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五級 古諾荻)

房間黑沉沉,很怕人,

啪一聲光輝頓增。

不過是平凡的一盞燈,

卻能驅走黑暗。

做家務要用燈,

寫功課要用燈,

看電視要用燈……

那是照亮生命的一盞燈。

 

C朗上身,

弟弟飛身射球,

啪一聲黑暗降臨

冷笑粉身碎骨的燈。

皮球瑟縮,擔憂;

弟弟瑟縮,擔憂;

我硬着頭皮,掃除擔憂。

 

換一盞燈,光明再臨,

擔憂去了,

皮球跳躍,弟弟雀躍;

一切瀰漫興奮。

我獨黯然--

多年的生命之友,

輕率一擊

視為死不足惜,

含冤地

永遠消聲匿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