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已的謊言 (中五級 陳紫玥)

一直以來,我都不說謊,奶奶教導的,我從不違背。無論是欠交功課,偷懶不溫習還是弄壞了珍貴的花瓶,我都老實地向她交代。奶奶是我最喜歡,最親的人。在爺爺離世後,她的身子便開始變得不如往日。現在她只能在床上喝喝花茶,聽聽音樂。家裏所有大小事情都由我一手包辦。奶奶雙腳不好使,眼睛又看不清,現在只剩下那和藹又溫柔的說話和關心。

每天回到家,我一定得先到奶奶的房間看她,然後便到廚房為她準備下午茶。每當經過花園前,我便不禁想起以往爺爺和奶奶在一片金黃色的小菊花田中渡過的愉快時光,懷念那令人舒暢的菊花香氣,甜甜的,清新的。但睜開眼睛,剩下的卻只有孤零零的幾朵小黃花,在被曬得裂開的淙色泥土中掙扎。

奶奶經常提點我要把花照顧好,因為那是爺爺最愛的花,是她一生中最可貴的回憶。但我總是做不好。我們能按時為花兒們澆水,卻沒能除去那常佔領土地的雜草,一朵一朵的,花兒們都凋謝了。我並沒有告訴奶奶,但這不是說謊,我害怕令奶奶受傷,不想她連唯一的依靠都失去,我不能告訴她。

奶奶每日提起爺爺和她年輕時的樂事,但我每每都在逃避有關小菊花的故事。「我那黃澄澄的小菊花,還在太陽底下生活吧?」這似是輕鬆的問,正正刺中我的心,奶奶有如看透我心中的魔鏡似的,要問出真相,把我埋在深處的事實掘出來。

「當然……」字都來到了舌尖,我卻把它一囗吞回去。這時,天使和惡魔在我頭上開戰了。「難道要為了一些小菊花而說謊?這可是違反奶奶的教導啊!」「莫非你想告訴她真相?這可是又要刺傷奶奶的心了。」這是叫我如何是好,我該如何選擇?

回到廚房,望向花園那失落的小菊花,我喝一口茶,冷靜,認真的考慮。正當我在那獨個兒發悔氣,全家福的照片影入了我的眼簾。走近它,那有如靜坐著等到我到來的照片便是指引我前進的路牌,為我做出了選擇。

端著花茶,走上奶奶的房間跟前,深深的吸一口氣,握着門把向前輕輕一推,奶奶在那兒等我。我心中已有明確的決定,因為那是最理想的回應,至少我這樣想。

我給奶奶泡茶,坐在她旁邊跟平日一樣給她蓋好被子。奶奶拍了拍我的頭,掃過那黝黑的頭髮。「小菊花還好吧?」她開口問了一句,「當然!都好好的在那兒呢!」我盡能力控制那想抖卻未抖的嘴,不想發出不安的聲音,祈求奶奶不要發現我的謊言。我遞出剛摘下的幾朵剩下的小菊花,把花兒握在奶奶的手中。奶奶的嘴角漸漸露出笑容,用手指撫摸著花瓣,有如照顧著自己的孩子一般溫柔。這是我唯一的安慰,那是最理想的結局。

回到自己的房間,我立即攤到床上,我的魂魄凝在半空,回不到身上。我不禁想想剛才到底是否做對了。爺爺去世後,我就再也沒有看見奶奶笑得如照片上那麼燦爛了。我那謊言帶來的笑容,也算是我的支持,給我的肯定,那不得已的謊言是值得的。

無論是父母,長輩還是老師,「不要說謊」這句話時常掛在他們的嘴邊。但有誰一生都沒有說過謊?有些時候,我們會遇到一些事情使自己不得已要說謊,那到底是否正確呢?人有時候要說謊,不是為了利益,不是為了金錢名利等而撒的謊、而是經過考慮的謊言,是友善的謊言,那些不得已的謊言往往都是值得的。有些人會說那是違背道德無良心的做法,但是我可以肯定,善良的謊言也是發自內心,經過思考,成熟的謊言。

在奶奶還能安心地、平安地度過的日子裏,我希望那不得已的謊言,能給她帶來每一天的希望,展露出一個個發自內心的微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