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的日與夜 (中四級 曾柏堅)

  偶然的一天,家人大清早就帶我到深水埗探望久違的外婆,媽媽答應了跟外婆共進晚飯,我們在外婆家逗留了一會,便走到街上,購買食材,為晚餐作準備。

  當時太陽在天空的一角,偷偷地散發著金黃的光線,讓天色變得柔和。「這斤菜多少錢?」「過來吧,便宜的橘子啊!」我站在那露天菜市場的街角,談話聲、叫賣聲滔滔不絕。我沿著街道,緩緩地往前走,一把把七色太陽傘呈現眼前。每把傘高矮不一,就像花兒一樣在爭妍鬥麗。傘下面站著小販,立著支架,堆著貨物,就撐成了一個個足似養活一家人的小攤檔。我走到放滿花朵的道路中心,環顧四周,色彩繽紛;買菜的主婦們就像螞蟻一樣,尋找最新鮮的食材。他們圍繞著攤檔,緩緩地選購食物,老闆娘沒有作出任何催促,反而跟她們談笑風生,臉上還掛著小彎月,不時發出陣陣笑聲。我往前一直走,走到一家豬肉店前,我被那老闆熟練的刀法吸引著,駐足觀看,這時一位主婦走到檔前,老闆豪邁地說了句:「老顧客,就便宜一點賣給你。」

  我走著走著,發覺旁邊有不少茶餐廳,裡面坐著老人家和小孩子,孩子們在位子上玩樂,老人們則手執報紙,與街坊「共議國事」。街道上的人縱橫交錯地行走,有的主婦攜著年幼子女買菜,活潑可愛的小猴子吸引著小販們的目光,為他們添加歡樂。

  不論是「有瓦」的菜檔還是「無瓦」的攤檔,裡面的員工都會聲嘶力歇地叫賣,想要吸引途人的注意。我走到對面的街道,看到一個個拾紙皮維生的老婆婆,出乎意料的是,她們之間好像沒有競爭似的,在聊生活瑣事。

  家人早已回家為外婆準備晚飯,我還在街上走著,不知不覺,太陽漸漸告別蔚藍的舞台,天空套上了一層黑幕,一朵朵太陽傘似乎完成了一天的任務,徐徐落下。經歷一天辛勞的小販都帶著所賺的錢,滿足地回家與家人團聚。

  我也沿著剛才走過的路回家,旁邊的大廈傳來一陣陣的敲碗聲,炒菜聲。我抬頭一望,一個個原來暗淡的小格子都亮了起來,我走到外婆家樓下,回顧四周,白天的人影都遷移到大廈和唐樓上,居民的影子在窗後出現。

  我回到外婆家,俯望樓下原來熱鬧非常的街道,再遠晀對面每戶人家圍著圓桌食飯的情景,我渾然感覺到莫名的溫暖感。

  當我正想坐下吃飯時,看到電視上的商業節目,驚覺到現今社會金錢掛帥,加上人們的生活節奏迅速,事事講求效率,深水埗是罕有可以容得下家庭團聚,人情味的地方。在這裏,儘管居民收入微薄,他們總是笑瞇瞇的,就是因為他們活在「有情」的社區之下,不管日與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