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中三作品

(中三級 古諾荻)

房間黑沉沉,很怕人,

啪一聲光輝頓增。

不過是平凡的一盞燈,

卻能驅走黑暗。

做家務要用燈,

寫功課要用燈,

看電視要用燈……

那是照亮生命的一盞燈。

 

C朗上身,

弟弟飛身射球,

啪一聲黑暗降臨

冷笑粉身碎骨的燈。

皮球瑟縮,擔憂;

弟弟瑟縮,擔憂;

我硬着頭皮,掃除擔憂。

 

換一盞燈,光明再臨,

擔憂去了,

皮球跳躍,弟弟雀躍;

一切瀰漫興奮。

我獨黯然--

多年的生命之友,

輕率一擊

視為死不足惜,

含冤地

永遠消聲匿跡。

母親的叮嚀 (中三級 楊雪穎)

夜晚,我躺在床上,想到明天的測驗,我並不擔心和害怕,是母親的叮囑使我有信心面對明天的挑戰。

那一晚,我伏在書桌前埋頭苦幹,準備明天的測驗。我不斷地背誦無數個複雜的單詞和知識要點。我背完一次又一次,漸漸地,我開始疲憊,眼冒金星。書上的詞語仿佛從書中蹦了出來,在圍繞着我翩翩起舞,使我暈頭轉向。我那時真的想枕着窗外的月光進入夢鄉,但一想到測驗……我只好強逼自己把書中的知識印到腦裡面。但無論我怎樣背我就是記不住,我沮喪不已,甚至有些心灰意冷:明天的測驗,我注定是名落孫山了。

這時候,門外傳出敲門聲,我開門一看,是母親。她端着一杯清茶進來給我喝,說︰「喝一口茶提一下神,背起書來事半功倍呢。」我喝了一口茶,頓覺神清氣爽。母親見我明天有測驗,便語重心長地提醒我︰「明天就是測驗了,要努力,答題時要看清楚題目,寫答案時要先抄題目,再寫步驟,不要抄錯題目,這種低級錯誤是不應該犯的。一定要細心答題,你呀,每次測驗考試就是因為粗心……明天測驗一定要盡力考,知道嗎?」我大力點頭,心裡感動不已︰母親不但給我茶喝,還細心叮囑我,她真關心我啊!

母親見沒甚麼事了,便回房睡覺。我見到她回去時疲憊的身體,心狠狠地抽緊了一下,眼也有些濕。母親平日裡為家中事務奔波勞碌,近日更因累壞身子而患病,身體也虛弱了,兩鬢已多了不少白髮。母親這麼疲倦,仍在深夜叮嚀我。如果我不努力複習,豈不是白費了母親的心意?

我抖擻精神勤奮地複習,晚上睡覺時心想︰明天的測驗我一定要考取一個好成績,不辜負母親的期望。我要時刻將父母對我的關懷銘記於心,心存感恩,長大後要報答他們!

不會變的是鄉間的純樸 (中三級 尤嘉慧)

  時代巨輪不斷滾動。

  都市提供給人們無限的可能:高聳入雲的摩天大廈,各式各樣的大型百貨公司,令人眼花繚亂的娛樂場所。然而繁華的都市卻被現實和冷漠緊緊包圍着。看多了在層層的霓虹燈下,那「鋼筋水泥」天堂的壓力苦悶與冷漠疏離,總會掛念鄉村的純樸人情。

  今年我隨着家人回了趟鄉下過年,乘坐了一整天的直通車,到達外婆家時甚麼都來不及做便筋疲力盡地倒頭就睡。第二天我卻起得特別早,可能是因為昨夜安穩的睡眠,不過更有可能是那一大清早便叫個不停的麻雀們。簡單清洗後,外婆便拉着我和妹妹說重新「介紹」我們給左鄰右里認識。他們一見到我們姊妹倆,便會立刻停下手上那一早便開始的工作,一邊喊著一邊摸摸我們的頭髮然後感慨:「來來來,給我看看,都長這麼大了,上一次見你們還只有這麼小。」再用手划出一個高度,真摰的語氣讓我產生了莫名奇妙的自豪感。也有人會打趣說:「城市生活不錯吧,看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最忌諱「白胖」的我,望著他們臉上毫無惡意的笑容總叫人生不了氣。這樣說說笑笑的,我們回去時天已慢慢暗下來了,夜幕降落在那些磚頭上,沒有五顏六色的招牌,原來熱鬧的石路飄逸着一股祥和恬靜的氣息,與都市的「不夜城」有着天壤之別。

