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最高峰 (中五級 周愛琳)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久病曠心賞,今朝一登山」,「終日錯錯碎夢間,忽聞春盡強登山」,「然後知是山之特立,不與培塿為類」……古代的文人在登高後總會寫詩賦詞,可見登上高處、頂峰總會令人滿足,或掀起感慨。在山頂坐看雲霧繚繞,聚攏又散,晨熹初醒的迷朦,晚上的星空璀璨,俯瞰大地,真有種出類拔萃、俯視何雄哉的感覺。 

  人望高處,每個人都想自己是站在山頂傲視眾人的那一個,當然我也不能免俗。人生會有很多高潮、低谷,跌宕起伏,得到不同的榮譽,「那我要如何定義最高啊?寫考第一又不行,寫當了成功人士你還是要我重作,那這條題目『登上最高峰』,究竟應該要怎麼寫呢?」我連珠炮發地向老師提出一堆質疑。老師沒有大動肝火責罵我一番,也沒有迎面飛簿拍枱大喝,只是說了句:「週末跟我一起去遠足吧。」

   在旅途中,我不禁想「不會真的要寫行山這麼膚淺吧?」我帶著惺忪的睡眼,連連打著呵欠,總算走到山腳跟老師會合。老師拍拍我肩頭:「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呢,作好心理準備吧。」唉,我只想早日回家,不要白白浪費了我的寶貴週末,不論溫書、做功課、備課,都比在山上閒遊浪蕩更有價值。於是我一來就大步疾走,把老師遠遠的拋在身後,偶爾回頭一瞥,站在石階上俯視來路,嘴角也不禁微微一彎,老師畢竟老了,走得太慢了吧?但漸漸地,這山路彷彿沒有盡頭,更顯得愈來愈長,愈來愈陡峭,蜿蜒曲折得像條大蟒蛇一般,害得我汗流浹背,氣喘如牛,我的腳步也不得不漸漸放慢了。沒多久,老師竟不經不覺間趕上了我,我滿腔不滿在肚腹翻滾、累積,我愈發疲累。老師跟我說:「我們是兩個人一起來遠足的,不是來比賽的,先歇歇腳,喝口水吧。」 

  經過漫長的旅途後,我勉強爬到山頂,站在翠綠的草地上,陣陣涼風吹過,換上一口新鮮的空氣,熱氣、汗水隨之揮發,我又生龍活虎了。從山頂眺望,藍天白雲,陽光徐徐地灑落,鳥兒在遼闊的天空中迴旋飛翔,我突然有點羨慕它們的自由自在、瀟灑快活。

   老師佈置好野餐的用品後招呼我過去。「怎麼了,『登上最高峰』有何感覺?」 

  我頓了頓:「疲憊,或許還有點空虛。」 

  「你真的覺得考了第一、做了成功人士後,你的人生就到了最高峰嗎?」

   「當然不了,我的人生還長著呢,我會得到更多的名利,在社會上攀到更高的位置。」

   「那你何時才算到了最高峰呢?」 

  「老師,這應該是我向您問的問題。我認為『最高峰』並沒有客觀的標準。」

   「你說得對,因為人是貪婪的,就算給我們全世界的金錢地位、榮華富貴,我們還會要求更多,因為它們不能真正滿足我們。」

   我好像再找不到任何尖銳的反駁,原來我的人生只是陷在一個跟人比賽,要勝過別人,不斷爭取,索要的漩渦中。

   「老師今天只想告訴你,除了學業、名利,還有更多值得你去追求的東西。」 

  在下山的路上,我一直在默想老師的那番話,我一直以戰勝別人作為進步的動力,一旦被人超越就失去動力,原來我是如此害怕失敗的。但我總不能勝過所有人,一旦遇到挫折,只有下滑,還談甚麼登上最高峰?難道我注定是人生的失敗者?我愈想愈茫然失措。

   「原來我一直是如此幼稚。」我脫口而出。

   老師笑了笑:「能夠認清自己,也算是長高了一點。」成長是能夠在思想上進步,成為心靈的強者才算是真正的成長吧。

   直到現在,我還是說不清、道不盡何謂最高峰,不過我能肯定,在今天以後,我將會愈攀愈高,或許人生根本沒有實質上的最高點,因為前路長著呢,沒有邊際,沒有盡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