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 (中四級 楊雪穎)

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落。

臘月廿八,正是內地春運的高峰時期,家鄉的火車站也少不了這份熱鬧。我剛隨著人群從車上瀉了出來,便下意識的抓緊自己的行李,先找個人少的角落整頓一下。半露天的火車站內,貼滿了「春運一路平安」,「開開心心回老家」等等的紅色橫額,一路望去很是有新春氣派。上有紅海,下有人潮,偌大的月台上,不是剛下車的,就是在焦急地等車的。剛下車的人,都忙著掏出手機,打電話給家裡報平安。「放心吧,媽,我已經到火車站了」,「兒子你等著,爸爸回到家就給你玩具玩」,「奶奶你別著急,我不就已經回來了嗎」……熟悉的地方口音充盈著整個整個大堂,活像一鍋沸騰的水。那些呼出來的冰冷水汽,似乎也因電話的另一方,而有了些許溫度,慢慢地蒸騰到空中。也有些和同鄉一起回家的,一邊挽著大袋小袋的年貨,一邊大談今年收穫:「今年掙了不少錢,可以過個好年了」,「我還買了不少補品,好讓家裡老人家高興高興」。

當然,我也找到了位置歇著,掏出電話打給家裡。聽到電話另一頭母親欣喜的話語,我不禁漾起了笑容,臉頰也和那些歸人一樣,輕輕浮起兩朵紅暈,不知是否因為車站人多悶熱呢?談完電話,我便猶如一滴融入大江的水,隨著人潮步向出口。我靜靜地聽著人們期待著年夜飯,期待著拜年,期待著新一年的開始,不禁加快了腳步,心裡也興奮地想像著家裡的弟弟長高了多少,父母健在了多少,妹妹有沒有好好讀書,那裡的朋友過得怎麼樣……

直至我看到了那個讓我心頭一顫的身影。

她,仍然是瓜子臉杏兒眼,仍是愛圍著那條墨綠色的圍巾,笑的時候仍是愛露出八顆牙齒。沒錯,是她,我那個久違的朋友!而她,在月台的另一邊,也正在談著電話,打算登上已經到站的火車。

我頓時呆立在原地,回憶趕上人潮,浸過了我的雙眼,面前的人群逐漸淡化不見。整個世界,除了我和她,中間只隔著代表過去的溪流在流淌。我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玩過家家用的小餐具,還記得我們晚上一起在案前伏讀的那盞昏黃的檯燈,還記得和她收到的同一張大學錄取通知書,還記得我們畢業時一起向上拋起的畢業帽。

直至我們找到了不同的工作,她去南方,我去北方。我還記得那天,我們在這個火車站相別,我哭腫了雙眼,她還在笑我是金魚。「放心吧,你還有我的電話,隨時都可以聽到我的聲音」 這是她登上火車前,對我說的最後一個承諾。結果到現在,電話中,她的聲音變成了忙音。究竟是何等的巧合,讓我可以重新見到她?

我猛然醒來,不顧一切向前衝去,卻完全忘了自己已經被人潮冲得離她越來越遠。我焦急得縮著身子,不斷在一個又一個肩膀中前行,不斷抬起頭尋找她的身影,但換來的,只是一句又一句的 「擠什麼擠」,連帶鄙夷的目光。「對不起,請讓一讓」 我懇求人們讓出空隙,哪怕是一丁點也好,但人們都只忙著上車下車,忙著打電話回家。「媽媽,我們快到家了嗎?回到家可以見到爺爺奶奶嗎?可以玩鞭炮嗎?」 我聽到某個小孩拉著某個婦女的手在追問。「你們放心吧,我一定趕到回來吃團圓飯的」 我又聽到身邊的一位青年在談電話。「新年快樂」,「我快到家了」,「快回家團圓」這些歡樂之語,這些盈盈笑聲,都充斥著我的雙耳,迷離了眼神,擾亂了思緒。望著她若隱若即的身影,我焦急失措,腦海裡只想著當時的分別,只想著那通電話裡單調的忙音。

