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凳 (中六級 劉嫚晴)

     今年的團年飯,一家人圍着桌子吃飯時,其中一張椅子空了。

     小時候,外公身型健碩,身體強壯,每逢假日就帶我在香港「氹氹轉」,香港的大街小巷我和外公也留下氣味。一走到玩具店門外,外公就會快快拉着我走,但我站在店外的櫥窗,外公用盡力氣也拉不動我,只好與我一起欣賞。當我看見心愛之物,就和外公説,但他每次只有一句,但我再用渴求的眼神凝視他的眼睛,他就會和我一同步入店外。

      當我慢慢長大,外公的年紀也慢慢增長,身體愈來愈差,他再沒有與我在香港「氹氹轉」。外公因行動不便,每天只躺左床上,而我又因功課,温習而少探望他。外公曾三次中風,身體及面部基本不動正常活動,説話也非常困難,但當我每次探望他的時候,他都會用冰冷的手捉着我暖暖的手,對着我微笑。一天一天的過,外公漸漸忘記我的樣子,但當我在他耳邊提住我的名字,他面上都會露出一道甜甜的微笑。我也會和他訴心事,雖然他不會回答我,但他的微笑,帶給我任何人都不能令我感受到的安全感。

      在外公離開的那天,我最後一次哭着捉住他冰冷的手説:「謝謝你,外公。」他緊緊合上的眼睛,彷彿流出一滴眼。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而外公也過了最後的階段,我記得外公曾説過:「笑着一天,哭着又一天,你選擇甚麼呢?」我選擇「笑着的過每一天」,希望像外公一樣將我的笑容送給我身邊的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