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變的是鄉間的純樸 (中六級 尤嘉慧)

  時代巨輪不斷滾動。

  都市提供給人們無限的可能:高聳入雲的摩天大廈,各式各樣的大型百貨公司,令人眼花繚亂的娛樂場所。然而繁華的都市卻被現實和冷漠緊緊包圍着。看多了在層層的霓虹燈下,那「鋼筋水泥」天堂的壓力苦悶與冷漠疏離,總會掛念鄉村的純樸人情。

  今年我隨着家人回了趟鄉下過年,乘坐了一整天的直通車,到達外婆家時甚麼都來不及做便筋疲力盡地倒頭就睡。第二天我卻起得特別早,可能是因為昨夜安穩的睡眠,不過更有可能是那一大清早便叫個不停的麻雀們。簡單清洗後,外婆便拉着我和妹妹說重新「介紹」我們給左鄰右里認識。他們一見到我們姊妹倆,便會立刻停下手上那一早便開始的工作,一邊喊著一邊摸摸我們的頭髮然後感慨:「來來來,給我看看,都長這麼大了,上一次見你們還只有這麼小。」再用手划出一個高度,真摰的語氣讓我產生了莫名奇妙的自豪感。也有人會打趣說:「城市生活不錯吧,看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最忌諱「白胖」的我,望著他們臉上毫無惡意的笑容總叫人生不了氣。這樣說說笑笑的,我們回去時天已慢慢暗下來了,夜幕降落在那些磚頭上,沒有五顏六色的招牌,原來熱鬧的石路飄逸着一股祥和恬靜的氣息,與都市的「不夜城」有着天壤之別。

   在過年的這些日子裏,最熱鬧的莫過於吃團年飯。門前水井旁有一塊空地,平時大家一有空都會在那聊天,今晚大家把十幾張桌子湊到那裏去。婦女們忙碌的身影在廚房出出入入,男人們都在搬桌子椅子,或把自家的好酒都拿出來,孩子們則站在旁邊好奇地看着大人忙東忙西,但他們臉上同樣的裝滿了喜沖沖的笑容。吃團年飯時他們拉着我和家人似乎要把所有工作的趣事告訴我們,這裏少了都市正式聚餐上那種爾虞我詐和冷嘲熱諷,大家為對方送上的,都是最真摰的祝福。飯吃得差不多了大伙便圍在一起拼酒,幾大杯酒下肚後便迷迷的由妻子「扛」回家躺着去,孩子們玩累了也就各自散了,留下那些碗碗碟碟明天大家一起收拾。

   隨着時間的流逝,都市的科技愈來愈進步。人們雖然聚居,手機等的電子產品卻又把大家隔離,感受到的盡是「熱鬧的冷漠」;而鄉村雖然沒能享受到科技的便利,卻也遠離了喧嘩,我這次回鄉過年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已經感受到他們那些被城市所珍惜的純樸真摰並沒有隨着時代巨輪一起轉動。

(中四級 古諾荻)

房間黑沉沉,很怕人,

啪一聲光輝頓增。

不過是平凡的一盞燈,

卻能驅走黑暗。

做家務要用燈,

寫功課要用燈,

看電視要用燈……

那是照亮生命的一盞燈。

 

C朗上身,

弟弟飛身射球,

啪一聲黑暗降臨

冷笑粉身碎骨的燈。

皮球瑟縮,擔憂;

弟弟瑟縮,擔憂;

我硬着頭皮,掃除擔憂。

 

換一盞燈,光明再臨,

擔憂去了,

皮球跳躍,弟弟雀躍;

一切瀰漫興奮。

我獨黯然--

多年的生命之友,

輕率一擊

視為死不足惜,

含冤地

永遠消聲匿跡。

鏡子 (中四級 龍倩湄)

我,平平無奇,

無論矮高瘦肥

人們天天看着我,

期望,理想中的更美。

 

我是一面鏡子,

無論男女老少

常對着我微笑,

期望,營造可親的外表。

 

凝望中,

我如實反映,

卻被報以惡評,

說我處事

有欠公平。

 

我更努力,

坦誠相告、鉅細靡遺,

換來的,

更是粉身碎骨的棄毁!