「本班列車即將開出,請乘客遠離分界線。」刺耳的警笛響起,我終於離她只有一米之遙。眼見她即將走進車廂,我大呼她的名字,喉嚨裡感到一陣苦澀。她回頭,疑惑地四處望了望,然後消失在車門。

火車開出,奔向了下一個團聚的地方,旅客都已上了車,歸人已經離去,奔向了新年的繁華熱鬧,沒有留下一絲留戀。大堂裡只剩下了稀疏的人影,人聲寥寥。還有那些紅得大刺刺的橫額,仍然在自娛自樂,虛弄著熱鬧,直到下一班車。我望著火車逝去時揚起的塵飄落,感覺呼嘯的北風在大堂裡遊蕩,就像她電話那邊一如既往的忙音,一下一下,敲著我心中的那個洞。

 

 

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落 (中四級 高曉琳)

    小學畢業二十多年,熱心的同學互相聯絡,希望為當年的班主任,今年退休的江老師,舉辦一次聚會,祝賀他榮休。

    別時容易見時難,多年沒見,再次相聚,忍不住互相打量,看看大家的變化,是否大得驚人,這種觀摩,是一種滿足,讓大家享受經時間洗禮後的變化。

    聚會剛開始,大家都有些拘謹,都是客客氣氣地點頭微笑,略作寒暄。

    江老師倏地拿出當年的班相,竟然能夠逐一唸出我們的渾號,令我們大感驚訝。當講到「長舌婦」、「孱仔威」、「醜小鴨」、「多咀超」、「班花茵」、「倩女離魂」(因為那位同學常常上課不留心)、「釣魚翁」(因為那位同學上課常常睡覺)時,大家都聽得津津有味,捧腹大笑。然而,當我們問到江老師近年的情況,他卻欲言又止,面帶靦腆,不願多談。

    漸漸地,當年班上七嘴八舌「長舌婦」似的男同學,過了幾十年還改不了他們的本色,把聚會推向高潮,他們取笑當年那瘦弱,常被欺負的男同學,現在卻成了健身教練,結實的肌肉堵住了當年那些欺壓者的嘴巴。

    當年那成績低劣,被人認為是沒有希望的劣質生,現在竟成為了上市公司的副總裁,年輕有為,豪宅也有幾棟了,令全場譁然,叫著他要好好關照,都爭著和他打好關係。

    「醜小鴨」終於來到,一眾男生無不叫囂,終於可以一睹香城小姐的風采。有幾位男同學不禁搖頭歎息,笑說後悔當年錯失良機。常言道女大十八變,當日的「醜小鴨」竟然成了商界大美人。這個大忙人,一年到晚都四處奔波,今次專誠撥冗出席晚宴,殊屬難得。

    我和一些同學,當年都是平凡的學生,不喜喧鬧,不慕繁華,獨愛闌珊燈火。近幾年來過得較平凡,畢業後找一份平凡的工作,結婚生子,簡單一生。在平凡中找快樂。

    盡聊一番,也不忘當前美酒佳餚,有狼吞虎嚥的,也有細嚼慢嚥的,還有些貼心地為老師碗中添滿,不然老師緩慢的動作也鬥不過我們這群青年。一番過後,餐桌上像是經暴風雨吹襲,杯盤狼籍,觥籌交錯。

    微醉的同學酒後壯膽,吐出真言,當年班中校花,歲月不留人,再也看不出當年的風姿。由當年「杏中嘉欣」變成「牛頭角魯芬」,心傷的樣子展現在臉上。當年的夢中情人不再復返,現在已是一個小孩的母親,一個家庭的主婦。

    又不知是那個借醉行兇的「長舌婦」,不斷說出當年的糗事,令當事人尷尬面紅,旁觀者緬懷的緬懷,大笑的大笑,老師的臉上也展現出笑容,一幅幅畫面浮現在大家眼前。那幼小的稚人,做出那幼稚的事件,令人害羞,令人忍俊不已,令人哭笑不得,也令人懷念不能再回去的過去。

