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以惡小而為之 (中六級 李茵怡)

        「我真的受夠了!我也是一個有血有淚的人,為甚麼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欺凌我?我真的受夠了!」一心雙眼盈滿淚水,憤慨不平地注視着我。我怔怔地看着她被淚水爬滿的臉,難道我做錯了嗎?

        一心是我的同班同學,也是我的鄰居。她的身材矮小,行走時總愛低着頭,頭低得快要碰到她提起的腳尖。臉被厚厚的劉海覆蓋着,令她散發着陰沉沉的氣息。她不多話,有甚麼事總是默默吞進肚子裏。因着她有如此沉默的性格,我便經常欺負她。在上學時故意用力拍她的書包、在教室裏用腳絆她,有時更故意在上課時搶她的筆。我最常做的是取笑她,笑她身材矮小,笑她像女鬼一樣,笑她其貌不揚以致要用劉海蓋着臉。這是我一如既往的習慣,我也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但這一次,我終於領悟到自己的錯誤。

        今天,我們如常上學。在上學途中她的頭垂得更低,恍如貼着地面蠕動。身上彷彿包裹着一層厚厚的黑影,死氣沉沉的。我如常衝上去,邊拍着她的書包邊說:「今天怎麼把頭垂得比平時還要低,起床時發現自己的劉海已遮蓋不住你的醜陋了?哈哈……」我一邊放聲大笑,一邊輕快地向前走。回到學校,我又故意伸出腳來絆她。平時她總能勉強躲過,今天她竟然狠狠的摔在地上。她沒有哭,只是慢慢爬起,然後雙目無神地默默走回座位。我使勁的恥笑她,向班內同學「宣揚」她的醜態,引起哄堂大笑。她卻依舊毫無反應,使我只覺沒趣。於是我坐到她面前,無意中問了一句:「怎麼哭喪着臉,難道你家正在辦白事?」說時還夾雜着幾聲輕蔑的笑聲。一心突然緊握着拳頭,整個身軀正在微微顫抖。她抬起頭,雙眼內燃着兩簇熊熊的火光,呼着粗氣,嘴唇微微顫動。「我真的受夠了!我也是一個有血有淚的人,為甚麼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欺凌我?我真的受夠了!」她大聲吼完這一席話後,便淚流滿面地火速離開。我被她的話怔住了,全班同學都嚇得目瞪口呆。我做錯了嗎?沒有吧!

        直到第二天,我才從老師口中得知,她的父親在前夜因交通意外去世,而我卻在無意間向她落井下石,取笑、奚落無一或缺。自那天後,我便再沒有見過她。到她家門前觀望,只見大門緊閉,紅漆也有些剝落,整間屋變得了無生氣。原來她搬家了,也轉學了。我從沒想到,我的取笑竟令她如此難過。我終於明白到「莫以惡小而為之」的道理。因為我的話語,令她深受傷害,我內疚了!我真的覺得自己是一個沒有善惡之心的人,經常欺凌她,還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有問題。但她的搬家如當頭棒喝,令我確確實實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她是我的同班同學,更是我的鄰居。我們經常碰面,但我給予她的不是一聲招呼、一個微笑,反而是嘲笑,是捉弄。我一直以為這只是一些小惡作劇,但我錯了,我真的錯了。積小成多,她一家是再也不能忍受才爆發的吧!一個一向溫和沉寂的女孩是要多憤怒才能逼使她爆發。我發誓,我以後不會再因「惡小」而「為之」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