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巷尾 (中五級 李恒)

        星光熠熠,霓紅燈光把空氣染成暖烘烘的淺粉紅色。大廈像群巒般把整個地區包圍著,人在擠擁著、喧嘩著,高而長的天橋公路在大廈間穿插交錯,有如大蛇在樹林中游走、在環抱,纏繞著通天巨樹。人類像螞蟻般在廣大的地上爬行。如此人山人海、高廈林立的地方就是旺角。

        旺角的特色街道有很多,有專門售魚兒的金魚街,有專售家的上海街、快富街等,沿著金魚街走,眼裏都是一包一包的水袋,水袋內載著擺尾搖鰭的金魚,魚嘴張開張合,實是可愛。在燈光的照射下,水袋更覺通透明亮,近看像一個個發光的小燈泡,遠觀像是在空氣中飄的泡泡,體態輕盈,也份外脆弱,彷彿只要用手指一碰,水袋便會支離破碎,消散在大氣中……

         從金魚街的中段向左拐便是花園街,花園街的盡頭是一檔又一檔的水果店,水果的皮表在橙黃的燈光照射下顯得鮮艷而富光澤,果皮上的小坑洞也羞得逃跑了,不知所終。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水果整齊地排列著,老闆不時會為它們噴上清水,讓他們滋潤滋潤。水珠降落在水果皮上,化成一顆顆的鑽石,閃爉爉的,令平凡的水果升價十倍。

         水果店的兩旁是熱氣奔天的小食店,縷縷白煙在蒸籠飄出,在空氣中翻騰了幾回,然後像仙女的衣袖般消失於人間。

         大街上,不少孩子在叫嚷。「爸爸,我要吃大顆魚蛋和甜絲絲的雞蛋仔。」「媽媽,我要吃那大大的綠色果果,裡面是紅色的那個。」熱鬧的氣氛瀰漫在花園街的入口,一句又一句童言童語溫暖著這個街角。

         我繼續往前走,走著走著,景色起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巷子沒有街頭那麼熱鬧,只是平平淡淡的,沒有仙女的衣袖,更沒有小孩的喧嘩,只有人們在一間間的服裝、首飾店中穿插,不時才傳來一句說話,整個氣氛立刻變得沉重了。

         巷子的半空沒有五光十色的霓虹燈和閃亮的射燈,只有唐樓微微散發出的白光。在蒼白的世界中,溫暖彷彿也變得奢侈。我只管往前走,走入黯淡的巷子裡去。

         小巷盡頭是一個陌生的、灰暗的世界。這裡沒有店鋪的燈光,更休想有孩童的笑語。花園街的巷尾只有一個個緊閉的大鐡閘,閘上的鎖都長滿了鏽蹟,這些門有多少年不曾被打開?那披頭散髮的老人在推著沉重的垃圾車,滄桑的老婆婆在撿著厚厚的紙皮,他們一舉一動都滲透著辛酸。還有居於陋巷的露宿者,看他那紙皮搭建的蝸居,境況煞是淒涼。

         一條街道竟有如此大的落差,或許人生也如此?前部分充滿活力和光彩,中段慢慢褪色,晚年只剩下孤獨與滄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