    想不到時間過得那麼快,一眨眼就畢業,一眨眼就過了幾十年,一眨眼聚會也完結了。

    在酒樓的大堂,江老師與我們來過大合照,之後逐一握手道別。他仍然如昔日般真摯地說出勉勵的說話。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此刻大家都恭恭敬敬,向江老師鞠躬行禮,變成了乖巧的學生。

    看見老師黑夜裡蹣跚地向前走,孤身隻影,當年豪氣干雲、聲如洪鐘、浩氣長存、有教無類的文化儒者,如今卻英雄遲暮、老態龍鍾、大江東去、時不我與,叫人不勝唏噓。今天的老師彷彿就是明天的我們,難道這就是我們的宿命?。

    我們也邁向成熟,向四方八面分散,向不同路程進發。我們這班聚集天地人和的同學,偶爾地在某一特定時空碰面,創造出不同的故事,有歡喜的,也有憂傷的。當年一別,如今一散,大家都百感交集,相見時難別更難,怎不教人黯然銷魂?

爺爺的玩偶 (中三級 黃鈺婷)

    「爺爺大約也只剩下幾天的生命了,現在把這個交給你。」他把一隻玩偶從他粗糙的手上,放到我的手上。現在我獨處於一個禮堂中,等待著頒獎禮的開始。

    小時候,看見哥哥踏單車的英姿,我不禁被單車的魅力吸引着,嚷着爺爺求他教我。爺爺見我一臉熱情的樣子,便答應了我。初時,我坐在單車上,被爺爺慢慢地推着,享受着春風的撫摸,突然,他放手了,我便一下子倒在地上。

    我大哭着,不停的說單車的壞話,爺爺把我抱起,說:「世上沒有人能一下子成功的,只要你肯努力,無論多難的事,都能做得到的。」聽完這番說話後,我彷彿整個人都充滿了力量,我不停地練習,不停地跌倒,再不停地在跌倒的地方爬起來。雖然經歷了無數次的失敗,最後,我終於成功了。這種成功感和滿足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到的。

    我坐在禮堂的前排,拿出那個玩偶。它是一隻鹿子,身上長滿了棕色的毛,背上中間有一條深棕色的線,線的旁邊有着白色的點,像天上的星星。它的耳朵扁扁的,鼻子像胡椒。我最喜歡就是它一雙閃閃發亮的眼睛,神情溫柔,就如同爺爺的神眼一樣,看着它,就像我看着爺爺一樣,令我倍感安心和平靜。

    「各位請注意,頒獎禮現在開始……」司儀說,站起來的同時,腦海又閃起另一段回憶。

    小學二年級,我參加了音樂比賽,由於父母都要上班,於是轉由爺爺帶我去。那個比賽,我最後拿第三。這本應是件值得高興的事,當我爺爺告訴父母關於比賽的事情時,他們卻一面失望地歎氣。當時我的心情馬上掉至谷底,眼裡的水珠不斷地在打滾着,加上我怕生的性格,我一直留在台下不敢獨自上台領獎。爺爺一直在旁邊鼓勵我,最後,他牽着我的手,帶我上台領獎,他溫暖的手令我不再害怕。

    「現在開始頒發中文科的獎項……」司儀宣佈着,我緊抱着手中的玩偶,感受着自己滿滿加速的心跳,心想:快到我了!

    「不是叫你努力點讀書了嗎?為甚麼還會不合格呢!」話說未完,衣架已經打到了我身上,爺爺在旁邊看不過眼,出手阻止了母親,並說:「這才不是真正教孩子的方法,孩子不會打就會變得成績好。」聽到後,媽媽把衣架收回,氣沖沖的走回房間了。而爺爺則從房間裡拿出一支藥油,遞給我,便回去睡覺。我獨自坐在客廳裡,一邊搽着藥油,一邊反思着問題的根源。

    翌日,我拿着藥油和中文書去請教爺爺,他不但沒嫌棄我理解能力弱,還比其他人更努力地教我。雖然之後的成績也不算高,但比起之前,成績可說是「大進步」,人人都說我努力了不少呢!

