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 (中五級 連偉傑)

       還記得小時候,我和外公是最要好的。以前我們一家住在內地,家旁邊有一條河,環境十分清幽。我們住在九樓,大廈沒有升降機,每次飯後外公都會帶我樓下散步、欣賞風景。回家時,外公總不讓我爬樓梯,只是抱著我,一步一步的撐上去。雖然外公當時已一把年紀,但從沒有半句怨言。那時候我還不懂得甚麼叫珍惜。

   每逢週末,外公都會帶我乘小船渡河,那時的我最愛這活動。渡河時,外公會跟我說故事、說說周遭的景物。有時外公還會帶上魚桿和水桶到河邊釣魚,他一邊釣魚,一邊唱兒歌,又教我辨認各種魚類。夕陽西下,我們便一起提著魚兒回家,讓外婆和媽媽燒來吃。這種歡樂的氣氛一直陪伴著我,直至有一天……

         爸媽帶我到醫院,我看見外公正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但還能點頭和輕聲說話。牀邊的親人都一一向外公問候。幼稚的我以為外公只因小事而需住院數天,很快便會康復。誰知兩個月後,外公因肺癌離開了我們。

         靈堂上,家人圍著一個玻璃箱,外公躺在箱裏,穿著他最愛的中山裝,嘴角還有一抹笑意,沒有半點痛苦,與箱外的人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親戚們都黯然神傷,特別是媽媽、阿姨和外婆,她們都哭成淚人,叫著:「阿爸,阿爸……」年幼的我,不懂得甚麼是生老病死。我看著玻璃箱中衣著整齊帥氣的外公,本是十分高興的,但看見旁邊的人那麼傷心,我也不敢笑出來。我打算敲敲玻璃,喚醒沉睡的外公,心想:「已經下午了,外公還不起來?外公不能如此貪睡啊!」但我被爸爸阻止了,看見爸爸嚴肅的表情,我便不敢再嘗試任何舉動。我只默默地地著,等外公醒來。那時我萬萬想不到,外公再不會起來,再不會與我玩耍。

        那天之後,我沒有見過外公。我很想他,每天晚上,我都會爬上窗台,望著街道,留意著、幻想著外公的回來。「門鈴響了,定是外公來探我、抱我。」「從街角轉出的第三個人定是外公」,我心想。有時在街上看到貌似外公的人,我便大叫:「看,是外公,他回來了!」但之後,媽媽總告訴我,外公已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

        這樣一等已是十年,現在我已十六歲了,但外公始終沒有再回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