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病記 (中五級 莊希晴)

   患病?這個詞語對我已經毫不陌生,從小到大我經常生病,印象中最深刻就是小六那年。

   小六那年,很多人都患上甲型流感,我亦是其中一個。那天晚上我全身發冷,家裡卻只有我和傭人,爸爸媽媽經常需要工作,長時間不在家,本來我以為是自己的心理反應,在被子裡焗了一身汗還是很冷,於是我致電給嫲嫲。

    嫲嫲一知道我生病,就過來我家帶我去醫院。經過一番檢查後,得知我患上風靡香港的流感,由於這是個會傳染的疾病,我馬上就被隔離了。護士們替我吊鹽水,雖然已被針插入手很多次,但仍是痛的。我看到嫲嫲在一旁暗暗掉淚,我知道平日口硬心軟的她其實是很疼我的……

   我住在醫院兩個多星期,嫲嫲每晚留在我身邊陪我;直至我起床,嫲嫲總會拿着熬好的粥給我吃。

    其實當時的我在想:一星期了,好像沒有什麼進展,鬼門關好像離我很近。我很膽怯,幸好嫲嫲一直告訴我很快沒事,要相信醫生。

    一天,醫生說有新藥物醫治我,嫲嫲有的只是關懷,而沒有厭煩,沒有漠視,沒有倦息。

    果然一星期後,護士帶我再去試驗,發現身上的病毒沒有了,可以出院自行休養。嫲嫲臉上的笑容再次出現,就像中了六合彩般高興。

    如今,許多現代嫲嫲的新形象,就像潮流文化一樣不停地展現着。但是,不管怎麼新,怎麼變,總該有她永恆不變、讓人常思常行的一面吧!就以我來說,儘管嫲嫲已經衰老,已經落伍,但她在我心中凝成了一幀永恆不變的圖像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