    「黃鈺婷同學,請你到台前準備領獎。」台下旁邊的工作人員對我說。我為自己打氣,放下了手中一直緊握着的玩偶,勇敢地獨自一人步向台前。

 

頒獎禮有感 (中三級 何真晴)

    坐在大禮堂最前排的位置,我感覺到自己的手腳在顫抖,言語已經不能表達出此刻的我有多緊張。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游泳比賽頒獎典禮,我在這次比賽中獲得總冠軍,因此,我要上台跟大家分享我的經歷。

    「加油!」我彷彿聽到教練在我身旁為我打氣。他是一個嚴厲的教練,他要求學生在每次練習中盡力達到要求,在每次比賽中也要全力以赴。

    還記得在我小學二年級剛剛開始練習游泳的時候,因為不適應這麼辛苦的練習,而且又認為自己已經上學整整八小時了,下課後的課外活動應該輕鬆地進行,所以我把教練的說話「左耳進,右耳出」,完全不上心。

    有一天,游泳訓練的時候,他走到我身旁,沉着臉對着我說:「希望你不要浪費自己的時間。」當時的我因為害怕教練,所以每天下課後也用心地練習,為了達到教練的要求而努力不懈地嘗試。

    「現在,有請校長為我們致開會辭。」司儀在台上說。這句話除了告訴我校長要致辭之外,也代表了我在不久的時間內要上台向大家分享了。

    我把手中的稿辭看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這次的挑戰,絕對不能像那次一樣,被緊張壞了事。

    「那次」是指在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一次游泳比賽中因緊張而失去水準,比平日練習的時間慢了四秒。經過這次的教訓,我再不會讓自己過於緊張,盡量放鬆地比賽。也因為那次的事情,令我明白現在的自己是真心的熱愛游泳這項運動,而不是因為教練才用心地練習。

    自此之後,我的生活樂趣就只剩下游泳,即使上課後很疲倦,功課很繁忙,我也會認真地對待游泳,因為它不只是我的樂趣,還是我的朋友。

    「謝謝校長,現在,有請今屆的總冠軍陳一心同學跟我們分享她的經歷。」司儀說。

    坐在禮堂最前排的我,慢慢地站起來,放下那張皺巴巴的稿詞,一步一步地走上台。

楊修之死外篇 (中一級 羅煒然)

   眾皆聞修因七事而死之,可曾聞另一事耶?此怪事也!

   「雞肋」前夕戌時,修獲邀往操之晚宴,與操會晤於大軍營。二人飯時,暢論軍事。其間,急聞蜀兵欲進兵,操得告辭以應。營中只修一人矣,遂四顧徐行,見一花瓶,中有字條,寫道:「如有毀瓶者立斬」,修不慎跌之,驚惶失措,再讀字條,知其意,洋洋自若去也。

   當操畢軍事,返營,得聞楊修已走,只見一破花瓶,大怒,急召楊修問之。斥曰:「汝……汝……汝……,竟敢毀我瓶。」楊修徐徐笑曰:「瓶中字條明言:『如有毀瓶者立,斬』。余走而不立不該斬也!」操笑而令修去。

   操此時已有殺修之心。操於大軍營外朝天長嘯:「楊修此人非滅不可。」語畢,夜風一吹,林中沙沙作響,有流星大如斗,此乃不祥之兆也!翌日,楊修果真因雞肋而死。

 

陸運記趣 (中一級 林澤聯)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學校活動是哪件事?當然是上年的陸運會。

上年度的陸運會天氣酷熱,但我因為欠交功課而被曾老師責罰。我那時要做回三份功課。我看見其他被罰的同學完成課業後還要幫手做一次傳遞工作。當我把賽果名次由賽道傳遞到計分處後,我以為任務已完成,頓時鬆了一口氣。正想離開的時候,曾老師問我:「你想到哪裡?」我戰戰兢兢地回答:「回去看台與同學聊天啊!」曾老師不由分說把我留下,並要我在餘下的時間也必須擔任傳遞的工作。我立刻倒抽一口涼氣,心想:「噢!我豈不是做了義工?」

