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中二作品

楊修之死外篇 (中二級 陳心妍)

曹操平生喜愛排兵布陣,有一次楊修與眾臣討論自己想的一種隱蔽式偷襲。楊修笑稱:「敵方最深入研究偷襲,這不利於我方。」此番話,得到大臣點頭一致認同。曹操見大臣都認同楊修,只好慢慢放下已握緊的拳頭,笑稱:「想得周到。」曹操雖笑,心實憤之。

曹操受邀出席射箭大會,為此精心準備,希望令鄰國刮目相看。這天,曹操在射箭時信心滿滿,十中八九。隨行的楊修也射箭,還正中紅心,連發多矢也全中。鄰國國民紛紛稱讚,鄰國郎中素來不喜曹操目中無人,借機諷刺道:「射術最厲害的不是皇帝或將軍,而是文臣。」曹操大讚:「修真是文武雙全。」曹操雖稱讚,心卻更恨之。

楊修雖是文臣,但經常武臣研究戰術,不僅文采出眾,也精通騎術和射術。楊修頗受臣民愛戴,但不安分守己,而為金錢誘惑,希望大臣為他進諫,還命令老百姓稱讚他的才華。有一次,曹操私服出巡,沿途聽見楊修文武雙全,堪比皇帝等傳聞。除此之外,曹操收到大臣的進諫,更聽聞楊修干擾朝政,不恪守本份,更令曹操生疑。但希望不打草驚蛇,曹操還是升楊修職位,但曹操經常懷疑楊修想奪皇位,只是不顯於人前,更假意欣賞。曹操雖賞,心欲殺之。

此刻,楊修還未意識到,伴君如伴虎,沉醉於自己的才華中。

壁虎 (中二級 張怡)

我依然記得上年夏天在家中發生的小事。

記得那時家中客廳的牆壁翻新,客廳內充斥著強烈的油漆味。我和姐姐爭吵不已,誰都不肯睡在客廳,但因為姐姐有鼻敏感,強烈的油漆味會令姐姐不適,我迫於無奈,只好到客廳裡睡。

我嗅到一室的不滿,一直氣忿不平,輾轉反側。直到午夜,「噗!」的一聲突然從不遠處傳出,我反正睡不著,便拿著手電筒看個究竟。

我徐徐走到傳出聲音的地方,一看,場面令我震驚極了!剛才傳出的聲音,原來是牆壁因日久失修,水泥鬆脫墮下所發出的。我再仔細一看,原來有一條,不,是兩條壁虎在水泥牆內。其中一條因受外來巨物騷擾,馬上逃亡;另一條卻氣定神閒,聞風不動。我心想:好大的膽子啊!

我本想大聲尖叫,但怕驚動父母,於是唯有用手掩著嘴巴,故作鎮定。我再將頭探前,細看之下,原來牠並非吃了豹子膽,原來……原來…..牠被一顆已遭銹蝕的螺絲緊釘在牆上,動彈不得。螺絲應該是上次維修時留下的,距離現在已差不多兩年了。那麼,牠已經不能動彈兩年了,牠怎麼還能活著呢?正當我有這個疑問時,另一條壁虎跑進我的視線範圍內,牠咬著一些東西,像閃電般放進牠的同伴口中,然後立即逃跑,不知所蹤。果然,我猜對了,牠們應該是上次工程後生還的最後兩條壁虎。牠們靠互相扶持,才能活到今天的。

 

我嗅到的不再是不滿,而是安慰,是溫情。小小的壁虎,竟然能夠互相照顧,和睦相處,而我,作為萬物之靈卻為了一些小事和姐姐吵架,實在丟臉,實在自愧不如。想到這裡,我就安心去睡。

 

第二天早晨,我和姐姐打過招呼,大家有說有笑,一起上學去。自從那次之後,我再也看不到那兩條壁虎了。idi-language:AR-SA'>此刻,楊修還未意識到,伴君如伴虎,沉醉於自己的才華中。

魚骨 (中二級 呂宇靜)

在我的記憶中,父親總是既嚴肅又不苟言笑的,每次與他相處時,都總要小心翼翼。但自從經過那一件小事後,我終於深深感受到父親對我那深邃的愛。

在小四的某一個夜晚,我因考試成績不理想而再次被爸爸責罵。晚飯的時候,我在飯桌上狼吞虎嚥,想要快點逃脫。當我快要吃完時,爸爸突然夾了一些魚肉給我,我抬頭不解地望向他,而爸爸只是淡淡地說了句:「吃魚對身體有益。」我的心中微微動容,又再次自顧自地吃起來。然而,爸爸仍不時地為我夾魚肉,我認真地觀察了一會兒,發現他只把有營養的肉給我吃。

