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不了口 (中六級 莫慈秀)

  拿著密密麻麻的待辦事項紙,我……在生活中遇溺了。

 

    「念慈,明天你放學有空嗎?」我看著牆上懸掛著的日曆,明天是七號,又到了爸媽發薪水的日子了,那亦是我壓力最大的一天……

 

         每月七號,我都要替爸媽到銀行「打簿」,到提款機拿錢,然後去交租,交水、電、煤氣費,寄錢到遠在台灣的姐姐,交電話費,買……各式各樣的雜項由我一手包辦。以前當我還是一名初中生,做這些事情還覺得輕鬆,猶如吹走一根羽毛,可現在,我已是一名即將考文憑試的中五生了……

 

       「我今天不行,有點事辦,會晚點放學,後天才幫你吧!」說罷,我直盯著媽媽的臉,生怕她問我明天放學有什麼事要做。她沉默了一會,眼神彷彿有點黯淡,我抬頭看著家中亮白的燈泡,以為它出現毛病。

 

      「那你後天一定要去銀行啊!」媽媽溫柔地說道,剛才的表情應該是我眼花看錯了。

 

         吃過豐富的晚餐後,我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溫習,聽到洗衣機「嘟…………」的聲音,那是洗好衣服的聲音,那是魔鬼在咆哮的聲音,逼著我去晾衣服,把我拖進更深一層的海底深淵中。我看著書桌上做了一半的作業,我佯裝聽不到這可怕的咆哮,繼續埋頭苦幹。

 

         然而,生活的壓力彷彿是大海的水,取之不盡,當我舀去了一些,無盡的水馬上替補了空缺,就像我做完了一樣功課,還有千萬樣功課等著我,無人察覺那絲微減少的海水量。我站在大海的前方,快要被那越來越多的海水淹沒了!海水一直灌進我的鼻腔,奪走我的呼吸,我的生命……誰來救我?沒有!我只可以依靠自己!

        

  我鼓起勇氣,走出房間,卻看見媽媽在雪白的沙發上睡著了。我走近她,想搖醒她,向她盡訴心中話,卻聽見她響亮的鼻鼾聲,像鼓聲一樣,深沉厚重,每一下都用力地震盪著我的心,把我的勇氣震碎成塊。加以細看,大小不一的皺紋已出現在媽媽的臉上,如難看的疤痕一般,深深烙印在臉上,亦烙印在我心上,如利刀般,把我的勇氣切成碎片。媽媽的手亦被毒辣的太陽曬出了淡黑的雀斑,然而在媽媽黝黑的皮膚的保護色下,更適合她身下那雪白的沙發格格不入,成了視覺的衝擊,化成強大的力量,把我最後一絲勇氣擊成粉末。

 

         我輕輕搖醒媽媽,叫媽媽回房睡覺,媽媽睡眼惺忪,眼睛仍是一條線的說著「嗯……」過了十多分鐘,媽媽終於稍微清醒了!

 

      「媽,我……」我很想很想和媽媽說出心底話,那無情的話在喉嚨上下滾動著,快要衝出我的嘴巴,成為傷人的刀刃,割傷媽媽,令她流淚。可當我想像她在炎熱的太陽下辛勞工作,那自己曬得像個非洲小黑人,回家後仍要為我們燒菜做飯,我怎開得了口呢?我怎會想開口呢?我只好硬生生地把它咽下去,用力地吞下去,讓鋒利的刀刃割開我的血肉,留存在心中的角落,只有那靜靜淌血的心臟明瞭我的掙扎。

 

      「怎麼了,念慈?」媽媽彷彿也察覺到我的不自然,那迷離的眼睛稍微清醒。「沒有,你快點回房間睡覺,不然會著涼的!」媽媽的眼睛好像變得更加清晰了,臉上亦掛了個笑容,像彩虹一樣,燦爛迷人。她彷如純淨的獨角獸般,用她獨特的力量治療了我的傷,不留痕跡地縫好傷口,撫平我掙扎而得的疤痕,就像我從未受過傷一樣。

 

         看見媽媽進房睡後,我走到廚房,準備洗碗和晾衣服時,發現媽媽已做好家務。我關了客廳的燈,準備回到自己燈火通明的房間。我本以為自己會被那無情的海水淹沒,沉到海洋最深處,如漆黑的客廳一樣,伸手不見五指,原來媽媽一直為我擋著海水,光線才得以照下那海底的深淵,我才能依照光源,游出海底。就我的不只是自己,還有媽媽。

 

        最後,我回到明亮的房間,繼續把海水撥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