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禮眾生相 (中六級 蘇詠怡)

  大概,我們今天的教育都把滿足學生的慾望放上首位。

  於是,這幾年來的名牌幼稚園畢業禮都選址於迪士尼樂園,務求為小孩們帶來難忘的、夢幻的和充滿奇蹟的畢業典禮。

  甫進入會場,迎面而來一個個堆著滿臉笑容的米老鼠、公主和小外星人。小主角們身穿黑色畢業袍,頭戴畢業帽-都是迪士尼牌的,好不威風地穿越米老鼠以忽雄忽雌之聲錄製的開場白,挽著父母的手到台前坐下。依然穿著教員制服的老師就像富貴人家的僕人,默默跟在主角的身後,是最尾才入席的一群。雖然他們是統籌整個典禮的負責人。

  待所有人入席後,典禮正式開始。校長循例的致辭後,表演人員便蹦啊跳啊地來一個綜合表演,配合精心研製的道具塑造「人工」奇蹟。樂聲,歌聲,喝采聲,聲聲入耳。然而,沒有人能看穿表演與畢業,與校長剛才說的有何關係。相反,教職員的臉還展出滿意的微笑。大概能夠讓小孩子專心、安份地坐下的表演就是好表演吧!

  好表演眨一下眼就結束了。表演者依舊掛著令人難忘而僵硬的笑容走到拍照區。孩子們就急不及待地向該區湧進,嚷著要拍照。教職員又馬上化身成攝影師,以純熟的手勢換上剛好適合室內使用的鎂光燈,像錄音機般不斷重複:「一,二,三,笑,好,下一張。」細看閃燈下的黃毛小孩,胸口的金鼠型襟章比雙眼更亮。畢業袍埋著白的、粉的蕾絲和紅的、藍的領帶。他們脫下袍後,只差個皇冠,就成一位位奢華的公主王子了。

  拍照隊伍以毛蟲的速度蠕動,後方那胖得有點笨重的男孩不耐煩了,一句又一句「怎麼這樣久啊?」、「我等不及了!」起起落落,配合他不由自主的身體擺動,比攝影師的聲音更為擾人。一位年輕教員反應敏捷,細心獻上最新的三星手機。男孩接過後像被按上了靜音鍵,乖乖的以肥壯的手指靈活劃著屏幕。身後的孩子也照樣要求大人給他們手機,不謀而合地開啓同一款遊戲-糖果壓碎。滿屋子的童聲頓時被清脆的電子聲音取替。

  在宴會廳的另一邊,年輕父母也低下了頭。自信地展現暫仍濃密的頭頂,與和計數機一樣大的手機打交道。不過,他們的活動則較多元化:有些太太長期亮著面書,審視同齡朋友上傳的子女畢業照,不時抬起頭來與現場比比。她們時而皺眉時而微笑,滿意與不滿意盡現臉上;有些先生,沒那麼八卦的那些,則開著孩子的時間表,以玩俄羅斯方塊的方式把各項目移來移去,目標是把七天的空隙填滿,與遊戲規則一樣;餘下的那些嘛,不是忙著回覆多如繁星的商業電郵,就是在吩咐外傭好好準備晚餐,把照顧孩子的責任全丟給教職員。因為他們付了錢。

  這個熱鬧的下午過得真快。大合唱的音樂隨隨奏起,終於到小孩子大顯身手的時候了。大批教師像趕鴨子般把畢業生推上夢幻舞台,幾名男職員合力抬出專業錄影器材,不時別過面回應家長:「是的,我們會在事後把影片寄給大家。」無數個圓形的射燈與鏡頭對準剛站好的孩子,響起的樂聲居然是一首首迪士尼英文主題曲。沒有說學習,沒有說成長,沒有說友愛,父母卻依然聽得十分陶醉,表情充滿因孩子唱得一口流利英語而來的優越感。舞台旁的教職員終可鬆一口氣,交頭接耳討論本年的英語教育如何成功,家長如何滿意。

  剛好五時正,沒有早也沒有遲,畢業典禮就圓滿結束了。統籌者知道自己不可早也不可遲,要不然畢業生緊密的行程會被打亂。校長,教職員與各卡通人物站在出口歡送貴賓,仰頭期望他們會回頭給個鼓勵性的笑容,為自己增些名氣。師資優良、設備完善、英語教學的名牌幼稚園也是向家長討飯吃的。

  大概,我們今天的教育都把滿足家長的慾望放上首位。

發表迴響