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的事 (中七級 張嘉嘉)

 一

步進鏽綠鐵盒似的車廂,人們稀落稀落的坐在一排排咖啡長椅上,獨紀業走近窗前,倚著欄杆,慢慢從衣袋裡掏出一根煙,展開他吞雲吐霧的愉快旅程。秋晨和煦的陽光,從敞開了的窗戶透進車廂,感受著溫柔拂面的清風,聽著火車沉重的軋軋聲,紀業佇立不動,凝眸著緩緩向右走的青山稻田,吃著香煙,看著美景,手上的煙卻不知不覺的快將燒盡。口吐最後一團霧,紀業將手伸出窗戶,一鬆手,任煙蒂乘風起舞,一轉頭,繼續暢快的車程。

 二

騎著自行車,駛在茂密稻田旁的車路,畢凡天一亮便出門了。初秋時分,點點涼意凝固於大氣裡,如此溫度讓感到他很舒適,很享受。望向那際的山坳,暖陽不慌不忙的冉冉升起,看起來宛如一個小小的蜜桔,精緻可愛。樹上雀鳥清脆的和聲洗滌心靈,又讓山巒田野成了一幅活潑的油畫,畢凡自是樂在其中。忽爾,他失控把車駛向迎面而來的大貨車,自行車撞至變形,人飛彈至數米外的禾田上,送醫搶救後還得住院數月,無法上班。

 三

在大堂監督著員工的表現,麗嫦如常地工作。她已在這家廠工作了數十年,好不容易才當上經理。望著員工拼搏的樣子,她彷彿看到自己的影子,憶起昔日辛勤幹活的點滴。突然,一樓傳來失火的消息。麗嫦馬上著人報警,又叫所有人疏散到工廠旁的空地。不一會,消防員抵達現場滅火,但火勢不受控制,愈燒愈猛,最終在六小時後才得以撲滅。是次火警雖沒造成人命傷亡,但廠主卻損失慘重——逾千箱貨物一下子化為烏有,不少機器給燒壞了,整幢工廠都得維修翻新。後來,廠主紀業麗嫦處理此事失當,把她辭退了。

  

火勢之所以如此猛烈,是因為工廠的防火系統失靈,但負責檢查設備的技工卻在數星期前遇上車禍進院了。而技工之所以會遇上車禍,是因為一顆熱燙燙的煙蒂忽然落在他身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