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入新居有感 (中五級 楊雪穎)

    今天我搬家了新居截然不同的環境新相識的街坊鄰里令我對生活有另一番體會

 

  正值夏日正午驕陽似火我、妻子和兒子卻駐足於小街的轉角處眺望它的延伸。那些緊緊互相依靠的矮小平房——不,應該說村屋一字排開順著山勢緩緩攀高今天我們能夠在這裡生活了。

 

    可能鄰近郊野公園的關係那一層層蓋著的不同的綠來到地面時融化了寫在我們的頭頂上方我們抬起頭感受著陽光從縱橫交錯的枝葉間流經我們的臉頰

 

    孩子他爸我們真的住在這裡了呢!」妻子的欣喜被話語勾起了些微然後遷逗抱中的兒子:「兒子你喜歡這裡嗎?」而兒子呢伸出了雙手想捉住一縷陽光他笑了咯咯的如早起的鳥啼

 

    我痴痴地望著他我有多久沒有看見過他的笑容了那過去的日子浮起來了我開始想起以往住在高樓大廈的日子——住在底層的日子。「這裡升值夠快你難得賺夠了錢,買這間吧!」幾年前那位西裝革履的中介嘻皮笑臉的話語最後還是如泡沫般破滅了一開始那裡還正在發展晚上靜得只有蟋鳴只有模糊聽到妻子安睡的打瞌睡聲以及月光安坐於窗前的聲音,我感覺自己幸運地選擇了這裡

 

    但當兒子呱呱叫落地時當不遠處的公路通行時當我升職時一切都變了每日每夜不同的車輛吹著不同的號角經過即使關了窗號角也叫得玻璃顫抖兒子出生了連帶他夜裡的哭喊聲來到這個世界夜裡除了無止境地安撫兒子我還被窗外的嘈音轟炸得難以入眠我再不能見周公了因為我的腦海裏充斥著的是夜裡不斷的加班是商界裡的爾虞我詐。結果我弄垮了自己的身體

   

   孩子他爸我們到了。」我把自己從回想中抽出來我們已搬家了,此時的我正站在新家的面前妻子在等待我開門我掏出鑰匙,正想插入門鎖的一瞬間——

 

你好呀是新搬來的嗎?」一把老人的聲音響起我一望是個頂著大草帽膚色黝黑的老人是個農夫嗎?「你好請問有甚麼事?」我起了一點戒心。「我是住隔壁的陳伯噯呀這孩子真可愛。」

 

…………

 

新居入伙,我竟沒個禮物去去和你打招呼。」他一直滔滔不絕地說然後又從背上的竹籃中掏出了一束綠油油的油菜,「小小心意而已希望你收下有空來我家吃個飯吧唉呀這小東西真可愛!」他把菜塞進我的手中,然後逗了逗兒子汗滴有微笑的皺紋滑落便進屋了

 

菜葉上的水滴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我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心中竟湧起一陣感動我又想起在那糟糕的日子裡我還收到那些鄰居的投訴——「近來低層單位出現因幼嬰哭啼而造成的滋擾……一張冷冰冰的通告冷得有如我上班出門時遭受到鄰居白眼的感覺一樣我氣憤為何這幢樓就是那麼的擁擠容不下對小孩的包容容不下生活的一絲安寧呢我憎恨他們我更加拼命地賺錢,賣掉了我一直死守著會升值的舊居最後我終於來到這幢房前

 

但這裡是多麼寧靜人又是多麼和藹可親使我竟開始對生活有不一樣的看法那些生活中對金錢工作權力的執著真的值得嗎和他人的相處難真需以爭拗來溝通用得著處處防備嗎在過活之餘是否應停一停休息一下去感受這裡的花多紅樹多綠嗎

 

我們進去吧。」開了門我從妻子手中接受兒子踏出了第一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