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中五作品

兄弟 (中五級 林浩正)

      「別煩我,我以後不想再聽到你的聲音。」

        呯!他用力的把門關上,一聲不響的走了。我深深嘆一口氣。他,就是我的弟弟。

       還記得小時候,我們唸同一家幼稚園,我們一起睡、一起玩、一起吃……對了,一起吃!當時幼稚園提供午飯,我倆雖不同班級,但他總會悄悄的走來,而我也早在較偏遠的角落佔了兩個座位。我特別討厭糖水中的煮蛋,他卻特別喜歡。於是,我偷偷把蛋盛到弟弟的碗中,而他也會識趣地分一些食物給我,作為交換。每當老師經過,我們就把頭埋進飯碗裏,避過老師的視線,以免他被發現我們的非法勾當。當老師走開了,我們就會心有靈犀地對望,眼神一接觸,就忍不住噗嗤一笑。

   升小學時,由於弟弟比我小,所以要留在幼稚園。他經常鬧彆扭,說要跟我一起上小學,說著說著還哭了起來。我總安慰他說:「只要你乖乖待上一年,就可以再和我一起上學」,這樣他才止聲不哭。怎料,我一上學就被高年級同學欺負,我哭著回家向爸媽訴苦,但反應最激烈的不是父母,而是弟弟。他搖首頓足,憤怒地說:「誰欺負你?我替你去打他一頓。」說話時兩個小拳頭在空中不停揮舞。我真是哭笑不得,雖知道他跟本沒這般能耐,但卻使我安心不少。

         可是,自我倆升上不同中學後,他就性情大變。他經常無故大吵大鬧,使我倆的感情漸淡。以往,他總是牽著我的手,循著我的腳印向前走;但不知不覺間,我們已走上了兩條不同的路。

         大門再次被打開,我屏息看著,果然是弟弟回來了。我倆都避開對方的視線,對對方不瞅不睬。我拿起搖控器,扭開電視,電視台正播放喜劇,弟弟也被吸引過來,我倆都被逗笑了。聽到對方的笑聲,我們不約而同地互望對方,當視線接上,我們就像以往一樣,噗嗤一笑,忘記了剛才發所生的爭吵。

         也許,他只是偶爾走失了吧?也許,是我想得太多。

那一片金黃 (中五級 胡嘉豪)

        在斜梯上俯視這張金黃色的地氈,地氈印著一條彎彎曲曲的軌跡。那海風把浪花捲起,把海水味揚起,把幼沙吹起,它們都向我迎面撲來,同時刺激了我的視覺、嗅覺和觸覺。我想把那沾有海洋氣息的沙粒抓住,它若隱若現,當我以為瞄準了目標,伸手捕捉時,它又在我打開手掌後溜走了。

         隨著太陽西下,我拾級往下走到這片快要褪色的沙灘,為的是留住那捉不緊的邂逅。近看沙灘,彎曲的軌跡原來是一對對的足印。我沿著軌跡漫步,它突然消失在海與灘之間。我摸不著頭腦,並用手抓起一堆沙,它又從指蓬間流走了,像時間一樣無法捕捉。

        晚霞除除退去,驀然回首,沙上的足跡變得黯淡起來。我要乘太陽離去前,把今天的足印留下。我躺在柔軟的沙上,與水平線、太陽和背後的足印形成一直線,把一切都串起來……

小雨天 (中五級 葉幸怡)

        從「小雨天」向左拐,是一個鮮為人知的角落,豎立了一間與世無爭的咖啡店──騷媚咖啡。

         這裏就像是亂世中的世外桃源,寧靜又舒適,與外面人來人往、食店侍應大聲叫嚷的情景成強烈對比。環顧四周,小小的店子內只有十餘個座位,牆上貼滿了年輕店主和他妻子的甜蜜合照,我的目光卻被那古老大鐘吸引住了。在精緻的雕花圖案下,吊鐘左右搖擺,催眠著每一位顧客,陳舊灰暗的顏色更為它增添了幾分滄桑。

        再往裏面看,老板一邊哼著調子,一邊站在咖啡機前沖調咖啡,旁邊井然有序地排列著不同口味的酒瓶,隨時候命。我點了一杯曲奇榛子鮮奶咖啡,咖啡用可愛的小熊杯子盛載,小熊懶洋洋地趴在柄子上陪伴著顧客享受醉人的咖啡。咖啡表面是栩栩如生的天鵝拉花,優雅的天鵝暢游在咖啡湖上,我用勺子輕輕撥開奶泡,香脆的曲奇餅碎便探出頭來;再呷一口咖啡,濃郁的芳香直達舌尖,餘韻久久不散。不知不覺間,我已喝畢整杯咖啡,此時我發現杯底刻了「幸福」二字,原來這裏的杯每一隻都刻上了不同的祝福字句,店主細密的心思真教人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