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不到的成長 (中七級 洪麗芳)

  我懷疑,我是小人國的公主,因為某些意外而不幸滯留地球……

   「細細粒」、「細碼人」、「袖珍人」是我的代號,列隊排首位是我的專利,仰頭望人是我的習慣。我今年已經中六,但仍有不少人誤會我正就讀中一、二,也有朋友戲謔我說該返回小學,那裏才是屬我的世界云云。唉,其實我也曾經是個「巨人」!在小一至小三那段期間,我可是班裏的大姐姐呢!可惜「好景不常」,隨著時間過去,身邊友伴不斷「拉長變闊」,只有我「永恆不變」。我安慰自己,也許只是時候未到,未來,我一定可以像其他人般變得亭亭玉立的。然而,十五歲過去,十七歲完結、十八歲揮手離開,我仍是「一成不變。」連體重也沒有增加! 上帝彷彿在跟我開玩笑,按停了我身上的時間制,任其在我身上凝住,靜止不動。這些年來,我似乎都沒有長大。

   「鈴鈴鈴……」鬧鐘響了,提醒我要開始預備晚飯。「沙沙沙……」水落在青菜上,以及我微皺的雙手。這些年來,我真的未曾長大嗎? 也許那帶點粗糙的雙手早已說明了答案。從前,我是滴水不沾的,「飯來張口」大概是指我這樣的人。家裏的一切,媽媽都會弄妥,家以外的,自然是交給爸爸了。還有剩下的,便交給哥哥姊姊。對於生活,我從不曾操心,我是備受寵愛的。但,花無百日紅,而幸福也許偷偷貼著限期,時候到了,味道便開始變酸。哥哥會考不佳,要結束愉快校園生活,進入「社會大學」;姊姊因情緒問題,竟患上了精神病。家裏一片愁雲慘霧,空氣彷彿千斤重,壓得人抖不過氣來。只是惡運永遠喜歡接踵而來,務求令你招架不住。那天,不過是眾多日子的其中之一,是那麼的平淡平凡,然而,父親就在那天心臟病發,並且倒在我面前,幾天後撒手人寰。自那刻起,我忽然意識到,人的生命原來真的真的很脆弱。

   「鈴鈴鈴……」,「喂? 嗯。嗯。知道。」媽媽又要加班了。望著一桌的餸菜,大概我也不能期望上夜班的哥哥會回來和我一起享用吧? 「滴.滴.滴.」呀,廚房的水龍頭沒有關好呢。此時此刻,水聲清晰得有點殘忍。以前,家裏總是鬧哄哄的,現在,我卻只能與靜默為伴。寂寞嗎? 也許,孤單嗎? 大概。 不過我已經學會獨處的藝術。

   曾經,我是個很害怕孤單的人,我甚至不容許一絲的安靜。因此我不惜委屈自己,亦要討好別人。我要留住他們,我不能承受失去的感覺。我以為只要對人好,即使無法得到同等的回報,也至少不會得到負面反應。只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遠比我想像中複雜。世界上有些人,你不能對他太好,你需要留給他一點空間,否則他會窒息;有些人則需要神秘感,坦誠只會讓他覺得無味。原來,一本通書不能讀到老,不是抱著「我真心對你好」便可以走天下,每個人的需要都如此不同,過去我不斷遷就、迎合,令自己疲於奔命,最終我並沒有趕走孤單,反而開始鄙視這樣的自己。痛定思痛,我決定不再扭曲自己。我嘗試再重新找尋自己,去發掘自己的喜好,留意自己的小動作小習慣,再一次建立自己。在「認識自我之旅」中,我漸漸學會與自己相處,不再害怕孤獨,也不再乞求別人的關愛,生活變得舒服自在,朋友反而比從前更多。或者人真的是種特別的生物,即使對於未能目見之事物,仍同樣敏感。從前,我與朋友相處是有目的的,我想借助他們驅走寂寞,而現在,我只是單純的想要與他們在一起,不刻意去改變掩飾,人變得真摯了,別人亦願意更多的接近我。

   我把封好的食物放進雪櫃中,開啟了CD機,悠揚樂聲從喇叭傳出。我仍然是小人國的公主,每天張開眼仍是小手小腳,但毫無疑問,我長大了。成長並沒有一步降臨,卻是從生活中一點一滴累積回來。某日你回頭之際,發覺原來自己早已走過了很多很多的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