 

至誠盼望

人們瞭解

自己的好壞

缺點不要介懷

優點發揚須盡快

 

我是一面鏡子,

照出人的對與錯

端正人們,

從外表到心窩。

少數服從多數 (中五級 李其臻)

    五十年前,我因遇上了車禍,流血不止,當場死亡。我感到靈魂飄了出來,不久我跟着我那慘不忍睹的肉體到達醫院。我不斷地安慰到達醫院等候的家人,但他們卻一句也聽不見。就在我被白布蓋着的那一刻,一團白煙隨即飄起,然後緩緩上升。當時我心想:我肯定是上天堂。突然,我在半空停了,然後出現了三個使者,他們在說我不懂的語言,最後有兩個舉上寫着天堂,一個卻寫着地獄。然後有人便帶着我飛向地獄。

     我既驚訝又好奇地問那人:「不是少數服從多數,讓我上天堂嗎?」那人卻說:「要三個使者都說你可以上天堂,你才能上。只要有一個說你要下地獄,你就要到第六層,兩個就要下十二層,如此類推。」

     很快,我們便到地獄。然後那人帶我乘升降機到第六層地獄。那人說:「只要讓閻羅王覺得你表現良好,便可以上一層了!」說完,他就消失得無影無蹤,我感到十分害怕。

   幸好,我很快便遇上了太公和太婆,原來他們打算在第六層地獄長相廝守。我一方面想留在這裏照顧太公太婆,但又希望自己能升上天堂,怎辦呢?幸好,閻羅王知道我有孝心,直接升我上第四層地獄。

     我在第四層地獄認識了很多朋友,也開始習慣了在地獄的生活。我亦因為曾幫助朋友而升上第三層地獄。

     不知不覺已過了三十年。現在,決定上天堂或地獄的制度也隨時間而改變,轉為用我所提及到的「少數服從多數制」,即是只要過半數的使者決定你上天堂,你就能上天堂。以往被誤判的靈魂(包括我)也能夠立刻到天堂去。那刻,我竟然感到依依不捨,我發覺自己在不知不覺間愛上了地獄。

     在天堂,我跟父母重遇了,原來他們一直在第二層地獄等候我。回想在地獄的苦與樂,從害怕到愛上了地獄,一一都讓我們回味無窮!

地獄遊記 (中五級 曾順偉)

    那一天,我如常駕著我的藍寶基尼上班,正當我過著奢華生活之際,一輛大貨車把我的生活撞碎了。

     當我張開眼,眼前一片橙紅。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在「熟悉」的地獄。當我認為在橋盡頭迎接我的會是面容扭曲的牛頭馬面時,迎接我的竟是兩位美女魔鬼。

     我跟隨她們來到地獄的入口,但這地獄並不像我想像中、別人口中的地獄,而是跟香港沒有分別的地方,中銀大廈、海港城依舊存在。我從魔鬼口中得知,中銀大廈竟然變為閻羅王的辦公室。

     在路上,四處都貼上一些耐人尋味的海報,海報上均有一句標語「有你有我,實現雙普選」,但海報上的主角竟是小孩子,我瞬間啞口無言。

     這個橙紅色的香港,中間竟然有一個大圓坑,但最吸引我的是大圓坑旁的一個「櫃員機」。這部櫃員機貌似能夠把港幣兌換成「獄幣」。在大圓坑的底部是一個熔岩池,而內壁上有一條長長的路軌,根本無辦法看得清盡頭。

     在機器的分配底下,我被分配到第六層。在乘坐地獄特快專線時,我竟然沒有感到一絲緊張。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突然列車停了,廣播響起,「列車服務受阻,敬請原諒。」我百思不得其解,為甚麼連地獄的列車也有着港鐵的「壞習慣」。

