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號風球有感 (中五級 李鵠志)

星期五,掛起了八號風球,早上沒被人叫醒,比平日睡晚了一些。夢境與現實好像交叉著一陣陣似狼的吼叫聲,聲音不小。醒來來後,望著房間已關閉的窗,一點點如淚水的雨點黏附在透明的窗上,隨著一陣如狼叫的風划過,窗戶用力力抵擋著,窗面上又多了了好幾點淚水。別人因停課而滿心歡喜,而我卻心緒凌亂,呆呆地看著窗外。

這個星期五天裏有四天都是下雨,我的心情也比平日低落落。今天掛起了八號風球,窗門關閉,風聲不停,倍覺沉鬱。近來我因為人際關係遇上挫折,迷惘遲遲未得紓解,現在煩躁更湧上心頭。我嘆著氣看著窗外,我家面對著的山及公共屋村,也有幾個小公園,平日會有車出入,有小朋友追逐不停。今天,全部小朋友好像被「軟禁」在家,而私家車則被困於停車場,不得外出,外面一個人都沒有,只有滑梯、樹木、街燈與颱風約會。「嗚」猛風在吼叫,「嗚,嗚」連續地吼叫,下面的樹木隨著風向擺動,腰向後屈,像被扯著,想變回正常豎立的姿勢,也是難事。不一會兒,雨少了,風也稍做休息,沒有那麼強烈,樹木也暫停了擺動,只有樹葉在輕輕搖曳。然而,周圍還是靜止的,沒有人,沒有車的來往。忽然,風又再響起,從遠處有個白色膠袋在風中飄搖,時高時低,一下子被風推使它更接近我,我有點害怕它會黏在我家的窗上。正當我害怕之際,它已掉了下去,原來風又停了。

「天文台考慮傍晚改發三號颱風訊號……」房外的電視報導傳進我耳朵裏,望著暫時停止的風,我忽然醒覺到,風始終會走過,不會一定持續下去,被風所擺動的,也會有靜止的一刻;垃圾膠袋在空中流浪,也會終被地心吸力收服,回歸原本的位置。如今我為挫折而難過失落,心感徬徨,糾結如此,是否應該看開一點?

我站起來來,離開凌亂的床,紮起頭髮,拿起筆,找回心情和動力做我要完成的工作。颱風使我失落,也使我豁然開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