我馬上到看台找來兩位同學幫手,他們在我的「威逼利誘」下,答應幫我一把。到了差不多午膳時,我們三人雙腳發軟,肌肉疼痛。曾老師大發慈悲,著我們外出用膳,下午才回來繼續工作。

我心裡暗暗歡喜,因為原本中一生必須留在看台吃午飯,而且飯後還要跟啦啦隊隊長練習。我今次可謂因禍得福,一方面可以逃離隊長的魔掌,另一方面也不用大聲吶喊,喊破喉嚨。

下午時,我們在看台閒聊一會兒便繼續傳遞的工作。下午的陽光更猛烈,更不幸的是我們竟然要跑到運動場的遠處,我們總共足足跑了三公里有多,汗水比喝的水還要多。回家後,我變成了一個乖巧的孩子,沒有看電視,也沒有上網,亦沒有玩網上遊戲,連晚飯也沒有吃,因為我一回睡房就跌在床上,呼呼入睡。

我覺得老師在陸運會時不應責罰學生,應該讓學生全情投入參加陸運會,感受比賽的氣氛。做傳遞的工作雖然辛苦,但也令我明白到陸運會能夠順利完成,工作人員也是功不可沒。

楊修之死外篇 (中一級 陳永泰)

   經過「吳質事件」、「答教事件」和「一口酥事件」等等六件事件後,曹操已謀慮如何剷除楊修,免除後患。

   剛巧,操的摯友上官慕容以戰馬百匹,金銀珠寶五百箱讓操賦其兒子上官韋一官半職。而操心想此舉不但能剷除陽修,更可取得戰馬珠寶,心裏不禁沾沾自喜。

   翌日,曹操藉雞毛蒜皮之事把楊修降職至庖官,予上官韋當上文書簿。修心裏不忿,又得知上官慕容收買操之事,而對韋動了殺機。

   一次,韋從操營內擅取了桌上的竹簡,巧合被修看見,即被抓擒。修呼叫眾將。夏候惇和于禁隨即趕至,問:「所謂何事?」修隨即曰:「我只犯下雞毛蒜皮之事,就被降至庖官。此人偷取軍中機密,乃應殺之!」眾將早已不服韋,所以亦沒阻止修。修拔取他將之刀,將韋殺之。

   慕容得知其子被殺,大怒,並與曹操斷絕交往,投靠蜀國。而操因此事恨不得馬上殺掉修,但怕眾將不滿,惟有調修回行軍主簿之位,心中越惡之。

魚骨 (中一級 呂宇靜)

在我的記憶中,父親總是既嚴肅又不苟言笑的,每次與他相處時,都總要小心翼翼。但自從經過那一件小事後,我終於深深感受到父親對我那深邃的愛。

在小四的某一個夜晚,我因考試成績不理想而再次被爸爸責罵。晚飯的時候,我在飯桌上狼吞虎嚥,想要快點逃脫。當我快要吃完時,爸爸突然夾了一些魚肉給我,我抬頭不解地望向他,而爸爸只是淡淡地說了句:「吃魚對身體有益。」我的心中微微動容,又再次自顧自地吃起來。然而,爸爸仍不時地為我夾魚肉,我認真地觀察了一會兒,發現他只把有營養的肉給我吃。

當時年幼的我理解不了父親這樣做的原因,便疑惑不解地問爸爸,他仍板著那「冰塊臉」,不以為然地說:「我喜歡吃魚骨,挺好吃的!」我天真地相信了爸爸的話,便夾了一點骨頭試味,但很快又吐了出來。脫口而出:「這東西明明一點也不好吃!」這時,媽媽莞爾一笑,對我說:「傻孩子!爸爸是故意這麼說的,只為能把好的東西都留給你呀!」霎時間,眼淚在眼眶不停地徘徊,這時,我望著父親那若隱若現的白髮,心中泛起一陣漣漪。

父親的愛是沉默的,不可衡量的,不易察覺的。那一份關顧,隱藏在舌尖上的魚骨之中;那一層隔膜,也伴隨著碟中的魚肉逐漸消失。通過這件事,我看到了父親溫柔的一面,使我對他更加敬佩和愛戴。