     終於抵達第六層,推開車站玻璃門之際,我看到的是一個龐大的造車工廠。此時我才知道原來「香港」的物資,就是由我們這群苦力供應的。

     我努力工作,過了一年、三年、五年?甚至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但是辛勞的背後是有回報的,我被升到在中銀大廈裏面當電機工程部的經理。

     依舊駕着我的藍寶堅尼上班過回我「富有」的生活。

地獄遊記 (中五級 譚倩盈)

     小時候,我們誰都曾幻想過死亡,好奇人類死後將到一個怎麼的地方,我們又真的可重遇已故的親人,甚至是名人嗎?但我千千萬萬也沒想到,自己真正能夠來到這片土地。

      一個突如其來的按鈕出現在我的腦海,是一個沒有選擇的選擇,按鈕上的是一個阿拉伯數目字「十八」,我知道自己別無他選,所以我下意識挑到那個地方,亦在一瞬間到達。

      一張開雙眸,眼前的地獄並非我想像中正常,我拿着那血淋淋,更是濕瀝的號碼紙,紙上的餘溫令我知道上一位的存在。那些赤血染污了我身上的白袍,白裏一點紅,好不鮮明。

     我走着走着,看見很多似鬼亦似人的幽靈在我身旁周旋,它們是「它」還是「他」,是生還是死?請原諒我無法作出任何判斷,那些幽靈的樣子普遍相同,沒有毛髮,全身呈墨黑,只有臉上那一塊是雪白的,有的在笑著,有的卻毫無表情,心情不悲也不喜,而我卻不知道他們到他們到底在笑什麼,是打從心底想熱烈地歡迎我,還是在苦笑,替我的將來感到同情?

     「你們好嗎?」我故作鎮定向他們打招呼。但我得不到任何回應,他們好像看不見我,我瞧瞧自己的雙手,也竟然開始變得透明,漸漸消失,直至完全和他們一樣,彼此再也看不見大家,完全失去所有交流。

      牢房內的幽靈,不停地發出淒厲的叫喊聲,他們不似要取得共鳴,我只聽到他們對這世界的不滿和怨恨,絕望的聲音重複又重複……

     忽然,有一個獨眼的老人對我說:「孩子,我看見你的心深處還有一絲希望,你要賣給我嗎?」

     我斷然拒絕,他卻說在這片土地上的人都因為好價錢而將希冀賣給他,同時將快樂和滿足一併售賣,他們留下的是沒有靈魂的軀殼。

天堂遊記 (中五級 倪夏懿)

  我走進了一個沒有光芒的地方,但走到不遠處,開始看到由地面透來的光。我再向前走,就從那透光的地方,沿著蔓藤往下爬。看到山和河流,卻不小心失足,從高處跌下。我醒覺了,原來,我已離開了天堂。

      在不久前的我因交通意外,而被一個叫死亡天使的使者帶領進入天堂。天堂的路,穿越到宇宙的另一端,一個叫天堂星的地方。這個地方比地球大千倍,甚至萬倍。初步入天堂的人會不習慣天堂的光線,但過了一段時間便會看清自己其實身處於這潔白的雲端上。死亡天使只能盤徊在天堂的門口,默默看著笑容可掬的人步入天堂。死亡天使,和其他天使不一樣的是他那對黑色的羽翼和他不笑的臉孔。他只留下了一句話:「天堂快樂。」他輕輕地說著,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有些人因為太興奮而忘記留下一句感謝的說話。而我總是覺得虧欠了他,但只能留下一聲感謝。

