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病記 (中六級 黃佩欣)

   模模楜楜的我隱約看見媽媽在為我預備濕毛巾和退熱貼。這時,我才感覺到,媽媽真的很愛我。

    我是一個基督徒,從小學五年級,每個星期六都會上教會參與團契。每個星期我都會投入、愉快地參與團契。可是,在我小六時的一次團契,在我站起來唱詩歌時,我那雙有神的眼睛變得越來越模楜。身體都感到非常熱,眼睛更熱得像一個火球。我的腿頓時一軟,坐在地上。然後,我身旁的團友馬上把我扶到椅子上休息。之後有些較年長的姐姐給我找來一枝探熱針。證實我發熱了,於是他們致電给我的媽媽。雖然那天是星期六,但我的爸媽都要上班,哥哥也出去玩了。所以我的家沒人。但當媽媽得知我發熱了,便馬上向老闆請假,趕回來照顧我。

    媽媽很快就來到接我去看醫生。幸好,在教會附近有診所,而且沒有病人在輪候。登記後不過兩分鐘,我就踏入醫生房了。醫生說我不是很嚴重,只是輕微發熱,多休息和喝水就能康復了。從護士手中拿過藥後,媽媽便帶我回家。雖然我很疲倦,但還能自行替換衣物。之後我累得立刻躺在床上。甚麼都不管,只是想睡覺。但在我模楜之間,感覺到媽媽為我擦身和在我額上貼上退熱貼。頓時,我的身體從火爐中被帶到去清涼的草原上。但我也能看見媽媽額上的汗珠如傾盆大雨一樣倒下來。當我看到這情景,我終於明白到「世上只有媽媽好。」這句說話是真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