當時年幼的我理解不了父親這樣做的原因,便疑惑不解地問爸爸,他仍板著那「冰塊臉」,不以為然地說:「我喜歡吃魚骨,挺好吃的!」我天真地相信了爸爸的話,便夾了一點骨頭試味,但很快又吐了出來。脫口而出:「這東西明明一點也不好吃!」這時,媽媽莞爾一笑,對我說:「傻孩子!爸爸是故意這麼說的,只為能把好的東西都留給你呀!」霎時間,眼淚在眼眶不停地徘徊,這時,我望著父親那若隱若現的白髮,心中泛起一陣漣漪。

父親的愛是沉默的,不可衡量的,不易察覺的。那一份關顧,隱藏在舌尖上的魚骨之中;那一層隔膜,也伴隨著碟中的魚肉逐漸消失。通過這件事,我看到了父親溫柔的一面,使我對他更加敬佩和愛戴。

 

楊修之死外篇 (中二級 陳永泰)

   經過「吳質事件」、「答教事件」和「一口酥事件」等等六件事件後,曹操已謀慮如何剷除楊修,免除後患。

   剛巧,操的摯友上官慕容以戰馬百匹,金銀珠寶五百箱讓操賦其兒子上官韋一官半職。而操心想此舉不但能剷除陽修,更可取得戰馬珠寶,心裏不禁沾沾自喜。

   翌日,曹操藉雞毛蒜皮之事把楊修降職至庖官,予上官韋當上文書簿。修心裏不忿,又得知上官慕容收買操之事,而對韋動了殺機。

   一次,韋從操營內擅取了桌上的竹簡,巧合被修看見,即被抓擒。修呼叫眾將。夏候惇和于禁隨即趕至,問:「所謂何事?」修隨即曰:「我只犯下雞毛蒜皮之事,就被降至庖官。此人偷取軍中機密,乃應殺之!」眾將早已不服韋,所以亦沒阻止修。修拔取他將之刀,將韋殺之。

   慕容得知其子被殺,大怒,並與曹操斷絕交往,投靠蜀國。而操因此事恨不得馬上殺掉修,但怕眾將不滿,惟有調修回行軍主簿之位,心中越惡之。

楊修之死外篇 (中二級 羅煒然)

   眾皆聞修因七事而死之,可曾聞另一事耶?此怪事也!

   「雞肋」前夕戌時,修獲邀往操之晚宴,與操會晤於大軍營。二人飯時,暢論軍事。其間,急聞蜀兵欲進兵,操得告辭以應。營中只修一人矣,遂四顧徐行,見一花瓶,中有字條,寫道:「如有毀瓶者立斬」,修不慎跌之,驚惶失措,再讀字條,知其意,洋洋自若去也。

   當操畢軍事,返營,得聞楊修已走,只見一破花瓶,大怒,急召楊修問之。斥曰:「汝……汝……汝……,竟敢毀我瓶。」楊修徐徐笑曰:「瓶中字條明言:『如有毀瓶者立,斬』。余走而不立不該斬也!」操笑而令修去。

   操此時已有殺修之心。操於大軍營外朝天長嘯:「楊修此人非滅不可。」語畢,夜風一吹,林中沙沙作響,有流星大如斗,此乃不祥之兆也!翌日,楊修果真因雞肋而死。

 

請欣賞我 (中二級 黃倚晴)

  我,很平凡,很渺小,沒有人曾欣賞我。

  我是沙灘裏的一顆沙子,靜靜地躺在沙灘上,一點也不起眼。沒有一個小孩子會留意我,但我卻每天都帶給他們快樂,讓小孩子盡情地踐踏我和我的同胞;盡情地拿我和我的同胞堆沙玩耍。雖然你們沒有留意,但,請你們欣賞我!

  我是無際天空中的其中一顆星星,每天都掛在高高的天空上,默默地看著勞碌的「工作狂」。晚上,我把我在白天裏儲存的能量釋放出來,在黑漆漆的天空中漫無目的地一閃一閃,協助月亮姐姐把光明帶給人們。在這科技高超的城市裏,電燈泡都是每個家庭都有的東西,人們不再需要依靠我和我的同胞,以及月亮姐姐來為他們照明,但我們仍會默默的為你們付出,請你們欣賞我!

  我是隨處可見的其中一位清潔工人,在每一條大街上,你都能看到我。我們每天都比你們早起來,大一清早便要換好我們的「清潔衣服」到街上拾起行人亂丟的垃圾,把垃圾丟到垃圾箱裏。「亂丟垃圾」可能已經成為你們的習慣,你們可能會認為這舉止方便快捷,但你們有否想過,這會加重我們的工作量呢?有些人覺得我們很愚笨。為什麼?因為,當我們拾起一件垃圾,你們又會丟棄另一件垃圾,但我們仍然希望這世界保持美麗,所以我們還是會不斷的把一件又一件垃圾撿起,再放進垃圾箱內。雖然這並不是一件很偉大的事,但請你們欣賞我!

