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遊舊地,我卻感到陌生…… (中五級 姚學勤)

重遊舊地,我卻感到陌生。多少年了?沒想過此刻才重回自己成長之地。自從搬離那略嫌擠擁的安樂窩,一直因為學業等各種原因沒有回來過,如今為了和爺爺一家人吃團年飯,我回來了。

我和爸爸,媽媽從鐵路站出來,正要等待新建的升降機時,望向旁邊的斜路,不禁出神。以前還沒有升降機的時候,我們出外遊玩回來,總是優閒地在那斜路上漫步,我一手牽著媽媽,一手拿著雪糕,前方總有爺爺領路。那時候路上的人可多呢,爺爺和爸爸為我擋著危險,不讓我被撞到——

「叮」,我進了升降機,爺爺生大病後行動不便,不能來迎接我們了。望向那斜路,昔日熱鬧,如今人影稀疏。升降機內,人太多了,我們都狼狽地往內擠了擠。隔著玻璃,我目送往昔悠閒的斜路漸漸離我而去。

抵達昔日居住的屋邨,不由得我不感歎。昔日是這裏特點的大排檔,如今只剩孤零的一間,桌椅空著的甚多。旁邊原本簡陋的小商場,如今已被領匯改建成華麗的購物中心。原本落後的這裏,似乎也變得和香港市區一樣了。

爺爺總愛在大排檔「歎早茶」,我上幼稚園的時候,有時會跟他一起去。他和嫲嫲,還有不知從何而來的「茶友」,東一句西一句扯談著。這「聒鬧」的情境,在我搬家後徹底失了蹤影,我早已忘掉大排檔「油炸鬼」的味道,但忘不掉他們的談笑風生。眼前的冷清,我很不習慣。

「咦,這不是小允行嗎?」聽到那個老人呼喚著我的名字,我一愣。他是誰?我不認得?爸爸卻走前與他寒暄一番,原來他就是以往爺爺的「老茶友」,以前還經常逗著我玩呢!他記得我,我卻不記得他。原來我已經離大排檔的生活很遠,很遠了。

終於踏進門,重回舊居。舊居早已殘舊不堪,裝修過後,外牆變了顏色,爺爺卻執意留下舊家具,此刻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爺爺站在我面前,我們相擁了一下。

擁我的力氣少了,肌肉少了;脂肪多了,白髮,皺紋都多了。最重要的是,魄力少了,掩蓋不了的疲累卻多了。

以往強壯的爺爺,因為嫲嫲的離世,抵不住傷痛,倒下來了。在不短的醫院生活中,他的精力無聲無息地一天天,一分分,一秒秒地消逝。我每次到醫院探望他,都為他的憔悴而惋惜,卻甚麼都說不出。也因為爺爺,嫲嫲都不在舊居,我也沒理由去了。

重回舊地,恍如隔世。我看著現在的爺爺,惋惜的感覺再出現了,還是甚麼都說不出來。

以往擠擁的家,少了一人,竟空虛了不少。應是爺爺瘦了不少,也靜了不少。熱鬧,不比回憶。

涼風從窗外吹來,月隔著烏雲,透了一絲光亮,照在地面公園的樹上,樹又受涼風的吹拂,輕輕搖擺著。曾幾何時,我和玩伴還冒險爬上樹上撿皮球,樂此不疲地跑,跳呢!只是多年過去,聯絡已斷,現在也不可能只憑一晚上就找回他們。不知他們怎麼樣呢?見到也徒然,我尚認得他們嗎?

回去時,先是繞了一圈公園,再經過大排檔,領匯商場,之後我要求去走好久沒有走過的斜路,走時醒覺,前方已再沒那高大的身影。

滄海桑田,物是人非。變的不只是我,爺爺變了,我們一家人變了,故居變了,以前的屋邨變了,香港變了,整個時代,已經變了。其實所有事物也一直在變,只是太久沒見,才會發覺。

回頭看著斜路,又看著升降機,不但舊地陌生,以前的一家人情景,也很陌生。只能感嘆時間過去太快,我成長得太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