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與慢 (中五級 李泳華)

        古今中外,世人都總是在追求着快的同時,又嚮往着慢。矛盾着,痛苦着,想要兩全其美,但卻一次又一次地捨棄一方,成全彼方。但我不甘心,不甘心於一方的犧牲,不甘心於自己的輕言放棄。

         然而,不甘歸不甘,事實的確如此,誰可改變?不過,少女的思想都是浪漫的,不切實際的。你和我是否都有幻想過……

         「假如時間可以快一點兒,上雙節課就不用這麼難熬了吧!」對大部份學生來說,上課永遠是最大的敵人,而那上課鐘聲就仿如催命符般,一響就代表着牛頭馬面,地獄的使者要充臨了。遇上討厭的課堂就更像是被打落十八層地獄,要遭油鍋之刑。老師的喃喃讀書聲煎熬着莘莘學子,讓他們受到皮肉炸裂般的疼痛。下課時間是他們惟一的目標和救贖。為了分散身心所受的苦楚,他們只好頻頻望向掛鐘,祈求快快下課。時間過得快一點是他們絕對的希望和精神寄托。

         「錯了,錯了,時間過得太快,那我要怎麼做完那些功課呢?所以,時間要慢,要慢得像蝸牛一樣!」功課之於學生,是又愛又恨的存在,它們既是敵人又是朋友。學生愛的是它讓自己無形中溫習書本的內容,恨的是它們像是無底深淵。無論再怎麼努力,手揮動再快,腦筋再多轉幾個圈,堆積如山的作業始終屹立不倒,直直地矗立眼前。時間是怎能說過去的?埋頭苦幹一番之後,抬頭看鐘總是會被嚇倒,「光陰似箭」實在是絕妙的形容詞。時間請過得再慢一些吧,好讓我能做完這些殺不死的功課!

         「難道時間多一些,慢一點,你就真能做完嗎?別找藉口了。依我看,你的步伐快一點兒,效率高一點兒才是王道!」愈是繁華忙碌的都市,人們的步伐愈是快,彷彿後頭有洪水猛獸在窮追不捨一樣。有時會不禁猜想,是前頭有值憶萬的寶藏,還是真有一隻怪獸,肯定是生活逼人的壓力。人活着總要有所追求,才能有所得着,才會有活着的意義。對於都市人來說,生活安穩,給自己和家人一個不怕日曬雨淋,舒適的家就是活着最大的意義。不過,在香港這樣的大都市,除了快,更快,最快,還有別的生存方法嗎?

         「你做得快就代表好嗎?慢工出細貨才是真理。」在這世上,既然有慢的存在,就一定有它存在的理由。一些人由古代到今日都樂此不疲地以慢作為生活的指南,做人的教條。他們奉行慢的程度好比某些人信奉基督,拜祭菩薩;吃得慢,寫得慢,走得慢;厭惡快餐,用一個月寫一篇一百字的文章,路邊的小野花要欣賞,路旁的雕像要仔細觀察,慢是他們最自然,最適合的生活方式和態度。

         快與慢從來都站於對立的兩方,他們互相抗拒着,排斥着。大抵就像是擁有相同磁極的磁石,因為相同,所以排斥,避免比較。誰知,世人偏要將他們相提並論,偏要猶如雙生的他們分個高低,偏又要忘了他們的根本其實都是一樣。

         每個人都有屬於他的位置,都有適合他的生活方式。地球上有着上億的人口,如果人人都快慢兼備,走進人潮,難道不怕認不出親人嗎?

         花圃之所以會美麗,音樂之所以會動聽,靠的是多變,是繽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