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陽 (中五級 譚倩盈)

家鄉的嬸嬸頭髮灰灰黑黑的,她把髮削得很短,短得快要緊貼耳背,她穿著暗啞的紅上衣,細細的金線縫上了殘花,她雙手合十,在香煙和蠟燭燒得火紅之時,她口中唸唸有詞:「奶奶,祈求你保祐我家寶華順順利利,阿美高考順利,平叔生意一本萬利,你一定要顯靈啊!」灰濛的煙霧把紅泥堆前的女人籠罩起來,四娘也不甘輸的樣子上前緊緊把粗糙的雙手合上,眉心深深鎖緊,牢牢閉眼說:「阿娘!求你在天之靈保祐阿怡三年抱兩,一索得男,你不是很疼愛呀珠女的嗎?求你保祐她快快嫁出去了。」她的雙眼凝視那通明的火焰,露出貪婪的渴望,好像要把那埋葬在土裏的靈魂都挖出來,溶化的紅蠟卻倒在地上,無法再站起,那堆紙製的寶碟和金銀色的表面早已化成灰燼,無力再訴說甚麼,即使奮力地隨風逃離這些可怕的女人,也好像沒法對抗熾熱而蔓延的烈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