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十字中的溫室花 (中二級 梁安淇)

  看著鏡中的自己,身上掛上一套稱身的紅十字會制服。再慢慢帶上寶藍色的貝雷帽,為免髮絲露出,我小心翼翼地夾上每一個髮夾。記得大概一年前鏡中的自己,只有一臉後悔莫及,只在埋怨為何穿制服要這麼麻煩……


  當初加入紅十字會,是因為被「急救」兩字深深吸引著。但一個月後,漸漸覺得自己墮入了騙局—-在過去大半個月只有步操、步操、步操……急救兩字消失得無影無蹤。步操過程中流過的汗足以我飲用三個星期;步操中嚐到的苦足以我嚐半輩子。最可憐的是它奪去了我每個星期六的寶貴光陰啊!九個月後,我憑著那股不甘心去報讀步操導師課程,大概我不想白費了我的努力。
在剛剛過去的暑假,我上了約二十課,每課三小時的課程。在這個考驗中,我嚐到的苦比之前大大多出一倍,流過的汗水多兩倍。與我一同報讀,一同經歷巨大考驗的同伴共有八位,但跟我並肩作戰到考試的戰友只剩下兩位。其實我三番四次想放棄,只因我這「溫室花」從小到大從未試過承受過這麼大的壓力,但「溫室花」也會有堅持不懈的一面。


  在我校的紅十字會內,我並沒有任何的職務。但暗地裡我跟好友擔當了壁報設計一職。開學初,我製作了首份經我「嘔心瀝血」而出的作品,但被一個冷酷無情的納沙吹至片甲不留。前幾天我還進行第二次的「嘔心瀝血」……幸好「溫室花」懂得從中作樂,所以一直享受著……
再次看看鏡中的自己,一臉自豪。紅十字會帶給我太多經歷了,三言兩語不足以形容一切,甚至不能夠用言語來形容……啊!時光飛逝!我快遲到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