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虎 (中一級 張怡)

我依然記得上年夏天在家中發生的小事。

記得那時家中客廳的牆壁翻新,客廳內充斥著強烈的油漆味。我和姐姐爭吵不已,誰都不肯睡在客廳,但因為姐姐有鼻敏感,強烈的油漆味會令姐姐不適,我迫於無奈,只好到客廳裡睡。

我嗅到一室的不滿,一直氣忿不平,輾轉反側。直到午夜,「噗!」的一聲突然從不遠處傳出,我反正睡不著,便拿著手電筒看個究竟。

我徐徐走到傳出聲音的地方,一看,場面令我震驚極了!剛才傳出的聲音,原來是牆壁因日久失修,水泥鬆脫墮下所發出的。我再仔細一看,原來有一條,不,是兩條壁虎在水泥牆內。其中一條因受外來巨物騷擾,馬上逃亡;另一條卻氣定神閒,聞風不動。我心想:好大的膽子啊!

我本想大聲尖叫,但怕驚動父母,於是唯有用手掩著嘴巴,故作鎮定。我再將頭探前,細看之下,原來牠並非吃了豹子膽,原來……原來…..牠被一顆已遭銹蝕的螺絲緊釘在牆上,動彈不得。螺絲應該是上次維修時留下的,距離現在已差不多兩年了。那麼,牠已經不能動彈兩年了,牠怎麼還能活著呢?正當我有這個疑問時,另一條壁虎跑進我的視線範圍內,牠咬著一些東西,像閃電般放進牠的同伴口中,然後立即逃跑,不知所蹤。果然,我猜對了,牠們應該是上次工程後生還的最後兩條壁虎。牠們靠互相扶持,才能活到今天的。

 

我嗅到的不再是不滿,而是安慰,是溫情。小小的壁虎,竟然能夠互相照顧,和睦相處,而我,作為萬物之靈卻為了一些小事和姐姐吵架,實在丟臉,實在自愧不如。想到這裡,我就安心去睡。

 

第二天早晨,我和姐姐打過招呼,大家有說有笑,一起上學去。自從那次之後,我再也看不到那兩條壁虎了。idi-language:AR-SA'>此刻,楊修還未意識到,伴君如伴虎,沉醉於自己的才華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