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 忘不了…… (中七級 梁仲豪)

          長年累月的靜止不動,自然會蒙上抹一時間的灰塵,物件如是,記憶也如是。「回憶」是打掃灰塵的毛掃,能令人回味過去,懷緬過去,甚至回到過去。不過,我的毛掃不知為何丟失了,不論我怎樣揩抹,也掃不掉那厚厚的灰塵……

        你說我患上了老人癡呆症,忘記了我倆過去的恩愛回憶;你說你是我最愛的人,我倆曾欣賞過夕陽西下的良辰美景;你說我已陪伴了你大半生,你非常依賴我,小至買梳子,大至搬屋等都是我一手包辦。面對你和這些過去,我既感陌生,但又有難以言喻的親切感。儘管如此,我並沒有為此而失望或傷心,只有沉重而無力的感覺。每當我看到你臉上的淚痕,或是紅腫的雙眼,我打從心底裡浮起歉意──只怪我患上這個病。

       我經常看見你偷偷地躲在一旁,一隻手悄悄地翻開相簿,另一隻手則忙於拭去落下的淚珠,彷彿怕眼淚掉到地上的聲音會驚醒我一樣。雖然這一幀又一幀泛黃的照片對我來說只是一堆死物,無法勾起任何回憶,但照片上的淚珠在漆黑的房間裏卻光得刺眼,光得令我抬不起頭……

       每一次當你燒菜給我吃的時候,你一邊指著飯菜,一邊向我述說我倆過去的回憶,你的雙眼充滿希冀,冀望我或會記起些甚麼。你那期待的神情,就像乞丐在冷颼颼的寒冬下希望能得到一碗熱湯;可是我真的記不起,真的連一絲相關的東西也想不起來。但我不忍看見你傷心難過,只好假裝明白,希望能夠魚目混珠。只是,從你失望的眼神裏,我知道我並不是一位好的演員。然後,你的眼神總是再次變得暗淡無光,了無生氣。

        日子依舊如流水般略過,你仍然為了照顧我而勞心勞力,可恨的是我記憶上的塵埃卻從未因此而減退,反而隨著歲月的流逝而倍增。內疚的感覺愈來愈重,像一個籠牢把我重重罩著。是我把黑暗帶進你繽紛的世界,是我擾亂了你安寧的空間,是我破壞了你生命的軌道……

         有人曾說過,回憶是鬆軟的棉花糖,能隨時拉出一絲絲的甜美;但對我來說,回憶應是夫妻的指環,你我各執一枚,合併時,就能併出天衣無縫的一對。可惜,我已忘記了指環的位置,再也無法跟你湊成一雙了。這是你的遺憾,也是我的遺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