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令我初則鄙視,後卻敬重的鄰居 (中五級 劉萃欣)

         常聽說「好鄰居能夠守望相助。」我剛搬進新居,多希望能在這裏開展新生活,結識一位好鄰居,幸而我認識到他。

      「他在這兒住了十多年,  我從來沒有跟他打招呼,他整天關上門,只有在清晨和晚上夜闌人靜的時候才露面。」「對啊,我看他準時做那些非法勾當的黑社會老大。」這群閑著無聊的主婦們你一言我一語地向我媽媽介紹住在我家對面的鄰居,站在旁邊的我不禁對他位「江湖老大」產生了好奇。

       剛與那群長舌婦分開,媽媽不寒而慄地說:「真倒霉!竟然遇到這樣的鄰居!」聽到媽媽這樣說,我起初不以為然,畢竟,我連人家的樣貌也沒看過呢。但當然我對這位鄰居也難有好感,直到生活下來……

        我們這一層樓住了很多小孩,活潑而充滿幹勁的小豆丁一放學,便與三五知己在走廊展開大戰,一蹦一跳,你追我逐。可是,有一次回家,我聽到的不是孩子的嬉笑聲,而是一把粗曠的雷聲。我不敢輕舉妄動,隨即躲在牆壁後視察軍情,我聽到那人破口大罵:「你們不准在這裏追逐!」那個人身穿黑色外衣,目露兇光,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臉上那一道深而長的疤痕。

        今天,我終於看到這位江湖老大的「廬山真面目」了,我心想:「這麼大個人,竟欺負小孩子,實在可恥!走廊是公家的,他憑甚麼霸佔地方,不准孩子在這裡玩耍?持強凌弱,真的豈有此理!」我用鄙視的眼神牢牢的盯著他,想真奔到他跟前與他理論。可是好漢不吃眼前虧,看他身型魁梧、凶神惡煞,我定鬥他不過。我只好默默噁忍,鄙視著他那「以大欺小」的可恥行為。 

        之後,功課繁重的我每天也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早把這位可鄙的鄰居忘得一乾二淨。直到那一次,我對他徹底改觀……

         那天深夜,家家戶戶也睡得正甜,沒想到刺耳的火警鐘響起。好夢正酣的我還是迷迷糊糊的,最終我們被強烈的拍門聲和那一把粗曠的聲音喚醒了。我們不斷聽到他那勢如洪鐘的聲線在大叫:「快起來,快跑呀,火警了!」大家也被這把聲線救回一命,可是只有他受了傷。

        剛走到安全範圍,我的視線不停地尋找他的蹤影,但總找不著他。這時,那一群長舌婦七嘴八舌地說:「聽說那個江湖老大留在火場,他把所有人叫醒,自己卻遲遲未走。」聽到此話,我心生歉疚,原來他不是一個糟透的壞蛋,他也有善良的一面。到底他離開了火場沒有?他會受傷嗎?我很替他擔憂。

        正當忐忑之際,我看見他那凶神惡煞的臉被濃濃的煙熏黑了,他的手臂也被劃破,血泊泊流下。然而,那受傷的手臂背後,是一位行動不便的老婆婆。那江湖老大,竟揹著婆婆從火場逃生。一眾住客,也為這位捨己救人的英雄鼓起敬重的掌聲。

        此時,在我身旁的一位小孩跟他媽媽說:「媽媽,我認得這位哥哥,上次我在走廊玩,不慎跌傷了,他叫我不要再玩。」我頓時懊悔不已,原來我錯怪了他的好意。

        從此以後,每當我再碰上這位江湖老大時,我也會主動向他打招呼。他令我明白不應「以貌取人」,縱使他外表兇惡,但他有救人的善心、有關懷孩子的細心;相比起來,我遇事只懂躲在牆角,實在自愧不如。

       雖然他依然穿著那件可怕的黑色外衣,但他永遠是我敬佩的好鄰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