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犬 (中五級 林瑋怡)

  「小東西都是可愛的。」正如日本平安時代女作家清少納言所說,我尤為喜愛小動物,只覺牠們可愛得很,忍不住想好好呵護牠們。

   在街上走着,留意到一旁的紙箱後面伸出了一個毛茸茸、小小的頭,不禁驚呼一聲,只見一隻小狗顫顫微微地走出,身上污穢不堪,皮毛亂糟糟的豎著,眼神卻連一絲卑微,可憐的意味也沒有。心臓受到了重重的一擊,多麼小巧可愛的生物,於是我慢慢走近,伸出手摸了摸牠的頭,猶疑了一會兒,最後下定決心,抱起牠。牠在我懷中發出嗚咽一般的叫聲,一聲一聲,使我感到心痛無比。

  回到家中,我懷中抱著那隻小狗,打開家門後,想必又是一輪爭吵、發泄。果不其然,像一尊不動明王像的母親坐在沙發上,轉過頭來,瞪著我懷中的小狗,一番連珠轟炸:「什麼來的?你把什麼帶回家了?你一天到晚什麼都不做只會玩,你太自以為是了,你以為自己不讀書也能考到好成績嗎?你那部手機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離手,信不信我把它砸了?……」今天不是好日子,她心情不太好。身為發泄工具的我,懂得「沉默是金」的道理,但也免不了受皮肉之苦。

  經過我作出多項起誓、承諾,及爸爸的幫助,姐姐的勸喻,哥哥的漠不關心,小狗總算能在我家中生活了。我幫牠洗了澡,本以牠會反抗的,但牠沒有掙扎,只給我呆呆的眼神,及發抖的身軀。

  自此,我回到家中便習慣看看小狗的情況。母親買了一條鐵鏈,把牠繫在露台上,牠初時還會在露台上走走停停,像是在觀察新環境一般抓一抓花盆,嗅一嗅欄杆,十分可愛。我總是坐在露台旁,單手托腮,看著牠那小巧的身影。牠皮毛的顏色已分不太清楚了,應該是長期沒有清楚的原因,黃黃的,不再潔白。牠最近常窩在露台的角落,綣縮著身子,短小的腿有時會動一動,臉上露出疲倦的神情,透著一股傭懶和睏倦的氣息,牠這個樣子卻瘋狂地吸引著我。牠的眼睛圓圓的,也呆呆的,憨厚而可愛。我發現自己喜歡觀察牠多於觸摸牠,特別是在牠每天看著夕陽的時候,陽光灑在牠身上,茸毛長這了一個光圈,使牠像是被神聖化了一般,教我的目光緊緊地抓住牠不放。牠活在自己的世界,我不像是牠的主人,倒像是牠關係平平的朋友。牠吃東西時不快,一口一口,很有條理──牠是為生存而吃。

  日復日,牠從沒有活潑地跑著,從沒有開心的搖著尾巴,從沒有精神地叫吠著。愛理不理,厭倦世俗。最近母親心情也不太好,她的聲線成為了我生活的背景音樂,無時無刻,永無休止。我看著小狗躺在一角,心中突然湧起了一股憤怒,不甘的感覺,大力搥了一下門框,口中唸著:「振作一點吧,為甚麼要那副病懨懨的模樣!」小狗半閉著眼睛,放棄似的一直沒有精神過。我心中祈求牠有一天能明白堅持的重要,正如我一直想做到的一般。可惜牠始終不明白,生活把牠磨練得呆板,沒有生氣,開始討厭這樣的牠,很想牠明白要珍惜現在每一課,但是我自己也做不到,又有甚麼理由去生牠的氣?

  最後的最後,牠仍然了無生氣,我依舊渾渾噩噩。突然,有一天,牠躺在露台上一動不動,一大波恐懼襲上我心頭,後面有一把聲線說著:「都說你一點責任心都沒有!牠死了,以後不準再養這種東西,根本沒有用……」

  其實我是在牠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才把牠帶回來的;其實我希望牠能活潑起來,是想牠給我反抗的勇氣。感謝牠教會了我一些我一直想知道的事,牠使我意識到我如此下去的結局不會幸福。感覺自己不同了,哪兒不同了?就是我不再像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