   接著,帶領我遊天堂的是別的天使。果然如我想像般,像人,又有潔白的一雙翅膀。她帶領我到了一個造夢的地方。有一群小天使正用他們的魔法,揮動羽毛筆,為人類編寫美好的夢境。羽毛筆輕輕點了墨水的表面,又在筆記本上留下了幼稚的筆跡。這工廠內,廣闊得可以容納成千上萬的桌子和椅子。天花上有部分是玻璃造成的,引進了彩虹的光線,天花上還有一些懸浮的風車在轉動。有些天使如果不小心打翻了墨水,落在筆記本上,人類就會忘記自己的夢境或令夢境不能完整。「在地球上找不到的角落,那裡便是夢境。」一些寫著這些文字的木牌零零散散地高掛在牆上。

  然後,我就被引領導一個高丘上。那裡,有一座高聳入雲的建築物,卻高不見頂。天使輕輕挽過我的手,柔柔地隨風排隊的翅膀,飛翔在天空中。腳下是百花怒放,與我們並肩飛行的是蒲公英的種子,可見他們莞爾一笑,踏上這一趟旅程。

  這裡是觀星台,除了觀察星空外,還可觀察人的夢境。人流不多,十分寧靜。人們一層層地走上了樓梯。每層都擺放著幾個望遠鏡。這圓柱型的建築物,樓梯是沿著它的形狀所建成的。站在梯口,仰望那不見頂的樓層。我懷著一顆探險的心步上了樓梯,總是覺得那最高的樓層是蘊藏著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我讓天使先離去,她留下一絲笑容便悄悄地離去。我不斷地往上走,走到一段路,就已經喘不過氣。我蹲下身喘著氣,一手按著牆壁,卻不小心按到一個按扭。牆壁的一部分緩緩地裂開了,伸延出條秘道。我沿著秘道走,到了一個天花濕漉漉的房間,周圍一片黑漆漆的。光線隱隱從佈滿灰塵的牆透進來。我再步入那房間裡的深處,發現了一個同樣是黑色羽翼的天使,卻是帶著空洞的眼神。他被水沾濕了頭。他把斗篷披在我身上。然後,就到了那黑暗的地方,從高處墮下。

向日葵的啟示 (中六級 吳青樺)

初春時節繁花似錦、嬌豔欲滴,它們賦予了春天無限的色彩和生機。有人稱讚牡丹的高貴豔麗,有人傾慕百合的幽香高雅,亦有人喜歡蓮花的冰清玉潔,出淤泥而不染。歷代有不少的詩人都對花視如珍寶,以花為題寫下不少名傳千古的優美詩句。然而,襯托這些秀麗嫵媚、鮮艷奪目的花兒的,正是那些不惹人注目的綠葉。花,固然美,可是如果缺少了綠葉,花還有看上去的那美豔動人嗎?

說到這裏,獨自坐在長木椅上的我,看著眼前開得燦爛非常的向日葵和它那兩片的小葉子,讓我想起那年的音樂藝術節……那次演出,我只是一個手中捧著一支亮著淡淡燭光的蠟燭,照亮身旁主角臉龐的一個小小的配角,一片並不惹人注目的綠葉。

距離藝術節演出的日子一步步靠近,身為班長的我責無旁貸地擔起了策劃舞台演出效果的任務。老師敲定了演出歌曲之後,我靈光一閃,想到做手語配合這首充滿溫情的歌曲。於是,我在網上搜來手語的教學,把歌詞一句一句學會後,便開始教全班同學做。

在演出的前一周,我完成了教同學做手語的任務。接著便要開始編排隊形了,我沒多想便站在第一排,因為手語是我教的,做的也算是流暢,我以為自己是理所當然的主角。「幼羚,你站到第二排去吧,領唱的同學要站在第一排。」陳老師笑瞇瞇地說著。我心裡想:為甚麼不換別人,而換我到第二排呢?哦,我唱歌不是那麼動聽。我失落地轉身走向第二排。還好,這個位置也不是太偏,只要一做手語,我依然還是主角!「隊形中間凹了下去。幼玲,你再後挪吧。對,對,挪到最右邊去。……嗯,這樣好多了!」老師把再我換到最靠邊的位置。好吧,我個子矮,沒辦法,站在這裡我一樣可以做手語。正當我盤算最後一個手語怎樣做才最柔和時,一支蠟燭遞到了我手中。「幼羚,你舉蠟燭,注意往你旁邊的做手語的同學靠一靠,照亮她的臉。」陳老師這句話給我潑了一大盆冷水。我心想,那麼連手語都不能做了?只能舉著蠟燭,默默地照亮身旁的她嗎?手語是我教的,為甚麼我只能在這角落裡當一個小小的配角?我不想這樣,我不想只做點亮別人的蠟燭。

