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以惡小而為之 (中六級 許翠彤)

        急診室內,醫護人員魚貫地進出診療室,我坐在外面的一列白色長椅上。無盡的長廊迴蕩着空氣流動的聲音,想着剛才的情境,我不禁顫抖起來,不知如何是好。

        今天放學後,我本應與我青梅竹馬的好友允行一起到體育館打球,誰知他竟然爽約了,我心想必定要弄他一下,讓他嚐一嚐苦頭,不敢變本加厲。我悄悄跟在他身後,猶如一頭飢餓的獅子,死命地盯着眼前的獵物。我跟允行走到樓梯的轉角,躲在前方的暗角,計劃着我的「復仇大計」。正當允行走到樓梯之際,一直蟄伏的我,突然一躍而出蹦到他前面,豈料他反射動作向後一退,失去平衡,就這樣直跌下樓梯。我懸着想要捉着他的手,只見他躺在角落,按着肩部,眉頭深鎖,臉上的五官全湊在中央,痛苦地呻吟着……

        漫長的等待結束了,允行從診療室走出來,本來瘦如柴枝的手臂上敷着厚厚的石膏,以繃帶懸在胸前。我的眼晴變成盛水的容器,一下子奔出淚水,像是河水決堤一樣。眼前受傷的他彷彿與我記憶中某個身影重疊起來。

        數年前,我已經常對允行惡作劇。有一次,我把不知名的小昆蟲放進他的書包,結果害他雪白的手被昆蟲咬得又紅又腫,但他依舊笑容滿臉,毫不介意。也許就是如此,我一直以為朋友之間的惡作劇只是一種嬉戲,一種沒有後果的嬉戲。

        允行徐徐地向我走來,他看着我,彷彿看透了我那愧疚的內心。他向我展現那如往常一樣的笑容,真摯而毫無芥蒂。即使我如此可惡地作弄他,即使我害他骨折了,他依舊沒有責難我。那一刻,我知道我錯了,一直都錯了。

        猶記得老師在課室中說過,人生而有四善端──惻隱之心、羞惡之心、辭讓之心、是非之心,但原來我的行為一直無法彰顯自己的人性。我一直以為對別人惡作劇,只是一種懲罰別人的方式,從沒想過後果,更沒理會別人的感受。這樣的我,失去一顆為別人着想的心,只是以自己為中心,我甚至不曾為自己的行為感到一絲羞恥。

  儘管我心中清楚知道事情的是非黑白,我卻一直以惡作劇無傷大雅為藉口,完全沒有克制自己的行為,縱容自己弄出一次又一次的惡作劇。允行並非沒有感受,他只是以友情一再容忍我,而我卻一直對他的痛苦視若無睹。原來,我在這一次又一次的惡作劇中慢慢變得自私,而我卻毫不自覺。

  這刻,我真正明白到「莫以惡小而為之」的道理。若我們在小惡上放縱自己,低估事情的後果,最終只會鑄成大錯。往後的日子裏,我要謹慎行事,避免重蹈覆轍,陷入積非成是的毛病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