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眼睛在看著我 (中六級 周綽茵)

「近日,都市人的抑鬱症及其他情緒病并發出的問題引起了專家的關注。根據調查顯示,每十個人當中便有四人患有……」

最近我總覺得有人在背後跟蹤我。不論在我上學途中,在吃飯的時候,在趕夜路回家的當兒,甚或只是我呼吸的每一分每一秒,我的後腦總偶爾傳來一陣冷颼。但每當我回頭搜索是誰一直在背後暗放冷箭,我看見的只是空無一人的街道或是路人略帶鄙夷的眼神。這一切彷彿在嘲笑我想多了。可是隨著時間推移,我已經逐漸肯定了有人在跟蹤我,有眼睛一直在看著我。它無孔不入,我無處可逃。

「而且中學生患有焦慮及抑鬱症的問題尤為嚴重,有逾六成受訪學生確定有不同程度的焦慮及抑鬱症狀……」

那眼睛是佈滿血絲的,是凌厲駭人的,它一直在看著我,即使我閉上雙眼,也能感到它在狠狠盯著我的靈魂。我不敢跟父母說,怕父母說我在胡思亂想,也怕告密會令那眼睛的主人採取進一步的折磨。於是我只好將專注力投放在書本、模擬試卷、補習筆記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和積如山的紙張此刻竟成了我的良藥,把我從猩紅的注視下稍微拯救出來。

「心理學家指出學業壓力及考試制度是幕後黑手,當然,只要家長悉心關顧子女情緒,抑鬱症便能被……」

九時十分,家中的客廳仍是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漫無邊際的漆黑瞬間倍大了我的感官,那眼睛準是藏在這片黑暗之中。我打開了白光燈,冷冽的白光撒遍了客廳的每一角落,我花了兩三秒時間才習慣這片光明。客廳的玻璃飯桌上放著一碟用保鮮紙包著的賸菜殘羹。那是四顆牛丸及幾塊發黃的菜葉。他們又忘記了我有濕疹不能吃牛肉了。餸菜旁貼著一張白蒼蒼的便利貼,上面寫著:「未來數晚我和你爸都要當夜班,吃過晚飯後謹記溫習,切勿怠慢。」他們沒有忘記奪命督促我溫習。我苦笑著,咬下早已沒了溫度的牛丸,將這股寒意吞進腹中。在暗處,那眼睛又在看著我,它甚至公然發出了嘲笑,看著我這個輸家怎樣一敗塗地。此刻,我感到那猩紅的冷,比牛丸菜葉更能滲入我的五臟六腑。

「抑鬱症必須及早治療,患者除了精神萎靡,生理上亦有極大的負面影響。例如間歇性作嘔……」

凌晨一時二十九分,我和綿綿睡意拉扯著,忽然那道凌厲的眼神闖進了我的腦海,一下子拍走了我早不情願留下的睡意。我感到胃裡一陣風起雲湧,還有甚麼異物卡住了喉嚨。我急忙跑進廁所裡乾嘔一番,五臟六腑都要爭先恐後地湧出來,渾身的血液像約定了似的全都跑上我的腦袋,體內的夾攻迫出了我的淚來,最後吐出的只有苦澀青黃的膽水。

「還有頭痛……」

未幾,太陽穴裡被猛烈轟炸,我的腦袋像被人不斷塞進硬物,儘管腦內的空間早已被塞滿了,它仍將痛楚塞滿我的腦袋,我不禁咬住了嘴唇默默忍受,就連何時咬出了血也不曉得。最後掙扎得累了,我才含著血腥遲緩進睡。此刻,我又感到那眼睛在看著我。一定是那眼睛下的魔咒,讓我痛不欲生。

「有專業人士建議學校減輕學生的工作量,不要將學生迫得太緊。」

課室死寂得只聽得見時鐘心臟跳動的聲音,試卷上的那堆數字竟幻化作臉容扭曲的蟻蟲,它們在紙上恣意蠕動,我捉摸不到它們。「嘟—嘟—嘟──嘟嘟嘟嘟……」計時器敲響了我的喪鐘,蟻蟲終於停止了爬動。然後我又感覺得到了它的注視,這次它離我很近很近,很冷很冷,我感受得到它的寒氣,令我即使在燠熱悶焗的課室中也滲出了冷汗。

我連忙拿出日程本來分散注意力。

     「二十七日-通識論文截交日、

       二十八日-英語閱讀統測及數學第二次小測、

       二十九日-物理大考、

       三十日-化學統測⋯⋯」

密密麻麻的日程使我看得眼花繚亂。再細看一下日程,我竟然看見了──哇!那眼睛在看著我!那眼睛又在看著我!今次它竟明目張膽的瞪著我!「救我——快救我!」那無處不在的猩紅眼睛此刻正猙獰地躺在我的日程本上張牙舞爪。我驚呼,我求救,但當我望向四周時,我只看見一堆疑惑、鄙夷、有意閃避的眼神。逃,我腦內只剩下這個想法。我立刻拔起被灌了鉛的雙腿狂奔,可是那凌厲的眼神仍追捕我。那麼我該逃至何方呢?逃到天上吧,那眼睛應該找不到我了。我在後梯的回旋處跨出腳步,越過欄杆向天上用力一躍,奇怪,怎麼感覺不了飛翔的感覺呢?我向下一看,那眼睛仍在看著我,它誓要把我拉進地獄裡去,它笑得心滿意足。「砰--」一聲巨響終於把那雙眼睛合上。

「近日,再發生了一宗學生因壓力太大而自殺的案件。根據警方初步調查,該生因長時間缺乏關愛及學業壓力而走上絕路。事件引起了『重大關注』……」

茶餐廳內,電視報道聲繼續播放著。在報道的伴奏下,人們繼續低頭做自己的事,有保險經紀努力推銷,有學生邊做功課邊把食物塞進嘴裡,有白領不斷刷新手機畫面緊貼股巿行情,有人盯著花紋階磚的地板發呆,有人喝著早已沒了溫度的奶茶,有人沉迷在手機屏幕內的虛擬世界,並沒有一人關注過報道的內容。同一時刻,那眼睛在都市中再次發出猩紅的光芒,找尋著下一個獵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