   在過年的這些日子裏,最熱鬧的莫過於吃團年飯。門前水井旁有一塊空地,平時大家一有空都會在那聊天,今晚大家把十幾張桌子湊到那裏去。婦女們忙碌的身影在廚房出出入入,男人們都在搬桌子椅子,或把自家的好酒都拿出來,孩子們則站在旁邊好奇地看着大人忙東忙西,但他們臉上同樣的裝滿了喜沖沖的笑容。吃團年飯時他們拉着我和家人似乎要把所有工作的趣事告訴我們,這裏少了都市正式聚餐上那種爾虞我詐和冷嘲熱諷,大家為對方送上的,都是最真摰的祝福。飯吃得差不多了大伙便圍在一起拼酒,幾大杯酒下肚後便迷迷的由妻子「扛」回家躺着去,孩子們玩累了也就各自散了,留下那些碗碗碟碟明天大家一起收拾。

   隨着時間的流逝,都市的科技愈來愈進步。人們雖然聚居,手機等的電子產品卻又把大家隔離,感受到的盡是「熱鬧的冷漠」;而鄉村雖然沒能享受到科技的便利,卻也遠離了喧嘩,我這次回鄉過年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已經感受到他們那些被城市所珍惜的純樸真摰並沒有隨着時代巨輪一起轉動。

不會變的是痕跡 (中三級 劉元奎)

有人說時間是記憶的漂泊水,亦是心靈的金瘡藥,不但能淨化腦海中苦澀的記憶,還能治療傷痕累累的心靈。但亦有人說藥是可令傷口復原,更可以減輕病人的痛楚,但無論是多厲害的藥,都無法使傷口帶來的痕跡消失。

每人心中都有大大小小的痕跡,每個痕跡背後都有一個屬於它的故事。我心中亦有林林總總、深淺不一的痕跡,但有一條痕跡,每當我想起時,懊悔、厭惡、悲哀等負能量都會不請自來,不斷地折騰我,使我害怕面對她……

小時候的我就像一部被千變萬化的指令程式所束縛著的機械人。每天除了上學外,還要在放學後東奔西跑,先去荔景上中文課,然後再去油麻地上數學課,最後到青衣上英文課。不但是平日,就連假日都難逃一劫。每天都被堆積如山的工作所充斥著。每天都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給密密麻麻的工作,把時間表填得滿滿的。但每天都過得很充實。直到有一次在我補習完後,回家途中的街上,看見和我同年紀的人在街上成群結隊,邊逛街,邊談天說地。看見他們好不愉快的樣子,我心中不由自主地生出了一個疑問:他們再不趕快回家,他們能來得及完成今天的工作嗎?由那刻起,我心中的疑問漸漸變得越來越多。在學校,同學們都會興高采烈地傾談他們在網絡上,斬妖除魔的英姿是如何威風凜凜,他們是多麼享受那快感啊。我心裏不禁暗暗地想:究竟他們平時的生活爲什麽是這樣?爲什麽和我不同?難道他們沒有一張填得滿滿的時間表嗎?

隨著疑問越來越多,我對現在的生活開始越感厭惡。直到那一天,我回到家中,我開始忍不住了。我一邊吃晚飯,媽媽一邊在我耳旁一如以往地告訴我來日的「行程」。頓時,她的每一個字我都覺得正在衝擊著我的頭腦,她越說,我越覺厭惡;她越說,我便越模糊,越看不清她為我所做的一切,這一切的原因。最後,我失去了理性,彷彿給惡魔進駐了我心靈似的,我說了一句我有生以來最邪惡、最殘忍的一句話,我想那亦是最後一句「別連我吃飯的時間都佔據用了!我受夠了!我要自己走我自己的路!」頃刻間,我呆了,媽媽亦呆了。那句話的每一隻字,都猶如數把神兵利器,毫不留情地在媽媽身上割下一條又一條永不磨滅的傷口。我看著媽媽的眼睛,看到了哀傷,看到了失望,更看到了她現在心如刀割的心情。

