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菜 (中七級 張嘉嘉)

在這個濃冬夜裡,我被逼穿得漂漂亮亮,跟著母親從朗邊的家裡走到元朗市中心。「幸好那個文天揚是帶著皇帝來元朗,不然我們就要花錢到老遠,才能跟富仁盆菜了!」母親笑著。「老媽子,是文天祥,不是文天揚呀!」我大聲嚷著。「行了行了!還不是個名字!」我只好沉默不語,隨著她上路。

 未幾,母親那古董手機傳來了十六和弦鈴聲。「喂!」她一如以往大聲說著。「你們在路上?我們現在在元朗公園,十分鐘後會到了!」「十分鐘?」我語帶質疑。「吵夠了沒有?走快點就行了!難道要別人等嗎?」她嚴厲地斥責我。

 終於,我們急步走了近廿分鐘,才抵達那家人稱馳名港九富貴榮華酒家。「大嫂!這兒呀!」甫進店舖,裡面有個塗了鮮紅色唇膏、深紫色眼蓋膏的女人朝向母親揚手,看真點,她是我的二舅母韓彩莉。母親也跟她揮看,快快前往那兒。「姑母!」那女人的十歲兒子開朗道。「乖!」母親笑得咪著眼。「姐、思哲,你們好嗎?快坐吧!」二舅邱富仁說。母親說:「我們」「怎麼比我們還要遲fifteen minutes?瞧你們氣都喘著,是從家裡走過來吧?」母親似乎十分無奈,只得苦笑。「我都說你們在大時大節,就別連那幾塊錢車費也省著嘛!」才剛見面,這女的怎麼這麼難聽?

 此際,「鴻運盆菜全家寶——」一位店員把一大盤盆菜端來,小心地把它放在桌子正中央。「預訂的時候,我們不是說要『佳節團圓盆菜』嗎?」望著那「全家寶」,母親顯得意外。「是這樣的,莉莉說想要吃海味,所以我們就改選了這個……」「嘩!有鮑魚、海參、元貝和花膠呢!二舅你會請客吧?」我裝作驚訝,擔憂地說。「思哲!」母親的眉頭緊蹙。「我……」「唉呀,不要這樣了,這次我請客吧!我們是一家人,和和氣氣最重要嘛!」二舅想要緩和氣氛,連忙把盆上的名貴食材分到我倆的碗上。

 「來,思哲,這個給你,吃多點蘿蔔和蓮藕吧!對身體好。」那女人接著便一下把那塊蘿蔔夾進我碗裡,卻給她兒子夾了元貝和海參。「媽媽,我也要吃蘿蔔!」兒子拉著那女人的衣服嚷叫著。「你別鬧彆扭!元貝和海參是上等貨,很好吃呢!你不要吃那個。」「媽媽——」兒子猛力拉著那女人的衣服。「這件衣服很貴的,你不要再拉了!」那女人狀似要噴火了。「吃吧!吃這些墊底的東西吧!」她用力的把一塊蓮藕放在兒子碗裡,然後竟用雙目凌厲的瞪了我一下。這個女人想要暗示甚麼?誰不知道她是最頂那幾頭東西的同類?然而,她犯不著「提醒」我們自己是跟她距離萬丈遠,墊在盤底的蘿蔔和蓮藕吧?「二舅母,那些蘿蔔和蓮藕可是吸收了整盤菜的精華,不知多好吃呢!」氣死了,我怎麼會從老遠走過來被人欺負?「也對呢!」二舅也緩緩點頭。那女人聽到自己丈夫附和我,隨即用手肘撞了他一下。「是嗎?」她擺出虛假的微笑。「我倒是覺得它們很髒!」「你……」我眼裡充滿怒氣。「不是嗎?你所謂的『吸收了整盤菜的精華』,說到底都是來自上層的施捨呀!」呀!我巴不得把桌子翻了!

 「好了好了,不要說了,吃飯吧!」二舅把海參夾了進那女人的碗裡。她好像有感自己勝利了,便神氣地把海參放進口裡。未幾,她又發表偉論了:「但說起來,還不是因為那些肉呀菜呀,硬要在盆中佔個位置,才使這些完美的海味沾染了豬油味燒臘味。」哼!這個老女人怎可以這樣踐踏人?「啪——」我用力拍桌子,站了起來。「思哲!」母親神色不悅,大聲嚷著。「這麼疼惜你的寶貝,就不要學人家吃盆菜!要不,就在下訂時叫老闆把它們分開擺放呀!」我實在忍無可忍!「我回家了!」

 「思哲——」我聽到身後傳來母親的咆哮,只是……對不起,母親,那兒只能剩你一人孤軍作戰了。

 我以模糊的視線,在夜裡探索回家的路。遠離了五光十色的市中心,在這冷清的路上,只剩下放著燈黃光的街燈伴著我。然而,這到底是甚麼道理?為甚麼盆菜中要有這樣多食物?又是為甚麼人們不將它們混和在一起,而要把它們一層一層的分得清清楚楚?還有,那擠在盆底,飽受上層壓力的蘿蔔蓮藕,真是無可避免地,要失節似的吸啜別人的味道嗎?

 回到家中,在白光燈下,我坐在那冷冰冰的摺凳上,陷進了迷思。半句鐘後,外面傳來母親開鐵閘的聲響,我連忙把凝在眼眶的淚抹掉,索了索鼻子,然後擺出冷淡的表情。「回來了?」「對,我們留了點海參和花膠給你,還有不少豆卜、腩肉、土魷、蓮藕和黃芽白呢!」我知道,她是有感我心情很差,才故意裝作高興的說著。「我不要海參和花膠!」我斬釘截鐵道。母親的表情告訴我,她有感我在發些無謂的脾氣。「對了,那女人沒有為難你吧?」我問。「沒有!」然而,她不願多提半句的語氣告訴我她在撒謊。「沒所謂了!你老媽子我也不是今日才認識他們。」她顯得比我想像中淡然。「難得過節,我又只有這個弟弟,我真的希望能看看他生活得好不好。」他們這樣富有,生活怎會不好!「說起來,二舅很有錢呢!他沒有給你一點錢嗎?」我腦海中突然生出這個疑問。「他曾介紹我到某些地方工作,但我識的字不多,別人便沒有聘請我。」「那錢呢?」「我沒有問,他亦沒有說,也沒有給。」

 原來,並不是所有東西,都會像肉汁一樣,任誰也沒法阻止它們流到蘿蔔與蓮藕那處。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