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護 (中四級 梁咏君)

        我決定離家。原因是我看了一齣法國電影《無法觸碰》。家財萬貫卻全身癱瘓的主人公聘請了以為沖著失業援助金而前來應聘的黑人照顧他的日常起居。原因是那黑人對他一點同情心也沒有,這一點卻讓他覺得很舒服。

       對,我也不需要同情。如果這個家給我的只是同情,如果爸媽對我的呵護只是出於同情,我還有何面目留下?而這,又帶給了我怎樣的傷害…… 

      那時候,小鎮上重男輕女的觀念仍在這群思想落後的人們心中根深蒂固。幸好爸媽知書識禮,是鎮上受人尊敬的讀書人。我還有個弟弟,叫思賢。可爸媽從來一視同仁,我可以像個男孩子一樣上學讀書,媽媽還很喜歡給我買新衣服,經常把我打扮得甜美可愛,我知道,是有很多人羡慕不來的。有時,弟弟甚至要用我的舊文具,而我的文具,爸爸經常給我換又新又好的。所示當時,我心中有一股特別的優越感,也很容易自尊膨脹。

      甚至後來,鎮上的人對我所受的優待揣測不斷,而傳出了媽媽無法生育男孩兒領養弟弟思賢的流言。爸媽對這些閒言閒語自是沒放在心上,但我和弟弟畢竟是孩子,多少會在意。

      上學和歸家途中,我會故意疏離弟弟,也會在大街大巷斥喝他:「離我遠點,撿來的!」他從來一聲不吭,低著頭。

      後來又一次,弟弟躲在房間哭,死活不肯上學,爸媽哄了他很久。我感覺自己冷落在一邊,於是一整天都悶悶不樂。爸媽爲什麽撿來一個這樣的孩子,有我不就夠了? 

       有一天傍晚,媽媽在一旁熨衣服,我和弟弟在玩玩具,後來不知怎的便爭了起來。媽媽只當是小孩子玩鬧,還對我們笑說:「思賢,你不知道孔融讓梨嗎?英秀,女孩子家要有氣量一點,學會矜持。」我和弟弟仍互不相讓。媽媽便說:「好了好了,思賢讓姐姐先玩。」我得意洋洋地向他一挑眉,弟弟一氣之下把玩具扔在地上,淚眼汪汪地指著我說:「有什麽了不起!你才是撿來的!」「啪」的一聲,媽媽給了弟弟一個響亮的巴掌。我記得媽媽氣得發抖,那眼睛和她身後的西下的夕陽一般血紅。我心裡暗笑了一聲,轉身入房,把弟弟吵鬧的哭聲鎖在門外。

           那晚,我聽到爸媽在房間說:「是不是差不多告訴孩子了?」「不,等他們再大一些。」「可是我怕……」「不怕,別怕別人怎麼說,有我們護著孩子,不怕、不怕……」

      那年雨季,媽媽為弟弟添了一把藍色的新傘,我看得兩眼直發光。上學路上,我對他說:「喂,撿來的,把傘子給我!」他瞪了我一眼,把傘抓得牢牢的。我知道他很想還口,我更知道他不敢。於是我開始出手搶,他沒站穩,一個趄趔跌倒在路邊,然後只聽到刺耳的刹車聲……那一泊血紅濺到了我的新裙子,她的新傘子……

        爸媽趕到時,我伏在爸爸的肩上,看著媽媽倒在弟弟身旁呼天搶地。驚恐無錯的我,最清楚的是媽媽聲嘶力竭的指責:「你這個撿來的!」

      悲慟過後,一切似乎終於恢復平靜。爸媽依然待我視如己出,頂著鎮上的輿論壓力,供我上大學。但我無法平靜。

       我是撿來的,那我也實在得到了太多不屬於我的呵護。我是撿來的,那麼你們何需對我太好?弟弟何需吞聲忍氣?爸媽何需極力守護?我只是個撿來的……

      而從這部電影,我終於知道答案——呵護背後是同情。同情害得我自我膨脹,害得我炎炎的一,害得我害死了弟弟,不,是別人家的親孩子……我把別人的好心演成一齣悲劇……

     「英秀?你回來了?」「爸……」「怎麼了?哭什麽?呀,你要去哪兒?」

     「爸……」我不自控倚在爸爸胸前,「你們同情我是不是……我沒有小時候和你們的照片,你說是因為我小時候家裡沒有相機……爲什麽騙我那麼久……我害死思賢你們還留著我……我欠你們太多,我真的不需要你們的同情,這樣的呵護又有什麽意思呢!」 

      「傻孩子,你不就是看了部電影嗎?黑人為殘疾人留下,守在他身邊,為他做這麼多事情,是因為同情嗎?不是因為心中有愛嗎?」

      「可是,除了他,其他人都是因為同情啊……」

      「那你就為愛留下吧。」

         我低下頭。慚愧,實在慚愧!我怎麼能留得下呢?

        爸的手伏在我的肩上,一字一句地說:「你留下,才是對這個家最大的呵護。」

         我抬起頭,回顧我的童年,我的往日,我的家人,忽然明白了我這撿來的幸福和存在的意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