我匆忙走進房間,關了房門,伏在桌上。回想起剛才的情景,我越想越感懊悔;我越想越感慚愧;我越想越厭惡自己,厭惡自己所做的事。我的心彷彿快要四分五裂了,但媽媽的心一定比我更痛。一想到這,我不禁又開始責備自己。就這樣在責備、懊悔、厭惡、失落等負能量伴隨著我度過了這一夜。

翌日的清晨,我帶同那股負能量,靜悄悄地離開家門,上學了。那天是最糟糕的一天,忐忑不安,六神無主的我根本和外面的世界已斷開了連接,只有在位子上不斷的回想起昨天的事,無盡的後悔、責備、哀傷接踵而來。

就這樣,我一直心神恍惚地,直到回到家。我戰戰兢兢地踏進家門,打算走到媽媽的房間裏向她負荊請罪。怎料,我剛踏入家門,媽媽便從房間裏走了出來。看見媽媽,我便慚愧地低下頭。我正要開口和她道歉時,給她捷足先登說了一句:「你回來了。」我點點頭。接著她又說:「不如我們一起重新安排一個合適,而又充實的時間表,好嗎?」我連忙稱好。

自此以後,雖然媽媽在這件事上沒責怪我,但我每次看見媽媽的時候,我都會感到內疚,慚愧。

時代會變,時間會變,身高會變,財富會變,未來都在變,但任何事物都無法改變的,便是心中的那一條痕跡。

不會變的是堅持 (中三級 張詩蕾)

在這混濁的時世間裏,有多少人在為自己的事業打滾,多少人因爲事業前景不理想而放棄,又有多少人還在堅持著呢?

我,沒有事業上的經驗,但我知道,這社會是沒有那麽多公平可言,只有堅持,成功才會出現在你面前。我有一半這樣的經歷。

那是我在去年暑假參加課外活動的一次選拔。

「咇!咇!集合,集合!」隨著教練的哨子聲,我們六十幾名學員的三天兩夜領袖訓練營正式開始。

 第一個項目,學會向教練鞠躬。「教練,早晨!教練,早晨!」就這一句,我們不知都練了上百遍了,教練還是不滿意。「哎!灰心!」不知誰冒了一句,立即被教練罰了二十下掌上壓。這時我發覺,這三天不好過啦!

經過這第一天無聊的介紹和重複的練習,我們到了第二天。

「咇!聽著,今天我們玩歷奇,表現不好的一批另加體能訓練!晚上,爬山!」「不會吧!走夜路?」我的心臟抖著:「想放棄啊!」

接下來的五、六個小時,都在炎日下渡過。游繩、「天梯」、高空吊橋……一天下來,我的心都快蹦出來了,此時,我很想放棄。但有把聲音告訴我,「要堅持!要堅持啊!繼續挑戰自我。」面對晚上的夜路,我心中有無比的恐懼,但我要面對、要堅持!

很快,緊張的時刻到了,我們五個人一組手搭肩地走上了山路,在寂靜的夜晚,只有天上的星星指引著我們的方向,帶著我們向前邁步。此時,我的心只有鼓起的勇氣,同伴的支持,還有天上的星辰。在這漫長的四十五分鐘裏,我不停的堅持著,希望看到前方的路燈。

四十五分鐘過去了,我們懷揣著興奮的心情走出了幽暗的山路。看著隊員們,我熱淚盈眶,心裏充滿了感激。

第二天的驚險刺激過去了,留下的是堅持,迎接第三天的到來。

第三天沒有前兩天的驚險緊張了。這天,我們玩木筏。

八個人一組,坐上木筏,那上槳,我是坐在筏頭的左邊。男女比賽,開始!我組不停地划但反而倒退,多得隊員們一致的口號,我們的木筏才緩緩前進。在過程中,其實我已經筋疲力盡,無力向前了,但我聽到隊員們的口號聲還有他們那樣的拼命,我咬緊牙閉上眼睛,心裏想著:堅持!堅持!要到了,不要放棄!我雙手拼命地划著。