演出開始了,燈光暗下來,蠟燭在我手中顫動著黃色的火苗,將身旁的她照得格外清晰。音樂聲響起,優美悅耳的歌聲,流暢整齊的手語。我這才發現,大家的手語都做得那樣完美,甚至比我做得更動人。而散佈在主角身邊的點點燭光。卻為整個舞台增添了溫馨的氣息。在悠揚的歌聲中,我之前排練的委屈慢慢平靜來。演出結束後,觀眾都對我們報以熱烈的掌聲,同學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燦爛得像在我眼前的萬紫千紅的朵朵小花。

一場演出只有主角和配角互相配合,互相映襯,才能使演出達至最完美的效果。不論是主角還是配角,都是重要的,都是缺一不可的。雖然,那次我只是擔任配角,可以我卻感到了做一片不惹人注目的綠葉並把鮮花映襯得更加嬌美豔麗的快樂與滿足,這是做鮮花都感受不到的快樂。

想到這裡,我看到眼前的向日葵與它那兩片不引人注目的綠葉子,我釋然地笑了,背起書包,回家去了。

母親的叮嚀 (中三級 楊雪穎)

夜晚,我躺在床上,想到明天的測驗,我並不擔心和害怕,是母親的叮囑使我有信心面對明天的挑戰。

那一晚,我伏在書桌前埋頭苦幹,準備明天的測驗。我不斷地背誦無數個複雜的單詞和知識要點。我背完一次又一次,漸漸地,我開始疲憊,眼冒金星。書上的詞語仿佛從書中蹦了出來,在圍繞着我翩翩起舞,使我暈頭轉向。我那時真的想枕着窗外的月光進入夢鄉,但一想到測驗……我只好強逼自己把書中的知識印到腦裡面。但無論我怎樣背我就是記不住,我沮喪不已,甚至有些心灰意冷:明天的測驗,我注定是名落孫山了。

這時候,門外傳出敲門聲,我開門一看,是母親。她端着一杯清茶進來給我喝,說︰「喝一口茶提一下神,背起書來事半功倍呢。」我喝了一口茶,頓覺神清氣爽。母親見我明天有測驗,便語重心長地提醒我︰「明天就是測驗了,要努力,答題時要看清楚題目,寫答案時要先抄題目,再寫步驟,不要抄錯題目,這種低級錯誤是不應該犯的。一定要細心答題,你呀,每次測驗考試就是因為粗心……明天測驗一定要盡力考,知道嗎?」我大力點頭,心裡感動不已︰母親不但給我茶喝,還細心叮囑我,她真關心我啊!

母親見沒甚麼事了,便回房睡覺。我見到她回去時疲憊的身體,心狠狠地抽緊了一下,眼也有些濕。母親平日裡為家中事務奔波勞碌,近日更因累壞身子而患病,身體也虛弱了,兩鬢已多了不少白髮。母親這麼疲倦,仍在深夜叮嚀我。如果我不努力複習,豈不是白費了母親的心意?

我抖擻精神勤奮地複習,晚上睡覺時心想︰明天的測驗我一定要考取一個好成績,不辜負母親的期望。我要時刻將父母對我的關懷銘記於心,心存感恩,長大後要報答他們!