  日常生活當中,有許多人和事都一直為我們默默付出,哪怕是一點兒,都是以他們的汗水換來的成果。你有沒有曾經留意過他們呢?有沒有欣賞過他們呢?

地獄遊記 (中二級 譚倩盈)

     小時候,我們誰都曾幻想過死亡,好奇人類死後將到一個怎麼的地方,我們又真的可重遇已故的親人,甚至是名人嗎?但我千千萬萬也沒想到,自己真正能夠來到這片土地。

      一個突如其來的按鈕出現在我的腦海,是一個沒有選擇的選擇,按鈕上的是一個阿拉伯數目字「十八」,我知道自己別無他選,所以我下意識挑到那個地方,亦在一瞬間到達。

      一張開雙眸,眼前的地獄並非我想像中正常,我拿着那血淋淋,更是濕瀝的號碼紙,紙上的餘溫令我知道上一位的存在。那些赤血染污了我身上的白袍,白裏一點紅,好不鮮明。

     我走着走着,看見很多似鬼亦似人的幽靈在我身旁周旋,它們是「它」還是「他」,是生還是死?請原諒我無法作出任何判斷,那些幽靈的樣子普遍相同,沒有毛髮,全身呈墨黑,只有臉上那一塊是雪白的,有的在笑著,有的卻毫無表情,心情不悲也不喜,而我卻不知道他們到他們到底在笑什麼,是打從心底想熱烈地歡迎我,還是在苦笑,替我的將來感到同情?

     「你們好嗎?」我故作鎮定向他們打招呼。但我得不到任何回應,他們好像看不見我,我瞧瞧自己的雙手,也竟然開始變得透明,漸漸消失,直至完全和他們一樣,彼此再也看不見大家,完全失去所有交流。

      牢房內的幽靈,不停地發出淒厲的叫喊聲,他們不似要取得共鳴,我只聽到他們對這世界的不滿和怨恨,絕望的聲音重複又重複……

     忽然,有一個獨眼的老人對我說:「孩子,我看見你的心深處還有一絲希望,你要賣給我嗎?」

     我斷然拒絕,他卻說在這片土地上的人都因為好價錢而將希冀賣給他,同時將快樂和滿足一併售賣,他們留下的是沒有靈魂的軀殼。

地獄遊記 (中二級 曾順偉)

    那一天,我如常駕著我的藍寶基尼上班,正當我過著奢華生活之際,一輛大貨車把我的生活撞碎了。

     當我張開眼,眼前一片橙紅。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在「熟悉」的地獄。當我認為在橋盡頭迎接我的會是面容扭曲的牛頭馬面時,迎接我的竟是兩位美女魔鬼。

     我跟隨她們來到地獄的入口,但這地獄並不像我想像中、別人口中的地獄,而是跟香港沒有分別的地方,中銀大廈、海港城依舊存在。我從魔鬼口中得知,中銀大廈竟然變為閻羅王的辦公室。

     在路上,四處都貼上一些耐人尋味的海報,海報上均有一句標語「有你有我,實現雙普選」,但海報上的主角竟是小孩子,我瞬間啞口無言。

     這個橙紅色的香港,中間竟然有一個大圓坑,但最吸引我的是大圓坑旁的一個「櫃員機」。這部櫃員機貌似能夠把港幣兌換成「獄幣」。在大圓坑的底部是一個熔岩池,而內壁上有一條長長的路軌,根本無辦法看得清盡頭。

     在機器的分配底下,我被分配到第六層。在乘坐地獄特快專線時,我竟然沒有感到一絲緊張。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突然列車停了,廣播響起,「列車服務受阻,敬請原諒。」我百思不得其解,為甚麼連地獄的列車也有着港鐵的「壞習慣」。

     終於抵達第六層,推開車站玻璃門之際,我看到的是一個龐大的造車工廠。此時我才知道原來「香港」的物資,就是由我們這群苦力供應的。

     我努力工作,過了一年、三年、五年?甚至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但是辛勞的背後是有回報的,我被升到在中銀大廈裏面當電機工程部的經理。

     依舊駕着我的藍寶堅尼上班過回我「富有」的生活。

少數服從多數 (中二級 李其臻)

    五十年前,我因遇上了車禍,流血不止,當場死亡。我感到靈魂飄了出來,不久我跟着我那慘不忍睹的肉體到達醫院。我不斷地安慰到達醫院等候的家人,但他們卻一句也聽不見。就在我被白布蓋着的那一刻,一團白煙隨即飄起,然後緩緩上升。當時我心想:我肯定是上天堂。突然,我在半空停了,然後出現了三個使者,他們在說我不懂的語言,最後有兩個舉上寫着天堂,一個卻寫着地獄。然後有人便帶着我飛向地獄。

