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的畫面 (中六級 陳明賢)

      我與朋友站在金鐘地鐵站的出口,看着較前方遍地煙霧彌漫,人群四處逃跑躲避的畫面,腦裏一片空白,呼喊聲不斷湧入我的耳朵,自己無法動彈。

      近日有學生團體為爭取真普選而組織大、中學生罷課,到政府總部外的公民廣場靜坐抗議,要求政府撤回普選框架。

      我一如既往,只是認為這次事件與以往集會示威沒有分別,最後政府都不會理會示威者的訴求,事件就會不了了之。而且,事不關己,我沒必要留意有關新聞,只是安坐家中,置身事外。

      我一直都保持這種聰明的想法,沒有太理會有關的新聞或消息,直到我看到一個令我無法想像的畫面,一個令我目瞪口呆的畫面。

      在九月二十八日,我像平時假期一樣,留在家中溫習功課。突然,我收到朋友的來電,相約我到金鐘聲援罷課的學生。出於好奇,我答應他的邀約,到現場湊湊熱鬧。

      大約下午五時,我與朋友到達金鐘地鐵站出口,在行車路上佈滿大量市民,有的是年青人或學生,有的是成年人或上班一族,更有的是老人家,大部分都是為支持學生爭取民主而站出來。

      現場雖然人多擠迫,我們甚至只能站在示威人群較後方的位置,但現場人士保持克制,遵守秩序,不會互相推撞,最多也只是呼喊一些口號,為學生打氣,表達民主訴求。眼看與平常的遊行集會大同小異,至少那刻我是這樣認為。

      天色漸漸昏暗,為這場示威活動帶來沉重黑暗的時刻。

      我看見遠方有警察舉起標語,警告示威者將會使用催淚彈,接踵而來的就是一顆顆銀色導彈伴隨着白煙,劃破天空向示威者人群射去,一團團白煙在瞬間把人群吞噬,人們爭相走避,大聲尖叫。

      這一幕恐怖的畫面完全將我壓着,雙腳一步也不能踏出,變得沉重不堪。此時此刻,我腦海裏並不是思考下一步的行動,而是對自己一直以來的想法感到沉重打擊。

      我不斷問自己,為何要向示威群眾使用催淚彈,他們只不過是手無寸鐵的學生,甚至是一般的普羅大眾,並不是四處破壞放火的示威暴徒,對警察毫無威脅,用不着使用這樣大的武力鎮壓示威人群,警察的最大責任難道不是保護市民的生命安全嗎?為甚麼會變成要靠傷害市民去維持秩序呢? 

      原來我一直以來的想法是大錯特錯,本以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甚麼民主和真普選都與自己無關,但這個恐怖的畫面徹底粉碎了自己的天真想法。當一個不聽民意的政府可使用強權暴力的手段去鎮壓反對聲音,還有甚麼方法會不敢使用?同時代表在其他方面,這個政府也會如此強硬的方法解決問題或對付反對聲音,整個社會也會被強權控制,市民再沒有可選擇的權利,失去發聲的機會,這一切都與自己密不可分,息息相關。

      在我拖着沉重的身軀乘坐地鐵的同時,也乘載着這個不再幼稚的想法,繼續關注社會的動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