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之不去的記憶 (中二級 余妙虹)

  汽車發動的聲音加上四周人們的嘈吵聲,掩蓋了我那悲痛的哭聲。

  我在八年前移民到香港,在前一年我是寄住在姨丈的家中的。還記得當初聽到母親與姐姐要先移民到香港,那時的我縱然是小,卻已懂得害怕,害怕孤獨的滋味。

  那天天氣特別晴朗,毒熱的太陽曬得叫人汗流浹背。母親和姨丈忙著把大大小小的行李搬運到計程車後尾箱中。年幼的我拉緊了姐姐那纖瘦的手,害怕她一下子就消失了。

  熙來攘往的汽車站,擠滿了離鄉的人和送行的人。我盯著那一輛輛駛進駛出的汽車,心裡頭慌得很,很害怕要自己一個人,不捨母親與姐姐離去。但同時卻不敢向母親索取一個擁抱,因為害怕一但嗅到母親的香氣,就會哭,哭會帶來更多更多的不捨。

  母親抱著我,把我抱進她那溫暖的懷裡。她輕柔地對我說:「一年很快就過去,到時我們就會一家四口團聚。」一年對於我來說不是只有三百六十五天,而是無期的等待。我紅了眼眶,淚沾濕了母親的花裙子,而姐姐則不斷吩咐我那樣這樣,要記得刷牙、要記得不要吃太多零食、要記得吃多些菜,說了一遍又一遍,把我逗笑了。一面哭一面笑,多矛盾。

  我手裡揉著那張擦鼻涕的紙,它被我揉得皺巴巴,不少紙屑跑出來。母親與姐姐登上汽車,汽車發動的「轟、轟」聲是她們離去的宣示。我學著其他送行的人一樣對著車窗:「一路順風。」聲音中帶著不捨,空氣中也帶著一絲絲無奈。母親揮手說再見,姐姐倒是朝我做鬼臉。我笑不出卻也哭不出,只是看著汽車駛出車站消失在我眼前。

  多年後,我仍不能忘記那時的片段,當時心裡害怕失去家人的擔心、惶恐;害怕面對孤獨的恐慌,即使到現在依然不能釋懷。但同時教會我更要珍惜家人這淺易的道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