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哥哥 (中六級 胡美娜)

         哥今年二十四歲,我十七歲。可能大部份朋友都是獨生子女的關係,他們總羨慕我有位年紀大點的哥哥。又可能受現代少女漫畫的薫陶,朋友總認為哥是保護妺的強悍角色,勇敢機智。對着這種種看法,我只能無奈搖頭。

         當我還是小學生,哥已是一名中學生。還記得他當時胖胖的,油黃的頭髪淩亂不堪,長指甲常藏污納垢,全白色的校服總帶着無數縐摺,常露出一副懶洋洋的模樣,看似對學業感到十分厭煩。而莫名其妙地,他無論怎捉弄我也不會厭倦。他最喜歡用雙手揉我的臉,重複多次,尤如夾三文治般。他常說我的臉蛋像鬆軟的棉花糖,捏下去時質感柔軟舒服。細小的我常要躲避他的五指山,有時更會假裝投降,先假裝喝水,當他再發動攻勢時,我會把口中儲着的水噴到他身上。他更把揉臉這玩兒取名為「A餐」,據說是我嬰兒時被他揉臉而發出的擬似叫聲。另外,他會彈我的耳朵和額頭,待我不留神之際,揚起手施展「彈指神功」,令人哭笑不得。

        當然,我和哥也有不和的時候。不明為何,他有一陣子特別暴躁,每回到家便狠狠地關上房門,與平常嬉皮笑臉的樣子完全相反。我實在不能忍受瀰漫家中的恐佈氣氛,更禁不住放聲斥責哥的舉動。誰料他竟怒火中燒,打了我一記耳光。最後我揚言以後不再理睬他,著他不要再做我哥哥。兩小時後,他跟我道歉,並解釋連日來的失常是因為媽媽的責備而成。結果,我一星期後才再理會他。

        到了現在,看着眼前的哥哥,實在令他人難以想像他捉弄我的種種。他西裝筆挺,穿着光亮的黑尖頭皮鞋,常帶着黑公事包四處去;他清爽的短髪下有一對神色分明的劍眉,襯上烱烱有神的雙目,令鷹鼻更突出。看見哥這樣子,我也曾天真的相信他真的「長大」了,「成熟」了。誰料他還是毫不厭悶地捏我的臉蛋,露出一副調皮的樣子,像告訴我:「好妹妹,你永遠擺脫不了我這哥哥的。哈哈!」

        也許哥也對於常捉弄我而感到內疚,故此他總記下一些對我好的小事,並常在觸怒我時提出來。就像請我喝西瓜汁,替我搬重物等瑣碎事,他也會拿出來說。他更會理直氣壯的說「我是一個好哥哥!」和「我有這樣的哥哥是妳的福氣!」等說話,令我頓時語塞。

         哥哥是我出生後第二個認識的男子,更是由我出生開始,一直繫著摰親關係的人。看來,我真的不能擺脫他。因為我知道,未來的路途縱然遙遠,哥總會隨嬉笑怒駡聲,伴在我左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