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六日… 記 (中二級 譚梓鴻)

在這星期第一日的陸運會,我犯了自己從來甚少犯錯的錯誤,那就是遲到了。記得起我上次遲到的記錄都是小學二年級的事了,而這次的遲到卻是包含著不幸和該死的成份。

在當日,雖然我是在七時三十二分,從葵盛步行到葵芳乘坐小巴到目的地。到達時是七時四十五分左右,我預計十五分鐘後,即是八時正左右會到達目的地,因為上次乘坐這小巴去水運會也只是花了十二分鐘左右。

在行駛的過程中,我感到這次小巴的速度比上次慢了許多,加上對中途的車站未有深刻的印象,焦急的我甚至還懷疑自己乘錯了小巴呢。

最後到了目的地,於是我匆匆地下車,而這個時刻也是最關鍵的。我當時看見有不少同校的學生迎面而來,我對此很不理解,而這一刻我就做錯決定了,我於是決定衝向前方扶手電梯附近的位置,轉彎疾步走向運動場門口。可惜,最後的結果當然是不「樂觀」的了,遲了一分鐘。

回想起那個判斷「生死」的時刻,其實當時有很多學生迎面而來,是因為我背後一、兩米距離有個斜斜的斜坡,只要步行十米左右,就能到達場地了。

我當時真的覺得自己很傻,沒有看清周圍的環境,就妄下判斷,而這也令我多年來未曾遲到的記錄被打破了,更嚴重的是會牽涉到前途的問題,所以當時我對此還是耿耿於懷。

所謂:「天有不測之風雲」,雖然這次事件存有少許不幸運的成份,那就是司機在行駛途中突然停下,去了洗手間而延誤了數分鐘的時間。但是經過這件事之後,我覺得以後處事要將時間預計得充足一點,不要在臨尾一刻才完成,否則整件事情就會變得很匆忙,而招來惡果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