 

壁虎 (中一級 張怡)

我依然記得上年夏天在家中發生的小事。

記得那時家中客廳的牆壁翻新,客廳內充斥著強烈的油漆味。我和姐姐爭吵不已,誰都不肯睡在客廳,但因為姐姐有鼻敏感,強烈的油漆味會令姐姐不適,我迫於無奈,只好到客廳裡睡。

我嗅到一室的不滿,一直氣忿不平,輾轉反側。直到午夜,「噗!」的一聲突然從不遠處傳出,我反正睡不著,便拿著手電筒看個究竟。

我徐徐走到傳出聲音的地方,一看,場面令我震驚極了!剛才傳出的聲音,原來是牆壁因日久失修,水泥鬆脫墮下所發出的。我再仔細一看,原來有一條,不,是兩條壁虎在水泥牆內。其中一條因受外來巨物騷擾,馬上逃亡;另一條卻氣定神閒,聞風不動。我心想:好大的膽子啊!

我本想大聲尖叫,但怕驚動父母,於是唯有用手掩著嘴巴,故作鎮定。我再將頭探前,細看之下,原來牠並非吃了豹子膽,原來……原來…..牠被一顆已遭銹蝕的螺絲緊釘在牆上,動彈不得。螺絲應該是上次維修時留下的,距離現在已差不多兩年了。那麼,牠已經不能動彈兩年了,牠怎麼還能活著呢?正當我有這個疑問時,另一條壁虎跑進我的視線範圍內,牠咬著一些東西,像閃電般放進牠的同伴口中,然後立即逃跑,不知所蹤。果然,我猜對了,牠們應該是上次工程後生還的最後兩條壁虎。牠們靠互相扶持,才能活到今天的。

 

我嗅到的不再是不滿,而是安慰,是溫情。小小的壁虎,竟然能夠互相照顧,和睦相處,而我,作為萬物之靈卻為了一些小事和姐姐吵架,實在丟臉,實在自愧不如。想到這裡,我就安心去睡。

 

第二天早晨,我和姐姐打過招呼,大家有說有笑,一起上學去。自從那次之後,我再也看不到那兩條壁虎了。idi-language:AR-SA'>此刻,楊修還未意識到,伴君如伴虎,沉醉於自己的才華中。

楊修之死外篇 (中一級 陳心妍)

曹操平生喜愛排兵布陣,有一次楊修與眾臣討論自己想的一種隱蔽式偷襲。楊修笑稱:「敵方最深入研究偷襲,這不利於我方。」此番話,得到大臣點頭一致認同。曹操見大臣都認同楊修,只好慢慢放下已握緊的拳頭,笑稱:「想得周到。」曹操雖笑,心實憤之。

曹操受邀出席射箭大會,為此精心準備,希望令鄰國刮目相看。這天,曹操在射箭時信心滿滿,十中八九。隨行的楊修也射箭,還正中紅心,連發多矢也全中。鄰國國民紛紛稱讚,鄰國郎中素來不喜曹操目中無人,借機諷刺道:「射術最厲害的不是皇帝或將軍,而是文臣。」曹操大讚:「修真是文武雙全。」曹操雖稱讚,心卻更恨之。

楊修雖是文臣,但經常武臣研究戰術,不僅文采出眾,也精通騎術和射術。楊修頗受臣民愛戴,但不安分守己,而為金錢誘惑,希望大臣為他進諫,還命令老百姓稱讚他的才華。有一次,曹操私服出巡,沿途聽見楊修文武雙全,堪比皇帝等傳聞。除此之外,曹操收到大臣的進諫,更聽聞楊修干擾朝政,不恪守本份,更令曹操生疑。但希望不打草驚蛇,曹操還是升楊修職位,但曹操經常懷疑楊修想奪皇位,只是不顯於人前,更假意欣賞。曹操雖賞,心欲殺之。

此刻,楊修還未意識到,伴君如伴虎,沉醉於自己的才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