就這樣閉上眼睛,以自己的堅持和毅力,加上隊友們的幹勁,我們率先到達了終點,為我隊奪得了第一名,全場歡呼慶賀。

這就是堅持得來的成果,要是當初我放棄了,就不會有現在的成功。這次的選拔也因爲有我和學員們的堅持參與而顯充實、精彩。在社會上也一樣,你只要堅持,就會走出不一樣的天空,社會也會因爲你堅持的成果而更精彩。最後,又一句話送給你們,「你的起點並不是那麽重要,重要的是最後你抵達到哪裏。」

一枝鉛筆 (中三級 姚學勤)

老師曾說過:

人生就是一枝鉛筆。

我怎樣也想不明白,

於是買了一枝鉛筆。

 

短短一個月,我把那枝鉛筆,

寫了又寫,畫了又畫,

想破解老師的話。

只見鉛筆愈縮愈短、愈縮愈短……

最後,

我驚歎:鉛筆為什麼走到盡頭!?

 

我愛這枝筆,

不忍它消失;

我愛我生命,

懼怕它消失。

愈用愈短是註定,

我能做到的,

是令筆底的生命更豐盛!

毛巾 (中三級 梁康祈)

在家中的洗手間,

一排毛巾掛在晾架上,

互相傳達信息--

有歡笑,有嘆息。

 

如果一塊毛巾濕了,

在旁的也會沾濕;

如果一塊毛巾和暖,

在旁的也被温暖。

 

家人和毛巾相似:

有人哭了,他傾訴,

淚水引來淚水;

有人笑了,他分享,

串串笑聲如怒放花蕊!

鉛筆與原子筆的哲學 (中三級 陳灝晴)

常常自省的鉛筆,

充滿自信的原子筆,

寫出來的筆跡,

如人生的流水,

如人生的甘苦,

留下對與錯。

 

鉛筆的過錯,

橡皮是諍友,

擦過了便消失--

抵消鉛筆的過錯,

抵消筆跡的過錯,

抵消我的過錯。

 

原子筆的過錯,

自信力量透紙背。

即使塗過液、貼上色帶,

痕跡依然存留,

筆跡依然存留,

過錯,依然存留。

臉上那部位 (中三級 陳庭彬)

臉上有眼睛,把東西看清;

臉上有嘴巴,把食物嚥下;

臉上有耳朵,聲音無處躲。

它們高聲大嚷:誰人夠我強?

那瞎、啞、聾,醜怪的一團肉,

要做鄰居,真不自量!

 

請不要驕傲,

我就是中間的,那小不點的鼻子。

雖然眼可看,嘴可吃,耳可聽;

但完完全全

沒有用!

少了我的呼吸,

你們怎麽生存?

藤條公公 (中五級 曾宥騏)

      每逢過年過節時,我和弟弟都會帶著興奮的心情去探訪外公和外婆。在我的印象中,外公是個「皮包骨」,當他不穿上衣時,背上的「翅膀」就會展露無遺,我們常常稱呼他做「藤條公公」。外婆身形肥胖,他倆站在一起時,就像錯點鴛鴦譜似的,一凸一凹,更顯得公公的苗條。

      公公有著瘦削的瓜子臉和豆大的眼睛。公公在家時不常穿衣服,儘管天氣很冷,他也不怕,因為家中有一個大煱爐來煮砵仔糕。公公和婆婆是小販,專買砵仔糕和糯米糍。公公是負責做砵仔糕的,做砵仔糕有很多的工序,要打漿,倒模,煮……有一次,我偷看他做砵仔糕,從廚房後窗我依稀看到瘦削的影子,在火光的映射下,更顯露了他的蒼老。在蒸騰的煙霧中,我看見外公的頰邊如雨般落下的汗珠。

      在晚飯時,公公總會斬雞來吃,而我的飯碗裡卻總是有一隻肥美的雞髀,公公還會夾很多很多的魚啊雞啊菜啊給我。

      在中秋節時,公公還會買燈籠給我和弟弟,從我小時到現在都不變,或許在公公的心中,我還是小時侯那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啊。

     儘管公公已經衰老,已經落伍,但在我心裡,他永遠是我最好的外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