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六級 陳曉楓)

       「人生是場追逐」,蓋有其說。的確,我們一生也在向前追,去追心中所要的,希望追趕到一切。小時候,懂性後、長大後、中年所追求的事物各有不同。只有蓋棺就木一刻,這場追逐才告終點。

        小時候,追逐是遊戲。追逐也像蒲公英一樣,隨意而無拘束。「兵捉賊」、「麻鷹捉小雞」等耳熟能詳之集體遊戲,大多也就是你追我逐的一場遊戲,腦袋裏沒太多思慮,只是一心一意要追上對手,甚至瘋狂得停不下來,兩人活生生地上演一場「追尾」碰撞,威力卻不遜於千億鐵路系統的追尾事故。今天你追我,明日我追你,他朝相碰撞,大概也就過了童年那追逐歲月。

       此刻回想,當日所追者,豈只是遊戲中的對手。那時無拘無束地追來逐去,亳不掩飾地追跑,所追的更是自我,更是真性情,追逐心靈純潔的世界。但人漸大,便會發現這份童真風馳電掣般遠走,你再努力追也是望塵莫及了……

      懂性後,追逐是競賽。追像劍蘭一樣,不斷向上攀爬。既然童真、真我遠去,聰明的人自會另覓追逐對象。廢寢忘食地鑽書窟,通宵達旦地趕文件、年終無休地闖事業……為的就是要追求知識、功名、財富。為求能追逐黃金屋、顏如玉,甚至做到連馬致遠所言:「蛩吟罷一覺才寧貼,雞鳴時萬事無休歇」的境界。如是者,又營營役役追了半生。

       知識、功名、財富,似乎是三種不同事物,但大體也是求成就與安穩的過程。我們至少會相信,知識能為我們帶來名和利,爭相追逐三者以求得到成就和安穩生活,逃離殘酷社會的蹂躪,於是拔足狂追,甚至拋卻舊日所追求的真我、真性情。

     不惑而知天命之年,追是盡孝的表現。追如白菊一樣,使先人感到好過。在追逐過程中,常在左右伴你前進的父母會早你一步離去,也就是說,你日後追逐時跌倒與受傷,再沒有一雙溫暖的手給你扶持與鼓勵,也再沒有一雙強而有力的臂彎助你掃清追逐路上的障礙。這時,人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慎終追遠,試圖盡一切努力去追憶先人,報答他們那份如初春晨曦般的扶持。

       慎終追遠,不單是一種祭祖過程,更是對親情的追憶,追思對父愛、母愛的依戀及由衷的感謝。可是,這種親情的追憶只能是無形,父母在生時永不會追求此,永遠只會在矮墳前才懂得淚如泉湧般地追遠。

       小時候追求真我,長而追名逐利,及後追親憶遠,人生確是場追逐。追逐多年,所得的又是甚麼?能追得真我、追憶親情固好,追得名和利亦算薄有成就。惟更多人只是不斷溯洄從之、溯游從之追求而無所得。既知如此,何必強追?也許如陶潛所言要「質性自然」而「非矯厲所得」,兒時所求的真我會不追自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