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病記 (中五級 譚倩盈)

   「啊!不要啊!救命啊」我用一種彷彿向上帝哀告的眼神希望身邊的護士放下「屠刀」。

    這是我一次患病的經驗,一次令人難以啟齒的經驗。

    事源於數年前的一天,當年的我仍然是位不知世事的小孩,依稀記得當時我們一家趁着假期,打算到距離香港不遠的澳門逛逛,整家人的志氣高昂,浩浩蕩蕩地踏上征途。

    眼前的是遠近馳名的大三巴觀音像,建築別具一格,令人目不暇給,更有金光閃閃的杏仁餅和鳳凰卷向我招手,但我提不起半點食慾。

    我漸漸感覺額頭開始發熱,那鼻水從鼻子裏無止境地流下,面紙一包又一包被秏盡,然而,一次抹掉鼻水之後,總是接着一次流鼻水的機會。而一次流鼻水的機會之後,我又追索另一包面紙。

    媽媽看透了我也看透了我的身體狀況,她意識到一個影響我極深的問題,就是我的確生病了!

    生病本來不是甚麼大問題在香港,可惜我身在澳門,由於假期的關係,大部分醫生都躲在家裏享受美麗的假期,所以媽媽決定帶我到一間特別的醫務所看病。

    鼻子裏的鼻水堅持陪伴我到醫務所,額頭上的發熱程度亦一發不可收拾,全身都充滿熱烘烘的感覺。

    冷冰冰醫務所裏,醫生的說話冷冰冰的,當我正準備張開口探溫的時候,醫生命令我趴下來脫下褲子,護士手上的是屠刀還是藥針,我早已無法分辨,她朝我的屁股一矢中的,恭喜!紅中!

    我變得臉無血色可言,口裏發出求救的息,但彷如站在荒島裏,空無一人,刺痛的感覺打消了我想脫跑的念頭,有謂,「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但那一刻,我承認我不能成為一個人。

    就是這樣我對類似針狀的物體,都產生無比的恐懼甚至惶恐,同時那針孔也為我完美的屁股畫上句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