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水 (中五級 余俊健)

    坐在圍著花園小池塘的石壆,允行注視著池塘中唯一生存的錦鯉,艱難地游走在沙石垃圾之間。暗綠色的湖水,像是吸乾所有生氣:乾枯啡褐的植物漂浮在湖面,還有一條條挨不過去的屍體,發出陣陣惡臭,那條錦鯉依然游著,搖動著身體,似是掙扎,或許是逃避成為浮在湖上的一員,繼而隱沒在這攤濁水之中。游著,其實,只是游向死亡。

   「同學,你為何躲在此處?這裡很臭,快走吧!」一位校工叫喚著。「沒關係!我留在這裡就好,而且我也沒有地方好去。」允行不其然的站起來,乾笑着。校工走近看,在原地怔住了,接著又迅速回過神來,似是一副被嚇倒的樣子。「坐會兒便好離開,小息也快完。」校工突然吞吞吐吐地說著,眼神帶著點慌張搖晃。說畢,他就帶著遲疑的腳步離開。允行輕撫著嘴角的傷口,發出疼痛的呻吟聲,手指還沾上血跡,一步步拐着走回教室,純白的襯衫染上一大片暗紫深紅,在微風的吹拂下飄動著……

   「阿!」籃球場的角落傳來斷斷續續的呻吟,劃破清晨的寧靜。「打小報告打得那麼高興,這麼正義阿?現在我就是正義,我就是規矩,我就是要懲罰你這個違規的小崽子!」向華低頭看著允行,一手撐著牆壁,用高大的身軀與他的兄弟包圍著允行,這時候的允行看著特別弱小。「吸毒是錯的……」允行用微弱的聲音說著,身體捲縮成一團,顫抖著。「錯甚麼?哪裡有錯?」向華瞪著他,用強壯的臂彎一拳拳直勾向允行的肚子用力,使允行從口裡噴出膽水。「你讀這些三流學校就應該知道會有這些事情。在這裡你所謂的正義保護不到你,只有力量才能讓人折服,就算你告訴老師,他們也只能視若無睹,一個不小心,他們連小命也不保。這次你就當上了一課吧!兄弟們,好好收拾!」向華離開了籃球場,剩下拳打腳踢的聲音重複着。

    允行從同學口中得知,打理那個花園的校工多年前已離職,學校之後也再沒聘請新校工,而花園就一直被扔著不管。後來池塘因被沒有公德心的同學亂扔垃圾而發臭,變得人跡罕至。允行看著仍然游著的錦鯉,想讓池塘變得乾淨點,好讓牠游得舒適點,便將自己水壺裡的水全倒進池中。初時還見一點清澈,卻頓時被渾濁吞噬,化成漣漪繼而消逝,看不見任何變化。允行不禁懷疑自己:難道我是錯的…..

    那條錦鯉依然被困在濁水獨自生存,然後等到某天迷失了方向、等到無力,最後死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