上隨意聽到的一句,都會對他人產生影響。

曾經,我總為落入一個話劇比賽的瓶頸處而煩憂,多次從不同角度尋找突破口。只可惜每次看似快將成功突破前,都遇上阻滯,每次希望和嘗試就化為泡影。面對一次次的失敗,自信心早已飛到九霄雲外。我不斷質疑自己的能力,就如同站在迷霧中分不清方向,又不相信失靈的指南針。我陷入了絕望之中。

偶然想沉醉在音樂旋律中,便打開影片瀏覽器。首頁是一段花式滑冰的影片,不知怎樣的,我神差鬼使地點下滑鼠開啟影片。

他是一位日本的花式滑冰選手—羽生結弦。他在比賽前的熱身時間中展示他輕盈的舞步,是一位有著精湛技巧的選手。提起腳,一個高速轉身起跳,他就撞上了第二位選手。強烈的衝擊致他失去意識、頭部多處受傷流血。良久,他才在工作人員的攙扶之下勉強站起。

經簡單包紮後,他跌跌撞撞地回到冰上,繼續餘下的熱身。場中沒有人為他的狀況而擔心,所有人都想得出他的情況並不適合作賽。他來回踱步,最終還是決定握緊比賽機會。

比賽前,他就像折翼的天使難以保持平衡,腳下的冰刀像鈍了一樣,不再利落地滑過冰面。但他仍堅持站到起點,握著守護項鏈,說:「能做到的,能做到的,能做到的!」。

這句話說像喚起他全身的細胞,叫喚觀眾的注視,深深地打入我的心坎。我第一次為觀看比賽而緊張,不敢發出一丁點的聲響,生怕會破壞螢幕背後的氣氛。

計分賽開始。

他盡量隨著音樂起動,將在他腦中的舞步展現出來。即使他頭痛無比,但仍然盡他所能起跳,八次跳躍中只有三次成功落地,其速度、高度比練習時大為遜色。但是他每次跌倒後都馬上站起,絕不輕讓比賽進度受阻,我不禁與在場觀眾一起鼓掌,腦海中繚繞著「能做到的!」。直到結尾的旋轉動作,他都不敢有絲毫鬆懈。轉畢,場上響起雷鳴般的掌聲,鮮花和禮物佔滿一大個冰場。我為他歡呼「能做到的!」

看到他鬆了一口氣,我的眼淚也跟著流下。一滴一滴連成一行淚,不禁失聲大哭「能做到的!」。淚珠包含著敬佩之情,但更多的是感動。國家選手在國際舞台上,面對著極大壓力,再加上突如其來的挫折,他尚且能夠堅毅、優美地完成比賽,更何況是還未正式比賽、在準備階段的我呢?想到這兒,我實在是自愧不如。

感動過後,我受到極大的鼓勵,重拾失落已久的自信心,終於突破困擾多時的瓶頸處。我看到前方那通往目標的康莊大道,並昂首闊步逐邁向它,耳邊、腦海中全是一句一句自信心幻化成的「能做到」。

對,能做到的。

《沒有手提電話的一天》(徵文比賽季軍) (中四級 香樂平)

「就快到了!快點快點!」我屏住呼吸,急步跑向學校的大門,務求在大門閉上的一刻前趕到。凌亂的頭髮隨風飛散,雙手拿著份未吃完的早餐。白襪一長一短,明顯就是遲起床趕回學校的樣子。回想起今天早上,真是十分倒楣,手提電話竟然壞了,害得平日靠鬧鐘響起床的我睡遲了,狼狽不堪地跑回學校,課室鐘聲響起的同時,我邁了一大步踏進了校園,喘著氣回到課室。

放學後,我匆匆離校,提著性命危殆的手機前往急症室,我在學校附近的一間電器鋪,交下訂金,接過籌碼紙和收據便轉身離開。

走到外面,已是黃昏,藍天已脫去了絢麗的彩衣,蓋上一層淡淡的黃紗,我獨步在大街上,在人群中穿插,來到巴士站下等待巴士的到來。不久巴士來到,我上了車找個位子坐下。我左顧右盼,發現全車的乘客都在低頭凝神刷手機,我心癢癢的,想起同學朋友今天的最新動態和上載照片,更是令我心亂如麻,手機佔據了我整個腦海,手中卻只有籌碼紙,想到明天才能領回手機,直是心急如焚,焦躁不安。

我心裡納悶得很,於是便轉頭托著腮看窗外的風景,本來以為風景平平無奇,細細欣賞起來,竟然是層出不窮,變化萬千!原來金黃一片的天空被斜陽抹上了絳紅淡紫的色彩,如同一團紅紅火焰的夕陽越燒越旺,暈染了整片天空,煞是好看。

過了片刻,已到站了,我拿起書包下車回家去,回到家中,天花板上的小黃燈,滿桌的家常便飯為家添了點暖,這時媽媽正從廚房拿菜出來,她吃驚說:「女兒回來了啊!奇怪,平日你都機不離手,今天竟然捨得放下手機?」我坐在飯桌旁,沒趣地把事情說了出來。這時爸爸正從房間走出來,樣子好像見鬼般驚愕說:「唉!你今天竟然沒有刷手機,你的手機呢?」我只有把事情說多遍,說完後他們還得意洋洋,都不知道他們壺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等爸媽坐了下來後,大家終於開飯。我腦裡還是想著手機,吃飯時心不在焉,隨便吃了一塊蛋,咀嚼的時候,卻覺得它出奇地美味可口,香滑鮮美,我大讚媽媽的廚藝突飛猛進,媽媽笑著回應:「我平時都是這樣弄飯菜,沒有甚麼特別。」可是我老覺得今天的飯菜令人回味無窮。這時,爸爸突然咳得厲害,媽媽憂心忡忡,我嚇呆了,從未看見爸爸咳得如此厲害,我問爸爸何時得病,他咳著說:「其實平日都是這個老樣子,只是傷風咳嗽而已,咦!你今日難得慰問一下,平日你都愛理不理,顧著玩手機。媽媽煮的菜也是。你平日刷的手機已是山珍海味,所以吃的飯菜也會變得淡而無味。」爸爸這番肺腑之言令我茅塞頓開,原來手機是幕後元兇。那美麗的黃昏,美味的佳餚,爸爸的重疾,都因為玩手機而一一被我忽略、錯過。手機雖然方便,卻把我身邊的人和事隔絕。我們應該把視線從熒光幕上轉移到世間萬物之中,停下來,好好欣賞世界的美麗,萬物的變化,時間的流逝。

第二天,我從電器店取回已維修好的手機,開了機後,發現有百多條的對話,本來又可以上網聊天,可是我卻關機了,打算好好欣賞這一片藍天再說。

店取回已維修好的手機,開了機後,發現有百多條的對話,本來又可以上網聊天,可是我卻關機了,打算好好欣賞這一片藍天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