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憾 (中七級 何藹薇)

         小時候,我最愛握著媽媽的手。她的手沒有因做家務而變得粗糙,相反,是份外的柔滑。媽媽的小秘密,便是外婆傳給她的釀酒秘方。

        媽媽每逢有空便會釀酒。她束起烏髮盤成一個螺髻,穿上圍裙便開始動工。首先,她用瓦鍋,把調較好份量的糯米及水煮熟。由於每次的份量不可太多,媽媽總有耐性地分多回把糯米煮熟,然後把煮成的糯米飯鋪在茶几上。米香隨著蒸氣飄送到屋內每一個角落。坐在一旁的我,趁媽媽在廚房工作,便偷偷嚐糯米飯。糯米飯的軟柔及香味盤繞齒頰,令人難忘。「傻孩子,這些糯米飯不是這樣吃的。」媽媽接著把壓散的酒餅均勻的灑在已涼透的糯米飯上,務求令飯粒全沾上酒粉。一會兒後,她把飯放入玻璃瓶裏,用白布蓋著,接著放上一塊大木頭。我常常和媽媽一起看著酒發酵的情況。媽媽撫著我的頭,溫柔地說:「將來你長大了,媽媽教你釀酒好嗎?」我點點頭,凝望著樽樽發酵中的糯米酒。

         到了佳節,媽媽便拿糯米酒浸雞。「醉酒雞」吸收了糯米酒的精華,肉質嫩滑中帶有幾分酒香。小小的我最盼望吃這道菜。大人可喝糯米酒以求一醉,我亦可吃醉雞淺嚐美酒的香醇。

         我就是喝著媽媽的酒長大的。

         現在,縱然我已搬離媽媽的居所,可是我仍能喝到她的美酒。滿頭花髮的媽媽,弓著背,蹣跚的提著兩瓶酒來到我家。「媽,你不要那麼辛苦了,你叫我或向華去取就可以了!」我扶媽媽坐下。她笑著說:「你兩夫婦都是大忙人,我拿過來便可以。」她的手微微顫抖,並從袋子裏拿出一個盒子:「這是醉雞,你們最愛吃的。阿女,你不如學學釀酒,讓我把手藝傳給你,你以後又可煮醉雞給向華吃……」我打斷她說:「媽,我現在可沒空學這土東西呢,況且你會釀給我的,我那需學呢?」每次回到家中,看到媽媽釀酒,她總掛在口邊,要我繼承她的手藝,而我總說:「太忙了,有機會再學吧!」

         這天,我與向華出席公司的宴會,我的小寶貝沒有人照顧,於是叫媽到我家來幫忙照顧他。約十二時,我們終回到家中,媽正哄小寶貝睡覺。「媽,很晚了,你回去吧。讓我駕車送你。」向華說。「不用了,你們一整天在外頭,準是十分累了,讓我先哄小寶睡,稍後自己回家。」媽著我倆休息,我們太累了,便把小寶貝交給她。明早起來,我發現廚房放著兩瓶釀好的糯米酒,鍋子裏還有一隻醉雞。

         現在想起,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媽媽了,可惜我卻沒有認真的望望她。望見靈堂的照片我才驚覺,媽媽已老了很多……

   我嘗試憑著小時候依稀的記憶釀酒。不過,我並不知道糯米與水的比例,糯米要煮多少時間?應用甚麼火力來煮呢?我找不到媽一向光顧的酒餅店,只能在超巿買酒餅充當。雖然小時候我常看媽媽釀酒,但當我動手時,才發現自己只是個門外漢。一瓶酒到底要放入多少糯米飯?到底到發酵多久?我呆呆地看著空空的酒瓶。

         我嘗試用自己釀成的酒煮雞,讓向華嚐嚐。「老婆,這是用媽的酒煮的嗎?怎麼味道怪怪的…..」我立刻拿起筷子,把一塊雞放入口,細細咀嚼,雞肉的確沒有媽媽的香醇。我垂下頭,輕輕嘆息。向華不解地安慰我:「媽釀的不是還有半瓶在那嗎?」「對,只有那半瓶而已。」

         曾經,我到媽媽的居所收拾遺物時,看到一本本簿子,我心中突然透出一道光來,心想媽媽會否將秘方抄寫在簿上?這是數簿,回鄉卡,相簿……找了老半天,我頹然放下了本子。媽媽還在的時候,她總是希望把手藝傳給我,而我總是一一推卻。

         往後,我一直嘗試在網上、問親友,希望可以找到媽媽釀酒的秘方。然而,我一直找不回那種香醇的感覺。我喝著剩下的半瓶糯米酒,從酒中尋回媽媽美酒的味道,心中亦存有一絲希望,希望可以在醉中記起所有與媽媽釀酒的回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