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重演 (中六級 余俊健)

我是來自內地的香港人,十八歲,於香港住滿七年,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證。

 

住了在這彈丸之地多年,我意識到「香港人」、「內地人」,這兩個名詞有著密不可分卻又互相排斥的關係。

 

而我亦曾沒搞清:我,是「香港人」,還是「內地人」。

 

我家住在上水一家板間房,樓下便是藥房、超商(粵語應為超級市場才對,但有時還是會說錯)。我走到樓下,經常被行李箱輾過雙腳,被擁擠的人群撞倒,他們都在搶購日常用品,牙膏、沐浴露、奶粉……通通都被他們搶清光,電視上的新聞說他們是水貨客,有時想想母親吩咐我去買些生活用品,也要看看我和它們有沒有緣份。我也感到厭惡,常常想買東西卻買不到。在藥房,說普遍話的人總是吃香,店員即使操著滑稽的普通話口音也笑語盈盈,可你說著粵語卻沒人理會。

 

就是上星期,一班人提著橫幅、高叫著:「光復上水,驅蝗行動!」他們看見有人提著行李箱便上前漫罵:「你們這些內地人,又在搶奪我們的資源,快點兒滾回內地,別弄污我們的地方。」提著行李的人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正想默默離去,卻遭到「香港人」用腳踢那人的箱子,一腳踢下,其他「香港人」也跟著踐踏著行李箱,甚至有人想向提著行李的人動手,那人懼怕得大叫:「停手!」然而,那是粵語。「大哥,我只是糊口,不用趕盡殺絕吧!」那人接著說。「香港人」們停頓了一會兒,又接著走,彷似想佯裝甚麼也沒發生過,向著下一個拖著行李箱,正想走到藥房、超市而樣貌又似是內地人的「內地人」進攻。「香港人」繼續罵水貨客:「蝗蟲!內地人!搶奪資源!可恥!」遠方傳來一陣女孩的哭聲,操著普通話大喊著媽媽,繼而又被「香港人」響徹雲霄的口號覆蓋著。身旁經過兩個拖著行李的人,卻又被人群阻擋著,其中一個操著粵語的人面帶驚慌,提著行李箱趕快離開。

 

看著這一切,我沒有說話,緊閉著雙唇,深怕自己一說話,便會不小人露出殘餘的鄉音,被人誤以為是內地人而成下一個目標。可是,我不禁想著水貨客是否等於內地人、內地人又是否就帶有貶義,而香港人則是褒義的呢?這兩個名詞,何時變成形容詞,而何時我又害怕著內地人這個名字。我細想,這個疑問也不是第一次出現在我的生活裏,而是不斷又一次上演著。

 

我九歲來到香港,因為英語不好,於是由三年級讀起。記得初來乍到,老師用新移民的身份介紹我,我當時不敢說話,因為我那生澀的粵語實在見不得人。可是在老師的「威迫」下我最後也說了,引來傾倒而出的笑聲,因為我把「思賢」讀作「西冼」,那笑聲彷似有重量般,壓在我頭上,使我面紅耳赤,我被編配坐在一個地道香港人身旁,而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則是:「大鄉里,你不要跟我說話。」我頓時生氣焦急地問:「為甚麼?」「因為你是內地人,你搶奪了我們的學位,媽媽跟我說你們是壞蛋,我不會跟壞人說話的!」他一臉不屑看著我。我滿懷委屈:「我不是內地人,是香港人!」「不是!香港人說粵語的,香港人不會有鄉音!」他立刻反駁,當時,我無言以對,只剩下眼淚道出我的悲傷。那是我第一次懷疑自己的身份。班上的人沒有理會我的淚,他們只齊聲對我叫著「大鄉里」、「內地人」,那應該是我開始畏懼內地人這個名字。

 

現在想起,或許他們只有分內地人和香港人,沒有水貨客,亦沒有新移民這個身份。

 

當時,我被叫做內地人,因為我操著普通話。

 

現在,我被叫做香港人,因為我的粵語還算純正,雖然偶有語法上的錯誤,可幸別人暫時還是會把我當作香港人。

 

眼見這些事情在我生活中一次又一次上演,我想著,難道判斷你是香港人或內地人就只在於你的語言嗎?

 

但我想不是。香港人是否就等於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