     我既驚訝又好奇地問那人:「不是少數服從多數,讓我上天堂嗎?」那人卻說:「要三個使者都說你可以上天堂,你才能上。只要有一個說你要下地獄,你就要到第六層,兩個就要下十二層,如此類推。」

     很快,我們便到地獄。然後那人帶我乘升降機到第六層地獄。那人說:「只要讓閻羅王覺得你表現良好,便可以上一層了!」說完,他就消失得無影無蹤,我感到十分害怕。

   幸好,我很快便遇上了太公和太婆,原來他們打算在第六層地獄長相廝守。我一方面想留在這裏照顧太公太婆,但又希望自己能升上天堂,怎辦呢?幸好,閻羅王知道我有孝心,直接升我上第四層地獄。

     我在第四層地獄認識了很多朋友,也開始習慣了在地獄的生活。我亦因為曾幫助朋友而升上第三層地獄。

     不知不覺已過了三十年。現在,決定上天堂或地獄的制度也隨時間而改變,轉為用我所提及到的「少數服從多數制」,即是只要過半數的使者決定你上天堂,你就能上天堂。以往被誤判的靈魂(包括我)也能夠立刻到天堂去。那刻,我竟然感到依依不捨,我發覺自己在不知不覺間愛上了地獄。

     在天堂,我跟父母重遇了,原來他們一直在第二層地獄等候我。回想在地獄的苦與樂,從害怕到愛上了地獄,一一都讓我們回味無窮!

天堂遊記 (中二級 倪夏懿)

  我走進了一個沒有光芒的地方,但走到不遠處,開始看到由地面透來的光。我再向前走,就從那透光的地方,沿著蔓藤往下爬。看到山和河流,卻不小心失足,從高處跌下。我醒覺了,原來,我已離開了天堂。

      在不久前的我因交通意外,而被一個叫死亡天使的使者帶領進入天堂。天堂的路,穿越到宇宙的另一端,一個叫天堂星的地方。這個地方比地球大千倍,甚至萬倍。初步入天堂的人會不習慣天堂的光線,但過了一段時間便會看清自己其實身處於這潔白的雲端上。死亡天使只能盤徊在天堂的門口,默默看著笑容可掬的人步入天堂。死亡天使,和其他天使不一樣的是他那對黑色的羽翼和他不笑的臉孔。他只留下了一句話:「天堂快樂。」他輕輕地說著,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有些人因為太興奮而忘記留下一句感謝的說話。而我總是覺得虧欠了他,但只能留下一聲感謝。

   接著,帶領我遊天堂的是別的天使。果然如我想像般,像人,又有潔白的一雙翅膀。她帶領我到了一個造夢的地方。有一群小天使正用他們的魔法,揮動羽毛筆,為人類編寫美好的夢境。羽毛筆輕輕點了墨水的表面,又在筆記本上留下了幼稚的筆跡。這工廠內,廣闊得可以容納成千上萬的桌子和椅子。天花上有部分是玻璃造成的,引進了彩虹的光線,天花上還有一些懸浮的風車在轉動。有些天使如果不小心打翻了墨水,落在筆記本上,人類就會忘記自己的夢境或令夢境不能完整。「在地球上找不到的角落,那裡便是夢境。」一些寫著這些文字的木牌零零散散地高掛在牆上。

  然後,我就被引領導一個高丘上。那裡,有一座高聳入雲的建築物,卻高不見頂。天使輕輕挽過我的手,柔柔地隨風排隊的翅膀,飛翔在天空中。腳下是百花怒放,與我們並肩飛行的是蒲公英的種子,可見他們莞爾一笑,踏上這一趟旅程。

  這裡是觀星台,除了觀察星空外,還可觀察人的夢境。人流不多,十分寧靜。人們一層層地走上了樓梯。每層都擺放著幾個望遠鏡。這圓柱型的建築物,樓梯是沿著它的形狀所建成的。站在梯口,仰望那不見頂的樓層。我懷著一顆探險的心步上了樓梯,總是覺得那最高的樓層是蘊藏著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我讓天使先離去,她留下一絲笑容便悄悄地離去。我不斷地往上走,走到一段路,就已經喘不過氣。我蹲下身喘著氣,一手按著牆壁,卻不小心按到一個按扭。牆壁的一部分緩緩地裂開了,伸延出條秘道。我沿著秘道走,到了一個天花濕漉漉的房間,周圍一片黑漆漆的。光線隱隱從佈滿灰塵的牆透進來。我再步入那房間裡的深處,發現了一個同樣是黑色羽翼的天使,卻是帶著空洞的眼神。他被水沾濕了頭。他把斗篷披在我身上。然後,就到了那黑暗的地方,從高處墮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