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中六級 余俊健)

  在機場裡面,有些人腳步沉重猶豫,拖著行李走進未知的旅途,或許因為他們只剩下行李作伴;有些人同樣帶著行李,卻走得輕鬆自在,或許因為他們帶著行李再次回到熟悉的家裡。坐在機場的候機廳,我注視著窗外一架架起航和降臨的飛機,它們好像載滿離家的不安和回家的期待,穿梭在浩翰的天空裏。

  那天陽光和煦,它仿如帶領著我往某個方向,就像當初我第一天到達這裡的天氣般,不過我想這次陽光指引我往的方向是心靈的歸依,那更暖的地方。我牢牢捉緊回家的機票,緊得使它喘不過氣,好像有些著急,著急深處亦藏著那難言的寂寞。

  三年前,就在地球另一面的機場,稚氣的我的即將踏上刺激興奮的留學旅程。 家人都來送我機,沒想到電視劇裏的老土劇情會發生在我身上,真難為情。「浩霖,記得多穿件衣服,到達的時候便打電話給我,要自己照顧自己……」漫長的等候時間讓人覺得待不下去,母親一大堆嘮叨,在我耳邊圍繞,我恨不得立刻到那自由的國度。雖然我弄不清楚到外國留學的原因,但至少這個就足以讓我離開。登機前,母親她依然提醒我,最後還送上一個難捨的擁抱,但我躲開了,帶著父親那瀟灑的一句保重,踏上那個獨自的旅途……

  匆匆幾年,時間把我從懵懂的孩子變成成熟的大人;時間讓我放縱追逐那渴望的自由和夢想;但時間讓我感到迷茫、孤獨,多了一份無家的感覺……

  大學二年級的時候,記得我正在為所有科目都堆在一個星期的考試奮力溫習。那時候我總喜歡躲在圖書館溫習,那裡只有我一個,很寧靜,靜得讓人崩潰。為什麼不在宿舍裡溫習?很簡單。因為我的室友在開派對。我怎能打擾他的歡樂時光呢?當我看到參考書的最後一頁時,眼睛十分疲憊,脖子都僵硬、酸痛了,拿起手機看才發現原來已經十點了。看到這麼晚,我才有肚子餓的感覺。看來我還未習慣沒有人叫吃飯的生活吧!那時候飯堂已經打烊,正在煩惱時,雙眼不禁注視旁邊的空位,但它不在,那放涼的湯水不在。我很後悔為什麼那時沒有趁熱喝,在家裡,房間外面總有家人看電視劇的笑聲,我看不到那好笑的劇情,但感受到他們與我分享的歡樂,我不討厭,反覺親切。或許我不習慣寂靜,所以使我覺得那笑聲像陪伴著我溫習似;在某個時間,母親總會叫我吃晚飯或進房擺下一碗熱騰騰的湯,她放下湯的時候腳步總是放慢,好像怕騷擾到我似的,但我明明就在旁邊看著。可是不知什麼時候,我逼自己習慣孤獨還有胃痛的感覺。我的胃又開始絞痛著,面對空無一人的那裡,我想家。圖書館不是我的家,宿舍也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回不了……


  有空的時候,我也會經常跟家人用視頻聊天,等待接通的時間並不長,但等待回家的日子卻很漫長,我有時候看到電腦上的畫面也會遲疑:我算是回家了嗎? 看到畫面上的家人的樣子,心中埋藏已久的悲傷總是湧上心頭:苦澀的是我有很多抱怨,想傾訴的說不出口;悲切的是雖然看見他們的臉,我卻碰不到他們,他們做的飯菜我也只能望梅止渴了;心酸的是儘管看見他們的皺紋又多了幾條,頭髮也開始變得蒼白,我也不能陪在他們身邊。我的三年轉眼過去,但他們又有幾個三年? 我的眼淚不斷在眼眶打轉,我不想眼淚掉下來,我不時仰頭,為了是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兒子活得很好;母親的問候與關心,也再不是嘮叨,反而變得動聽,可能是那聲音令人覺得窩心熟悉。我想是我跟母親太過親近,反而距離變得更遠;而當我和他的距離真正變遠時,我才懂得思念。不但如此,從母親口中得知,原來父親在我上飛機後整整哭了一個小時,那是我才知道平常嚴肅正經的父親,只是不會表達情緒而已。我驚醒,原來這個家需要我,我也需要這個家,我很想家。

  我思念家的感覺越來越濃,我有一千個理由離開家,但原來回家的理由只有一個。我哽咽地說出:「媽,我想家了!我回來好嗎?」母親既激動又感動。「傻孩子,家門長為你而開。」那無言的溫暖,在我想家的悲傷中敞開,原來,回家,並不難。

  飄揚過海,我迫不及待踏上回家的路,帶著作伴的行李, 隨著陽光的指引,融入家人溫暖的懷抱。「爸媽,我回來了!」激昂的聲音伴隨著打開的家門響徹家裡。此時,等待我的有父母,還有那碗暖心的湯。家,我回來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