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遠方來》 (中六級 湯曉敏)

  眼前人影晃動,笑聲,談話聲,腳步聲,刺激着我那好靜的耳朵;歡喜、悲傷、平靜、緊張的表情,映在我那空洞呆滯的瞳孔裏。我就像幽靈,在人群中漫無目的地穿梭。回家,像往常般溜進我的小空間,瞥見一個洋娃娃令我駐足。

  那個洋娃娃令我如死灰的心臟不受控制,昔日和她相處的點滴湧上心頭。她是我幼時的玩伴,因她的美貌,也讓我成為大家的焦點。那時我們如孖公仔般,吃喝玩樂,甚至睡覺都在一起。但是,因我們家要移民,被媽媽放到姑媽家寄放。原本想認識洋娃娃的女生見我拿不出娃娃來,都認為我為了引人注意而說謊。這對小時候的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我也變得沉默內向,是別人取笑的對象,我的沉默也造成更多誤會。沒想到,姑媽竟然把她寄回來了。因她,我曾有一段美好的童年回憶,也因她,令我自我封閉,被人欺負。我的心情很複雜。

  洋娃娃依然美麗動人。小巧精緻的臉上有一雙如藍寶石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下是一張櫻桃小嘴。她身穿公主裙,腳上是一雙綁着蝴蝶結的皮鞋。我把她抱回成房間,按下她身後那播放音樂的按鈕,沒有聲響。我看着她的眼睛,以往的神采飛揚變得暗淡無光,你是抱怨我當年遺下你嗎?還是對現在的我很失望?對不起!我握着她的手。咦!怎麼手不能活動了!內疚充斥着我的心。我下定決心,要幫她回復光采,不能像我一樣,不斷的墮落下去。

  次日回校,我聽說有一位同班同學的母親是從事類似維修娃娃的工作。我鼓起勇氣,做出我平生第一次壯舉,我慌慌張張地對她說出我的目的,沒想到她說可幫助我,還鼓勵我以後多說話呢!我這是在夢中嗎?為何我平日和她沒有接觸,她卻願幫助我呢?難道我把人心想得太壞?雖然踏出第一步需要很多勇氣,但是我變得更勇敢去面對別人了。放學後,我把洋娃娃交給她。等待的幾天,我心急如焚,每天都詢問洋娃娃的情況。終於,她痊癒了!

  我接過洋娃娃,露出笑臉。回到家,我按下洋娃娃背上的按鈕,柔和的音樂從她身體裏傳出來。聽着這首熟悉的旋律,我突然明白到我要改變自己。洋娃娃的手雖然不能活動,維修後仍有痕跡,但只要手能康復過來,以往的不幸都不重要了。因更精彩的人生在等待她,她可以重新來過。

  我小心翼翼地把這位遠道而來,拯救我的老朋友放好,推開房門,迎接我那充滿荊棘的精彩人生。

簡山河老師評語:借物抒情技巧圓熟,遠方之良朋竟是一無血肉洋娃娃,足見心境蒼涼,無人可依,無人可訴.先悲後喜,結語點到即止,恰到好處。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