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鏡 (中七級 何藹薇)

   老爸凝視著那副相伴多年的眼鏡,用布擦抹著鏡框鏡片。我都看在眼內。

  爸爸總給我一個沉默不語的形象,大概與他的興趣有關。他沒有太多嗜好,唯一他最愛做的,便是閱讀。爸爸在客廳有一個小天地,沙發靠著窗口的位置,那是他御用的座位。每天下班,他便坐在那,打開書本報紙,窗外的鳥聲雨聲陪著他沐浴於書海裡。我經常聽媽媽提到,爸爸因文革,中三便被逼輟學了,但這不減他的學習的興趣,他經常閱讀,享受書本帶來的絲絲樂趣。雖然他是一個在電鍍廠工作的工人,但他懂的都往往比別人多。上至天文地理,下至時事新聞,每當眼前的事觸動了他的腦袋中的資料庫,他便把所知的娓娓道來,說得饒有趣味。

   從爸爸這個興趣,大概可以知道,他近視的原因了。小時候的我,總覺得他的眼鏡在他的心目中,比任何東西都重要。

    某天,好奇的我對爸爸的眼鏡產生興趣。於是,我趁爸爸睡著的時候,偷偷的從盒子中把用眼光布包好的眼鏡拿出來。到手後我興奮的跑到客廳,我握著鏡框,慢慢把眼鏡戴上。十分有趣! 眼前的景象變得十分清晰,可是又帶點模糊,接著有點頭暈的感覺。我受不了這種感覺,於是把它除下。「你幹甚麼!」爸爸的怒吼嚇得我鬆手,眼鏡的下場可想而知,我的下場也可想而知了。隨著眼鏡的墮下,我的心也嚇得碎了。「算了老公,只是一副眼鏡而已,不要把她責備得那麼重。」被打了一頓的我,心中十分氣,這副眼鏡有那麼重那麼了不起? 爸爸不發一言的,檢視眼鏡的傷勢。在新的眼鏡配好前,爸爸無奈地先用膠紙把舊眼鏡的鏡片黏好,然後又坐在御用位置繼續看書。

    爸爸的閱讀習慣,基本已是全家的事情了。每當爸爸關掉電視,抹抹眼鏡,抱著書本,坐在沙發上,媽媽和我便要當啞巴子,不許發出聲音。有時我心愛的卡通片,還未播放完畢,我要和他們說再見。有時候,我禁不住發脾氣,嚷著要見比卡超。爸爸總會拋下一句,「看書吧,書比它們有趣。」因為受到爸爸的影響下,也是因為沒有電視,我便拿起我的《成語故事》。我打開它,眼睛開始在文字上游走。我從黑白的文字裡看到紅黃綠的世界; 我從死板的文字裡,看到了洞靈活現的人物; 我從繁密的文字裡悟到發人深省的道理。自此,爸爸佔沙發的一方,我便割據另一方。媽媽總愛調侃我們:「好了好了,我現在一點位置也沒有了。」我們兩父女對視,笑了起來。這是我們罕有的默契。

    長久而來沒有保護好眼睛,我開始看不到書本上的字了,字變得模擬,好像會浮動,令人懊惱。爸爸見我經常瞇著眼,他便二話不說的拉我去驗眼。我得了三百度的近視,可是我沒有一點害怕的感覺,倒興奮起來,因為這是我的戰績! 爸爸著我挑一款眼鏡,我在櫃前左挑右選,終於挑好了。「多謝你先生,共八百元!」爸爸從銀包拿出一張大金牛交給店員,接著對我說:「好好愛惜囉!」

    好好愛惜四個字,令我了每天都會抹眼鏡,洗澡睡覺脫下後,必定把它好好的藏在盒子裡。有時候,我也會幫爸爸抹眼鏡,悉心照料他的寶貝。有時,我嘗試脫下它,我看不清書本上的文字,幾乎把書貼近臉才看清文字。戴回眼鏡,是個不一樣的世界。我終於明白,爸爸為何對眼鏡那麼重視那麼緊張。

    也許,東西會變舊,再好的東西也變得不再適合。

   「老爸,你現在有老花,這副眼鏡已經不適合了。」我語氣堅定的說。我趁老爸驗眼時,我問:「這副眼鏡的框可以繼續用嗎?」「我不太建議這樣,因為鏡框已太舊了,況且鏡框可能難以承托鏡片的重量。」店員耐心解釋。「好吧,那我要一副新的。還有,鏡片可以做薄一點嗎?我想老爸看書時輕鬆點。」「絕對可以,可是價錢會貴些… …」我掏出一張金牛,把錢付了。此時老爸驗眼完畢,瞇著眼緊張的問:「女,要多少錢?」 我看到他的趣怪的樣子,笑著說:「哈,和你舊的一樣,四百元正!」他略感安心,瞇著眼睛笑了起來。

    我拿起爸爸的眼鏡,拿起布輕輕擦抹著。我再看看架在鼻子上的眼鏡,已不是當年他送我的那一副,好像換了很多副,我已不太記得了。可是,他送我的也許不止一副眼鏡,一副小孩子戴的眼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