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廣受同學歡迎的校工 (中三級 錢佩施)

  「佩施,你近來好嗎?壓力大嗎?」耳邊響起那和藹熟悉的聲音,令我不禁響起母校的各位老師和那位親切的校工,她是促使我在畢業後多年仍按捺不住去探望他們的原因。這個人就是芬姐。

   我和芬姐認識是在我四年級,那年和她的女兒同班,因而認識了她。芬姐束着乾淨俐落的短髮,和其他校工一樣也是身鮮黃色的校工服,使人格外顯得醒神。芬姐站在紜紜眾多的校工中,雖然顯得嬌小玲瓏,但做起事來一點兒也不馬虎!她總是帶著溫暖的笑容在接待處上,只要你看見她的身影,那她的身旁肯定圍著一羣低年級的小朋友,一邊聽芬姐說故事,一邊分享自己在課上的趣事,這成為學生最大的樂趣,場面十分融洽。

   時間像漏斗般倒回去,那年我所應付的考試和困難都多了。一方面要兼顧小五的課業考試,另一方面又要平衡課外活動和休息時間,令到每晚都得不到足夠的睡眠。終於,在一次早會上我昏倒在地上。四周的人焦急如焚,在出手無策之際,突然有人大叫一聲:「讓開!讓開!讓佩施能吸到一點清新空氣!這裡太擠逼了!」只見芬姐一手推開圍觀的同學,一手輕拍我的臉頰,以喚醒我一點意識。當我醒來時,就發現自己身處醫療室,我趕忙想爬起來,卻又昏厥了一下。這時,一雙溫暖的手輕輕把我推回床上,我往上看就看到芬姐一臉擔憂地看著我,說:「佩施你最近是否太疲倦了?怎麼把自己的身體弄垮了?」她憂心忡忡地對我說。我的眼眶頓時湧滿淚水,一身的疲憊就傾瀉出來。在我訴苦的過程中,她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我,更輕拍我的背部,給予我支持。

   轉瞬間就來到六年級畢業的前夕,那時仍末派位,每個同學都陷於擔心和苦惱之中,一片愁雲罩着我們的藍天。那天放學後,我們一邊摺着風紀帶,一邊說:「唉,如果派位不好的話,我真的不知如何好!」那位同學嘆了口氣。這時,芬姐剛走過,聽到我們的話,就笑着鼓勵我們:「不用擔心!你們肯定能考得上好中學的!像佩施那樣,她那麼勤奮一定能考上的!又像… …」原來在不知不覺間,她早已把我們所有人的名字和長處記下了!她是那麼的仁慈,那麼的和藹,難怪如此受歡迎。

  直至我畢業了三年,每當我經過校門時,我亦會會心微笑,想起和芬姐之間的點點滴滴。

冷暖 (中二級 李茵怡)

  冷、暖,在天氣上是一對反義詞。冬天是冷,夏天是暖。在這個人世間,冷暖究竟代表甚麼?只是感覺?還是人心?

   這天,我如常走在街上。冬陽被厚厚的雲層斂去,只剩下刺骨的北風在肆虐,呼呼地吹著,冷得我直打多嗦。不禁要放下腳步,摟緊身上的大衣,以抵禦從大衣下擺不斷竄進的冷風。「啊!真溫暖啊!」我情不自禁地感嘆了一句,便加快腳步,向前方走去。 

  當我走到轉角處的一條小巷,突然發現花白鬍子捲縮在一個勉強能遮風擋雨的店鋪的擋雨蓬下。他的頭髮已經全白,臉上刻著深淺不一的皺紋。眼睛緊閉著,呼吸有些不穩。身上的衣服單薄薄而凌亂,更不斷地發抖。為了禦寒,他只是用幾張單薄的報紙,遮蓋身體。報紙又豈能阻擋像刺針般的冷風?我走上前,輕拍老伯伯的肩膀。他慢慢醒來,滿臉驚惶的看著我。「你,你是誰?別再趕我走了,我為了能找到一個『有瓦遮頭』的地方稍作休息,已經很多天沒有閉眼了!」老伯伯說得聲淚俱下。我告訴老伯伯,我並沒有惡意,再問他為何露宿於此。老伯伯向我娓娓道來。他家裡就只有他和兒子相依為命。因為伴侶早逝,養家養孩子的重擔全都落在他的身上。他含辛茹苦地養大兒子,誰知道兒子竟為了把屋子據為己有而將老伯趕出家門,真的是世態炎涼!那個兒子竟如此不念親情,他小時候三餐溫飽,身上何時不感溫暖?長大後反而要讓年邁的父親在冷風中吃不得,睡不得,冷得發顫……

  我帶了那位老伯伯去就近的避寒中心安置,也希望他的兒子能早日帶父親回到溫暖的家,不要再露宿於寒風中。

  冷、暖在溫度計上只有高底之別,可是冷酷的人心卻能摧毁所有溫暖的情感。現今的社會到底是世態炎涼,還是溫情揚溢?和暖的天氣,何日才會重回大地,溫暖人心?

港孩 (中一級 楊綺敏)

  真的是港孩的錯嗎? 

  「港孩」是最近興起的用語,多形容那些被父母過份寵愛的孩子,但是這真的全是孩子的錯嗎?

  隨著「港孩」的出現,「直昇機父母」、「怪獸家長」等字眼亦漸漸興起。

  我認為「港孩」的無理取鬧,有大部分的因素是來自父母,父母是孩子第一的學習對象及榜樣,父母的行為、習慣,也伴隨著孩子的成長。       

  香港父母因為過份寵愛孩子,以致他們的兒女一事無成。「港孩」一起床,桌上放滿的都是工人姐姐煮好的早餐,只要張開口便有人喂,衣服不用自己穿,連鞋帶也不用自己結,因為總會有人幫忙,正正因為這種想法根深蒂固,以致「港孩」過份依賴別人。

  父母總是擔心自己的孩子會太辛苦,而將所有事都安排好,孩子只要「飯來張口,衣來伸手」便可以。這樣反而令他們學習不到生活技巧,而且自身亦十分脆弱。

         其實幸福與否並不是物質可以衡量的,就像在我的童年,沒有多餘的玩具,更不可能有先進的電子產品。「跌倒了要自己爬起來,沒有人會扶你。」這句話是爸爸從小告訴我。雖然我的童年沒有很多的物質,但我的童年卻充滿快樂及意義。

   相反,香港的小朋友沉浸在物質之中,完全不會去了解身邊的事物,而這些物質從何而來?正正是休們的父母。

   古語有云:「玉不琢,不成器……」沒有經過琢磨的玉,又如何稱得上一塊好玉。人亦一樣,只有經過磨練的,才能在社會上立足。

   父母的擔心及寵愛,沒錯。是無可避免,但父母不可能呵護我們一輩子,有一天,他們總會離去,那誰又會保護我們?相反,如果我們從小就學習好生活技巧,即使到長大,我們仍能立足在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