親情無價 (中六級 馬淑欣)

杜康是一名中學生,他在單親家庭中成長,家境並不富裕,但是他穿的鞋、衣服都是名牌,平時生活費用也非常的充裕,他一直覺得自己比校裏其他孩子更有優越感。下課後,他嫌棄飯堂的飯食不好吃,便邀請三位同學到商場裏一家較爲上檔次的酒家吃飯,他很大方地點了幾樣價格較貴的菜,並要了上等的好茶。剛要動筷子,便聽到一聲「百花釀魚肚,熱騰騰的,要一籠試試嗎?」杜康覺得聲音很是熟悉,回頭一看,怎麽是自己的媽媽?……

杜康心中一陣驚惶……五分鐘前,杜康還有說有笑、面容鎮定地走進那金碧輝煌的酒家,帶點居高臨下的口氣和那三位同學高談闊論。而現在,杜康卻再沒有勇氣抬起頭來看每一個人,他只想用沉默把自己封閉起來,去躲避母親的目光。這一切一切,都是因為杜康畏懼同學得悉平日猶如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的他,母親竟然並不是什麼少奶奶、衣著亦不是履絲曳縞;相反只是一個打雜,還身穿一身鶉衣百結,就彷彿一個粗衣糲食的低下階層。杜康彷彿看見了榮譽正在向他招手,他驚懼母親的工作會有損他平日千金之子的形象,虛榮心促使他躲避母親。

一片聲音打破了杜康的死寂。「阿康,媽媽啊!」杜康猛然抬起頭,她走到杜康的身邊。三個同學對杜康都帶著詫異的目光,一切榮譽都結束了,儘管杜康爭辯,卻無濟於事,他輕蔑地看了母親一眼,便衝出酒家。

這僅僅發生在半小時裡,一切似乎沒等杜康反應過來,都結束了。杜康把臉藏在臂彎裡,悄悄流著淚。所有的同學都竊竊私語,取笑這個「冒牌的千金之子」,雖然他們的聲音並不高,可字字都撞擊著杜康的心靈。淚水滑過杜康的臉龐,可它卻洗不掉恥辱。杜康的思維一片空白。他心想︰今後伴隨他的,會只有淚水,面對他的,會只有嘲笑?

天漸漸地黑了,杜康只得帶著紅腫的眼睛回家。回到房間,杜康拼命地沉默,他不知道怎樣面對母親。「累了嗎?」這時,傳來了一聲熟悉而親切的關懷。抬頭時,桌面上已放了一杯母親親手泡的咖啡。

杜康端起這才熱騰騰的咖啡,聞著杯裡散發出的誘人香味,又一次品味著咖啡的味道,在這靜謐的夜,杜康不禁陷入沉思……驀然地,杜康發現偉大無私的母愛多麼像這杯咖啡啊!它散發著一種特殊的香味,喝第一口覺得沒有什麼味道,喝第二口覺得有點苦澀,喝到最後才能品出它的甜。因為它的糖分沉澱在杯底,只有細細品味才能體會出它的甜啊!

這正如含蓄的母愛,它表露在母親的一言一行中,一句親切的問候,一聲噓寒問暖的關懷……這不都是愛的表現嗎?杜康心想︰歲月流逝,自己從一個年幼無知的小男孩長成一個神采奕然的少年,而叉路的兩鬢卻悄悄長出了一根根銀絲,她為自己的成長操碎了心,無怨無悔地獻出了她的一切。我卻竟然為了榮譽,傷害了母親的心……母愛這杯咖啡,杜康整整品了十五年,才品出它真正的味道。

杜康淚如泉涌地把母親擁在懷中,吃力地從聲音中擠出幾個字︰「媽,對不起!」杜康的母親閉上眼睛,眼睛流下的只有那一滴微笑著的淚珠。

天下父親心,哪個父母不愛他們的子女,然而他們總是那麼默默關心著我們。杜康的母親身兼父職,為的只是希望杜康有一個完整無缺的家,為的只是保護杜康這隻雛雞。雖然我們終究要離開父母的懷抱,自己去獨立啄食;雖然榮譽能為我們帶來成功感,但我們卻千萬不要因「榮譽」而錯失了寶貴的「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